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树林往事:任局长后就给老家一堆亲戚安排工作

10月7日深夜,一个南方省长落马的消息,打破了中国最北端省份一个边远村庄的寂静。

当夜,黑龙江省克东县双庆乡建设村的很多村民都在网络上看到福建省省长苏树林落马的消息,而以往他们一般都是通过福建东南卫视的《新闻联播》留意这个同村高官的消息。

第二天一大早,苏树林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村落。

自苏树林发迹后,苏家的人陆续搬离了这个边远的乡村。建设村已无太多苏家留下的痕迹,甚至连他们曾经居住的土坯茅草屋,都在数十年前早已卖出。

苏树林,出身寒门,在仕途上平步青云,38岁跻身副部级,45岁成为中石化掌舵人,继而成为福建一省的行政首长,其升迁密码到底是什么?

通过寻访苏树林工作了20年的旧地——大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了解到,苏树林的快速擢升之路,既得益于当时干部年轻化的时代大背景,又恰逢贪腐窝案造成后备干部年龄层断档的外部环境,加之其自身的努力,共同造就了他过往的辉煌。

对于苏树林的落马,大庆油田系统一位与苏共过事的退休老干部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是权力毁掉了他,当上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后,他就开始变了,在大庆石油系统提拔安插了一批自己的人,“从老家来的一帮亲戚也都在大庆油田安排了工作,一些没读过书的亲戚则安排在油田澡堂工作。”

2015年10月7日深夜,苏树林远调福建并主政4年后,终告折戟。

即使后来再飞黄腾达,苏树林的童年依然与贫困相伴。

1962年3月,苏树林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双庆乡建设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克东县是齐齐哈尔市下辖的省级贫困县,素有“中国腐乳之乡”之称。

“苏树林家祖籍是山东聊城东阿县人,他父母是‘闯关东’过来的,一开始落脚是在克东县宝泉镇的中心村,后来又迁徙到东升公社(现称双庆乡建设村)。”10月21日,建设村一位年近六旬的村民指着前方一栋破旧的土坯茅草屋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这就是苏树林家的老屋,他们家搬走后,房子又卖给了别人。”

斑驳残破的房墙露出干瘪的黄泥巴底色,屋顶用枯草搭盖而成,中途修葺过数次的老屋,如今仍难掩萧条景致。

苏树林在兄弟中排行老三,父亲在他14岁时患病去世,母亲带着他们兄妹7人艰难度日。为了养家糊口,苏树林的两个哥哥初中没毕业,就迫不得已辍学下地劳动。从小学四年级起,苏树林每天都要起早去捡几筐粪,交给生产队挣工分。

在功成名就后,苏树林对这段往事还记忆犹新。约在10年前,苏树林在中国人民大学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还提及年少时生活艰难曾捡驴粪蛋的经历。

苏树林的邻居对澎湃新闻记者回忆,当时苏家里很贫寒,但苏树林读书很用功,学习成绩也很好;读初中时,黄钱纸两面都翻来覆去地写满了字,小时候苏树林不怎么爱说话,不过人挺老实的。

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1978年,年仅16岁的苏树林参加了那年的高考,不过落榜了。落榜后,苏树林在克东县永利小学当了两个月的代课教师。“后来,苏树林大哥苏树明不让苏代课了,让他回家复习等待来年高考。”上述邻居说。

1979年,苏树林再次赴考,终于金榜题名,考取了大庆石油学院勘探系石油地质专业。彼时,苏树林是建设村历史上第一个正牌大学生。

上述邻居还记得,临近9月开学时,苏树林家都凑不齐上大学的学费,找邻居家借了50块钱才凑齐了上大学的费用。

后来,全家人勒紧腰带供他上完了大学。在上大学期间,苏树林常常是玉米面发糕就着咸菜、开水,填饱肚子是当时他最大的心愿。

“苏树林父亲死后安葬在了山东老家。”苏树林的上述邻居说,他们家先是搬到大庆,后又搬到北京,从这搬走后就几乎很少有人回来过。

苏树林老家是山东东阿县刘集镇堤口村。

堤口村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前些年,苏树林还回老家扫过墓,场面很大,当时陪同的县领导有一拨人。

历经四年大学时光,苏树林以优秀成绩从大庆石油学院毕业,不过他却主动放弃了留校的难得机会。

苏树林在担任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九厂地质研究所副所长时,曾撰写过一篇《我爱祖国的石油事业,更爱大庆这片肥沃的土地》的文章。

“1979年,我以第一志愿考入了大庆石油学院石油地质勘探专业,由于家境贫寒,全靠国家给予的一等助学金维持上学。我感激党和人民,每当我拿到助学金,心里总是感到无比温暖,暗暗发誓要报答这种培育之恩、养育之情。我把主要精力和多数时间用到学习上,以优秀成绩获得了大学毕业证书。毕业分配时,我谢绝了学院的再三挽留,志愿来到了条件艰苦、地处边远的新区参加会战。”上述文章称。

