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学数百中国学生挂科

据澳洲广播网6日报道,悉尼大学商学院近期举行的期末考试中,有400多名学生挂科,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学生。这一结果引发学生不满,愤而申诉。是学校未尽教学责任、有意刁难,还是校方所说的学生“英语水平”和“批判性思维”不够?目前,澳大利亚全国高等教育工会(NTEU)已经介入调查。

《商学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学》是该校商学院硕士班的两门必修课。在1200名学生中,有37%的学生没有通过第一门课,第二门的挂科率也高达12%。

学生英语不过关、批判性思维不足还是校方教学安排不足?

中国留学生Jack是挂科的学生之一。他告诉中国之声,“(挂科)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一门课今年产生了一个新的政策,而这个政策下面,学校提高了对学生考试这方面的要求,但是在这一年里面,他们没有做好相关教学方面的工作,所以导致我们很多学生不知道怎么样考这门试,最后就这样挂掉了。”

低通过率源于两个课程都首次引入“强制期末考试”模式,这一点在7月21日,校方代表与300多名学生进行对话时也承认这一点。目前申诉团体仍在通过正式维权途径与学校沟通。

一名叫Rebecca的学生告诉澳洲新闻,他们唯一的准备就是一次讨论课(tutorial,由助教组织学生参加讨论,跟导师的lecture有所区别——观察者网注)

“考试之前我们只有这么一次机会练习,而且我们没有从导师哪里获得充分的反馈。”她表示,“我们交了作业之后,老师就让我们互相打分。”

而悉尼大学商学院主管教育的副院长约翰·谢尔兹(John Shields)则认为,这两门核心课程特别注重批判性思维,包括中国的部分外国学生学习方式相对被动;同时还有英语水平欠佳导致的原因。

“中国大陆的主要学习模式是被动学习,而不是批判性学习和主动学习,”他说。

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指出,悉尼大学商学院一门课的学费将近5000澳元(约合2.28万人民币),按300人来计算,总挂科费竟高达150万澳元。

就读于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郭智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一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占60%-70%以上,因此挂科的概率自然就高。挂科的人如此之多,学校有敛财之嫌。而在此次考试中没有及格的中国留学生李金元(音译)表示,挂科率高得离谱,很多学生已经提交非正式投诉。而由于学校没有回应,令学生们难以开始新学期。

对此,NTEU主席珍妮·雷表示,校方应当顶住压力淘汰表现差的考生,但在这件事情上,校方的处理是有失公正的。

“我认为悉尼大学应当更诚实一些。在一门课结束的时候举行考试,然后直接把这些交过学费的学生淘汰掉是不厚道的行为。”

“如果学生英语水平确实不够,那当初为什么要招他们进来?如果认为他们无法满足毕业的要求,那当初为什么要录取他们?”

挂科的学生们也表示,他们的英语水平没有问题,否则就不会通过入学时的英语考试。

对于缺乏批判性思维的指责,Jack说,这种说法有失公平,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中国学生是没有批判性思维的。

今年为何改成“一考定生死”?教授:为防代笔

谢尔兹教授承认,这门课的分数往年“一般都很高”,但学生之间成绩差异过大,这让学校感到忧虑。

谢尔兹说,一些在家完成论文的考生成绩出乎意料地好,这表明一些人可能获得了“不适当的帮助”。

“我们可以通过防抄袭软件Turnitin消灭抄袭,但是主要的问题不是抄袭,而是代笔,”他说。

谢尔兹教授承认没有证据表明今年有代笔的行为,但是他说去年有大约1000名学生通过第三方公司写论文。这其中有很多是悉尼大学的学生。

这次丑闻之后,校方引进了“强制期末考试”机制。这个机制生效后,学生必须在期末考试中获得‘通过’才算通过课程。

申诉的学生则指责,学校的回应过于迟缓。Rebecca要求校方重新打分,将标准放宽。学生们表示,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他们将无法拿到毕业证。而学校一直在拖延。

另一名学生Den表示,商学院的教务处曾承诺本周二给答复。“他们就这样明天拖后天,大后天,这都周五了,”他说。

“他们总是想敷衍我们。态度非常消极,所以我们很生气。”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wydamin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