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郑书传,1982年生,安徽长丰人,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护理专业本科,2007年毕业后进入厦门市仙岳医院任护士,2011年任该院中西医结合科副护士长。厦门市仙岳医院是福建省规模最大、全国排名前列的精神专科医院,现有850余张病床,15个病区,370余名护士,但其中男护士仅有20人。5月12日是护士节,腾讯大闽网带您走近精神病院的男护士。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郑书传出身农村,9岁才上小学,大专读得是临床医学专业,但考虑到国内急缺男护士,便在专升本时转到护理专业就读。“当时,我只知道护士要给病人打针输液,因为小时候去医院,护士就是这样的对我的”。为了就业顺利,他并不介意学什么。他所在护理班的“女生堆”里,还有6位想法相同的男同学。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由于体力优于女性,精神科的男护士常常冲在危险第一线。近两年来,郑书传已遭3次大的“流血事件”。小图中的伤口,是2012年10月29日,一位刚入院,身高1.85米、体重200斤的特警留下的。这位因痴情初恋女友患躁狂症的特警,曾自己咬破手腕欲自杀,也曾殴打前女友丈夫致对方离婚。入院时,7名男性医护人员齐上前才将他控制住,不料他猛地抬头张嘴,几乎要把郑书传的皮肉扯下。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这种特殊的衣服叫保护衣,可以暂时限制狂躁病人的行动。使用时将袖口布带绕向病人身后绑住,病人的双手便无法动弹。但对于特警这类“强悍”的病人,保护衣会被轻易挣脱。几乎所有病人的狂躁症状,都爆发在刚入院的那几天,一两周后,许多归于平静的病人看见自己留下的破坏痕迹,都会诚心道歉。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理发是郑书传的“看家本事”,1小时内,他可以为12位病人理发。病人还可以选择发型,平头、碎发、板寸皆可。他开玩笑说,我练手的机会要比理发店的徒弟多得多,刚开始理发,也会理得坑坑洼洼。学理发纯属无奈,因为外面的美发店不愿赚精神病房的钱,同时收费也太高。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每天,病人们都有两次领取点心的时间,上下午各一次。零食点心由病人出钱购买,护士为安全起见,将它们统一存放,放入个人的筐中。其中,馅饼、酱鸡腿、水果、面包等不一而足。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这位年仅22岁、体重近200斤、皮肤黝黑的小伙子,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并存在迫害妄想症状。他发病前曾在某防爆部队服役。一段时间,战友们发现他经常念叨一些玉皇大帝之类的神话,才发觉他精神异常。入院那会,科室的铁门差点被他拆掉。他抓出的伤口,在郑书传的手臂上依然新鲜。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这是病人们每日的作息安排。为了保证病人有足量的音乐听,郑书传特意在网上下载了一满优盘的歌。目前,他所在的病房是2011年投入使用的,硬件条件可谓一流。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开水,对于精神病人而言,是十足的危险品。除了在开水房加装铁门外,打出来的开水必须放在大桶内降温。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牙刷属于危险品,必须交由护士统一保管。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因为药物作用,下午有些病人精神不济。这个病区有精神分裂症患者,有躁狂症患者,也有人格障碍患者,病种各异。他们中有特警、有清华毕业生,也有厦门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幻觉、妄想可能会陪伴他们一生。郑书传记得,曾经有位病人很严肃地认为自己是“闽西南粤联邦合众国总统”,还编造国名的英文简称“UNL”,整日嚷着要给医护人员开百万年薪。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走廊里,一位病人正在用闽南语“指点江山”。远处那位穿横条纹上衣的病人,看起来不到20岁。每到下午,他都会高声重复着“孙行者、者行孙、行者孙”,然后开始高唱《西游记》的主题曲。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一名人近中年的病人正在对郑书传行军礼,郑书传也微笑着回礼。这位名人年轻时曾在海军服役,退役后因家庭原因患上精神分裂症。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所有的女同事,都爱和郑书传搭班,因为有男性在身边,特有安全感。郑书传整日笑呵呵,女同事们也很爱和他开玩笑。2011年,郑书传担任仙岳医院中西医结合科的副护士长,协助护士长管理14名护士的日常工作。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郑书传正在为一位病人剔除鱼骨。一些精神病人完全丧失或部分丧失行为能力,鱼骨对他们而言也是危险品。特别是其中一位患肝硬化脾肿大的病人,食管胃底的静脉曲张十分严重,鱼刺很可能导致内出血。因此,剔鱼骨是护士们的必修课。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这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十分喜爱运动,每天他都要坚持在病区做俯卧撑。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乒乓球是病人们最喜爱的运动,一副球拍用不了多久就被磨损得不成样子,可见使用之频繁。病人中,不乏乒乓球高手。各病区之间,还组织过乒乓球比赛。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每天午休后,护士们会带领全科50多名病人做体操。这是一套简化版的广播体操。一些病人做得很认真,但更大一部分病人动作纯粹对付。图中里镜头最近的老年病人,完全不伸展手脚,只是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打麻将属于工作生活疗法的一部分。病房的12楼,是工作娱乐疗法活动室,设有棋牌室、手工室、卡拉OK室、舞蹈室、书法室等等。病人通过绣十字绣、做小工艺品,参加各种文艺活动缓解病情。下午,郑书传会挑选10名状态较稳定的病人组队下到12楼,让他们选择自己喜爱的项目,自由活动。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在舞蹈治疗室里,广场舞和交谊舞是主流。也有些病人突然跑来,会随性而发,乱扭一番。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卡拉OK治疗室是人气最旺的地方。有些病人喜欢一展歌喉,有些病人在歌声中打盹,还有些病人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屏幕或病友。