是时,大庆石油管理局根据石油部大庆外围找大庆的有关要求,于1983年3月研究决定,在大庆长垣西部成立龙虎泡油田开发试验区,担负着龙虎泡油田、杏西油田、金腾油田的试验生产任务。

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九厂也于当时开始筹建。同年4月21日,宋芳屯、龙虎泡两个外围油田正式投入开发试验。

刚从大庆石油学院石油地质勘探专业毕业、年仅21岁的苏树林正好赶上大庆油田外围大开发的机遇。毕业后,苏树林就被分配到龙虎泡油田基层试井队学习。

当时采油九厂第一个主力油田——龙虎泡油田将要投入开发,厂里没有地质开发方面的专业人才,准备从新分配来的唯一一批大学生中抽调一批人成立地质组。当时一些有经验的同志告诉苏树林,地质组将来要发展成研究所,那里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不好干,也不好发展,在基层发展快,可以先当队长,以后可以当矿长、厂长、局长,前途无量。

两条道路摆在苏树林面前,苏树林认为自己是学石油地质专业的,还是应该专业对口,去搞“地下工作”,于是就去了地质组。

苏树林最终决定投身到龙虎泡的大开发中,从实习员起步。由于吃苦耐劳,善于思考总结、提专业建议,他迅速成长“冒出”,随即被重用担任地质组组长。

大庆“新时期铁人”王启民在1997年接受《中国妇女报》采访时曾回忆,刚分配到大庆油田的苏树林,不仅善于提专业建议,还喜欢向人请教专业问题。有一次在现场,苏树林向王启民请教一个技术问题,王启民放下自己手中的工作,与苏树林一谈竟是两个多小时,直到苏树林完全明白。

参加工作约两年半后,1985年12月,苏树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6年5月,龙虎泡开发试验区第一口油井——古38井正式投产。同年9月,大庆石油管理局正式成立采油八厂、九厂、十厂。

龙虎泡开发试验区第一口油井正式投产后,苏树林的仕途正式起步,从一线技术工人开始走上管理岗位。入党一年后,1986年12月,24岁的苏树林随即被任命为刚成立三个月的大庆采油九厂地质研究所副所长。

1990年11月30日,国务院原副总理、原石油工业部部长康世恩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的《青年知识分子成才之路——对大庆青年大学生成长的调查和思考》一文,提到苏树林被提拔为采油九厂地质研究所副所长的缘由。

康世恩回忆:“1983年毕业于大庆石油学院的苏树林,几年来脚踏实地和工人一起干,在新区的勘探开发中,提出不少新建议,作出了突出成绩。矿领导全力支持他的工作,并任命他位研究所副所长。他带领全所青年技术人员编写学术论文、专题报告160篇,有14项科研成果获局优秀科技成果奖,他本人也被评为劳动模范、十佳青年。”

当时,苏树林已经担任采油九厂地质研究所副所长近四年时间。在这四年时间内,苏树林获得了不少荣誉,是大庆石油管理局塑造的“青年榜样和标兵”。

1986年,苏树林参与的《龙虎泡油田滚动开发效果评价》获得大庆石油管理局优秀科技成果奖二等奖。在担任采油九厂地质研究所副所长的五年多时间内,苏树林在科研方面建树颇丰,五次获得局优秀科技成果奖或科研项目。

1988年,苏树林从大庆万名青年中脱颖而出,被评选为“大庆十佳青年”。苏树林在大庆市委常委会议室受到当时市委领导的接见。同年8月,苏树林被增补为大庆市青联委员。1990年3月,苏树林又当选为市青联常委。1989年—1992年,连续四个年度,苏树林都是大庆石油管理局评选的“劳动模范”。

作为树立的青年典型,苏树林当时撰写的《我爱祖国的石油事业,更爱大庆这片肥沃的土地》演讲汇报文章,也被收录到《大庆青年知识分子成长之路演讲汇报材料汇编》一书,他们的事迹在大庆广为宣传。

此外,上面这篇文章也披露了苏树林妻子的背景。

苏树林妻子出自大庆油田一普通职工家庭,原来她在研究院工作,由于她父母年岁已大,加之身体又不好,生活上困难较大,因此曾多次提出要把苏树林调到研究院工作。

可苏树林并未调回生活条件不错的研究院,反而在1986年11月将妻子调到了新区。

新区当时是大庆油田的外围区,距离坐落在大庆市区的研究院三四十公里。新区(采油九厂)7800多平方千米的管区内,到处是水塘、沼泽、沙丘、荒漠。

苏树林回忆最初报到时的情形说:“军用的越野卡车在积满了雨水的草原上颠簸了六个小时才驶到基地,所谓的‘基地’也只不过是几栋立于小山包上的野营房。”

大庆石油管理局多位退休老干部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苏树林的婚事还是其在设计院工作的丈母娘撮合的,苏树林妻子姓乔。苏树林调回大庆石油管理局工作后,他妻子也调到大庆油田图书馆工作,之后又跟着苏树林调到了北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inter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