教育思考:谁把乡村少年推向了“江湖”

教育思考:谁把乡村少年推向了“江湖”

云乡的少年 李 涛摄

在与高年级同辈群体的日常抗争中为保护弱者的个体权利而建立的“兄弟帮”,在升入高年级后则逐渐变成了属于强者的封闭化“利益集团”

“灰色经验”正是在这种非正式的“师徒制”关系结构中被不断复制、扩散和发展,从而不断累积和沉淀起学校一届又一届群体性与规模性的反学校文化

以“兄弟帮”为代表的各类非正式群体在底层乡校中的流行,事实上绝不能仅仅简单归因为底层孩子们青春叛逆期的普通社会行为

7月30日,教育部在官方网站上发布《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人数为1.38亿,其中农村留守儿童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数已分别达2075.42万和1294.73万。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总数已占到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人数的四分之一。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博士后李涛通过两个半月的田野调查,披露了诸多严酷事实,微观揭秘了乡村底层孩子们所不为外人知的日常“江湖”。比如,寄宿制学校已成为诞生少年帮派的土壤;参加帮派的学生从被人欺负到欺负别人;师徒制、亲戚制、情侣制等非正式群体如春笋般不断创生。(《中国青年报》8月10日)

这份调研报告记录的现实令人极度震惊。当公众还在为乡村留守儿童乏人照料而焦虑时,当有关部门还在为乡村寄宿制中小学模式喝彩时,有些孩子已经自己行动起来“抱团取暖”。尽管这种“帮派林立”的底层景观不乏刻意模仿色彩,可能也并非普遍现象,却依然应该引起教育管理者乃至全社会的关注和警惕。

正值青春期的孩子们希望摆脱束缚、向往外部世界,并以组织的方式连结在一起,共同进退,互连互保,从而产生一些逆反的行为,这原本可以理解。事实上,很多成年人也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这一过程中相互结下来的友谊,也更长久。但以“兄弟帮”为代表的各类非正式群体在底层乡校中的流行,却不能简单归因于“叛逆”“友谊”,而有着更深广的社会原因。

时下的乡村留守儿童普遍缺乏来自父母的温暖,很多甚至常年见不到父母身影,无奈只能被隔代照管。教育部7月底发布的统计公报显示,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人数为1.38亿,其中农村留守儿童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数已分别达2075.42万和1294.73万。考虑到统计口径的问题,这一数据实际上还是相对保守的,但即便如此,其数量仍极为庞大。

亲情的饥渴,必然导致孩子们转而寻求来自其他途径的“温暖”。这不仅仅是一种“代偿”,更是成长过程中的基本需求。其中既包括日常生活中的琐碎事务,吃饭、休息、玩耍、学习等,也包括心理层面的安全感,或精神层面的某种依靠。父母遥不可及,甚至模糊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符号,而学校管理又不可能深入地、普遍地介入孩子们日常生活世界的所有角落。

于是,相似的命运遭际,共同的心理诉求,以及外部干预、慰藉的缺失,催生了孩子们之间的“抱团取暖”,成为乡村少年“江湖”不断复制、扩散和发展的深厚土壤。也正因此,只想着以简单粗暴方式打破这种日益固化的格局,显然并不容易。只要客观的情势没有得到改变,只要孩子们的成长烦恼不能得到对症纾解,就不可能彻底清除少年“江湖”。

当务之急是寄宿制教育必须迅速转变思路。目前,很多乡村寄宿制中小学师资严重缺乏,特别是缺生活老师,孩子们日常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得不到及时处理,如果学校老师能切实解决孩子们的现实问题,消除其心理饥渴,相信情况会好很多。这一现象也提醒有关管理部门,是不是该反思一下低龄学生寄宿的得失?

根本之计还在于尽快改变城乡分割的社会现状,让孩子们都能在父母身边成长,让家庭教育不再缺失。不管生活在何处,每一个孩子都有权利要求有一个完整的家,这不仅合乎孩子们的个体利益,也符合一个国家的有序健康发展。无视这些问题,就可能把下一代推向“江湖”的怀抱,并且会在不切实际的好勇斗狠、恃强凌弱、集团作恶中越陷越深。

“江湖”不过是生存的无奈依仗罢了,专注于研究游民社会的学者王学泰写道,江湖云云,“是险恶的游民生活空间里的一点点温煦,有些武侠小说中把它无限夸大,使得游民生活变得富于诗意,并给它披上了神秘的面纱。”是的,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听任我们的孩子仅仅是为了一点自我保护和安全感,就去结成利益的“江湖”。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wydamin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