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

书法治疗室里稍显冷清,但病人中不乏书法爱好者。曾经,科室里收治过一位疯狂爱好绘画的病人。护士们为他买来了油画棒,他日日笔耕不辍,临近出院,科室的走廊里已经贴满了他的画作。

郑书传,1982年生,安徽合肥长丰县人,从事护理工作6年。

他出身农村家庭,9岁才上学,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护理专业本科。

为就业,他转行做起男护士

原本,郑书传是该校临床专业的大专生,考虑到男护士奇缺好找工作,在专升本时,他毅然转到了护理专业。

“当时,我只知道护士要给病人打针输液,因为小时候的印象就是这样”。只要能顺利就业,当时的郑书传并不介意学什么。

他所在护理班的“女生堆”里,还有6位像他一样想法的同学。

为爱情,他入行精神病院

在“女生堆”里,他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2007年毕业前夕,厦门市妇幼保健院来到学校招聘,郑书传的女友顺利录取。

为了爱情,郑书传放弃了报考条件较好的厦门各综合医院,选择了录取稳当但名不见经传的仙岳医院,也就是厦门人熟悉的精神病院。

果然,他以第一名的成绩从5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女友的心也随之落地。

为异样眼光,他曾破罐破摔

转行做护士时,郑书传瞒着父母,因为他知道父母会因为自己当不成医生倍感遗憾。

但在实习时,最伤他心的还是来自病人的好奇询问,“原来医院还有男护士啊!”

刚来医院头两年,郑书传觉得,精神病院的护士虽不用像ICU护士那样端屎端尿,但男护士的身份还是让他难有职业认同感。

眼看着他的一些同学纷纷转行做医药代表或者考研深造,他的心终日浮躁蠢动。

他日渐对工作消极起来,以致被护理部点名批评。

“工作就像谈恋爱,日久生情。”第三年,郑书传渐渐地喜欢上了男护士这个身份,与同事间的关系也和睦起来。

2011年,他升任中西医结合科室的副护士长,管理着14名护士。

平日,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协助护士长进行新人培训、实习生带教、文书处理等工作,肩上担子不轻。

男护士应与女护士各顶“半边天”

在工作中,郑书传深刻理解到医院,特别是精神病院配备男护士的必要性。

首先,男性体力占优势,面对极具攻击性的躁狂症患者,女护士难以对抗,因为发病过程中,病人的力气会比平常大将近一倍。

也正因为此,女护士们都爱和男护士搭班,觉得特有安全感。而在科室里受伤的,也总是冲锋陷阵的男护士。

其次,男护士在男病房实施护理更方便。例如帮助失去行动能力的病人洗澡、排尿等。

再次,男性的精力也远远好过女性。

郑书传说,最理想的状态,便是精神科男性病房全部配备男护士。

在郑书传之前,仙岳医院只有1名男护士。

近年来,仙岳医院有了长足的发展,逐渐成为福建省内首屈一指,全国同业排行前列的精神卫生专科医院,拥有床位850张,收治全省病患。

在业界,有“北看大连、南看厦门”之说。

2012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颁布,并将精神疾病纳入公共医疗体系,并写明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政策。

目前,医院共有护士370余名,但是男护士仅20名。与之相比,香港最大的精神专科医院——葵涌医院拥有床位900余张,700名护士里,有350名男护士,做到了男病房100%用男护士,连护士长都是男性。

惊魂:被1.85米“疯狂”特警死咬

来到现在的科室两年多,郑书传已经挂过三次“大彩”。最大的一次,是一位身高1.85米、体重200斤的特警所赐。

2012年10月29日,2名警察押着这名特警来到医院。他患的是躁狂症。

押送人员刚走,特警便大发雷霆,抗拒住院,对敢于上前的医护人员大打出手,并身手敏捷地跑到铁门边,发狂地踹门,门把很快落地。

科室主任上前劝说,猝不及防地被特警抢走铁门钥匙。

危急时刻,7名男性医护人员一起冲上前,将特警逼到墙角,压在地上。

不料,特警一抬头,死死咬住郑书传的胳膊,几乎要把皮肉扯下。

忍受着钻心的疼痛,郑书传想起了平时学到的非暴力危机干涉法,用手指插进特警的2个鼻孔,这才松口。

事后,郑书传看见那块皮肉已然发黑,近乎坏死。

治疗两周后,病情平稳的特警向郑书传连连致歉。

原来,特警痴情初恋女友,却遭女友家人反对。眼看女友嫁做人妇,特警出现双向人格障碍,时而抑郁,时而狂躁。

他曾用牙咬开过自己的手腕,也曾对前女友的丈夫大打出手,直至将夫妇拆散。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wugui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