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马拉松替跑者猝死 家属起诉索赔120多万元

▲资料图

去年12月10日,海沧半程马拉松赛两名跑者猝死,后经查明其中一名是替跑者。虽然替跑与发生猝死之间并无必然关联,但两者结合所引爆的话题,瞬间引发舆论热议。本报亦在去年12月中旬,对此事作了详尽的分析、解读和反思。

近日,此事又有新进展。替跑不幸猝死的吴某爱人梁女士委托深圳某律师事务所,正式对转让海沧半马名额的李某及赛事主办方提起诉讼,索赔死亡赔偿金、亲属抚养费以及精神损失费共计120多万元。目前,该案已由海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理,同时,这亦是国内替跑猝死家属索赔第一案。

死者家属: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作为本案原告,亦是当事人之一的家属,死者吴某的爱人梁女士在接受导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依然难掩悲恸。“我们俩从2002年认识至今,他一直是个健康开朗的人,平时都保持运动锻炼的习惯,游泳、骑行、跑步都有涉足,出事前一个月他还跟我说想参加在厦门举行的铁人三项比赛。”梁女士说,丈夫生前酷爱体育锻炼,对他而言就好比一日三餐一样平常,身体也没看出有什么异样。

梁女士透露,此次的厦门海沧半程马拉松并非是其爱人的首次半马。“他在10月16日还去参加了泰宁半程马拉松,这也是他的第一个马拉松比赛。完赛后我问他比得如何,他只是一直说天气热。”“而这次去之前,他只是跟我说周末要去厦门跑半程马拉松,替跑什么的也没告诉我,毕竟我对这些也不了解。只能是精神上支持他,鼓励他跑出好成绩。没承想他去厦门竟成了永别。”梁女士对此追悔莫及,据她回忆,其爱人吴某出事时,还是赛事组委会官方通知她才知晓。

谈及此次诉讼索赔,梁女士表示,爱人的生命无法与金钱等同交易,只是借此希望悲剧不再发生。“我爱人的离去对我来讲是致命的,也意味着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的破碎,这是无论如何用多少金钱都弥补不来的。我就想讨个说法,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同时,梁女士也想借此给大家提个醒,避免再让这样的悲剧在其他家庭发生。她说,这种悲伤不是所有人能体会的。

原告律师:猝死系多因一果所致 索赔目的侧重警示意义

作为一名律界的马拉松狂人,深圳律师亦即本案原告代理人黎永绿在接受导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替跑者吴某本身存在主观性过错,但毕竟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而吴某的猝死,是多因一果造成的。

黎永绿认为,吴某的猝死,是由自身的违规、李某违规转让名额号码、赛事主办方在比赛过程中并未采取实际和有效措施立即阻止吴某违规参赛等综合原因所致。所以,李某和赛事主办方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黎永绿表示,赛事主办方和组委会在检录时的疏忽和放任是致死的最大硬伤。“吴某比赛当天使用的是女性参赛号码布参赛。在该赛事中,男性参赛人员的号码布为黑色字样并以字母M开头,女性参赛人员的号码布为红色字样并以字母F开头,通过肉眼是可以轻易区分男女选手性别的。但吴某作为男性却佩戴女性参赛人员号码布参加比赛并跑完全程,赛事主办方、裁判以及工作人员没有对吴某进行任何形式的劝告阻拦并立即终止其冒名顶替参赛的资格。”黎永绿说,吴某作为成年人,违规使用他人号码布参赛,当然应该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至于说承担多大比例的法律责任,应综合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并用双方掌握的证据说话。

黎永绿强调,本案中索赔金额不是目的,而是促进国内马拉松赛事的健康有序发展并起到社会警示意义。作为国内首例替跑猝死家属起诉赛事组委会和名额转让方一案,旨在为赛事组委会进一步做好组织工作,如何有效防范和杜绝替跑行为,包括马拉松名额转让方、受让方间存在的法律风险,并引导马拉松爱好者更加文明理性的参赛,起到极大的警示作用。(海峡导报(微博))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huayu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