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岁老榕树根系被施工队挖断 厦门居民心急如焚

厦门新闻海峡导报朱黄2017-11-13 09:24

它,见证过明末的风云变幻,见证过清朝的兴衰荣辱,见证过一个大家族在厦门450多年的根深叶茂。但如今,它的根却被斩断了。“他们答应过我们,施工时会保护好这棵老榕树的,为什么言而无信?”乌石浦居民萧先生悲愤地说。

两天前,一支在乌石浦作业的施工队,不知出于什么缘故,挖断了老榕树的树根,它枝头的绿叶已逐渐蔫了。

乌石浦村民的共同记忆

从明朝中叶,萧氏开基祖萧中立开基厦门乌石浦开始,萧氏家族迄今繁衍二十余代,宗亲遍布海内外。

“这棵榕树大约栽于明朝嘉靖年间,是我们家族的先人栽种的。当时萧氏家族来到乌石浦定居不久,它全程见证了我们一代代祖先在厦门艰苦创业开枝散叶,并成为本地望族的经历。”乌石浦村民萧先生感慨地说,有关部门曾给这棵榕树挂牌,将其列为古树名木。

在萧家族人的共同记忆中,这棵老榕树枝壮叶繁,气根披拂,翠条摇曳,树冠荫宅,遮风挡雨,高高地立在乌石浦村里。450多年来,一代代萧家子弟,聚在榕树下游玩,当落日的余晖笼罩乌石浦时,老榕树冠盖如云,发着明亮的光,像金子。萧家的少年们,一面等待父辈一襟晚霞,锄头挑着夕阳从田野里回来;一面细数着祖母讲田园农家里飘散着的故事,蓬勃着弥望的乡愁。

老榕树也是鸟的天堂,每日晨昏,叽叽喳喳,百鸟喧闹;盘旋翱翔,鹤鹭翔集。“家人们把这棵树当成了家族的图腾。有海外宗亲回来祭祖,还会特意来树下拜拜,怀念家族先辈的筚路蓝缕,追忆童年的点滴。”萧先生唏嘘不已。

守护着日新月异、车水马龙的乌石浦,老树缄默不语。

希望有关部门能救活它

去年“莫兰蒂”,这棵450多岁的老榕树,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当时快被大风刮倒了,要感谢市政园林部门及时介入,切去了一些坏死的枝干,把这棵活着的古董抢救回来。”萧先生和宗亲们说。

然而庆幸的时间不到一年,老榕树再遭厄运。两天前,萧先生经过老榕树时,无意中发现榕树的根系被施工队挖断了。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萧氏族人中炸开了,“他们向居民承诺过,施工时会保护好榕树,秋毫无犯的。”一位73岁的萧氏族人难过地说。

老榕树所在的位置,系厦门市天地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建设的乌石浦某项目工地。前天下午,导报记者在工地现场发现,一面由生产建设单位挂在树上的项目责任牌上,施工重点及注意事项上,工整地写着:“不得损伤榕树!”这面责任牌,在萧氏族人眼里充满了讽刺意味。萧先生不满说:“他们说的是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居民们反映,要不是他们制止,估计榕树遭到的伤害会更严重。

导报记者询问现场项目部工作人员,一位戴眼镜的工作人员介绍:“我们也是居民反映了才知道,施工中具体怎么造成的还不太清楚。天地开发公司已经向市政园林局和相关部门求助,请专家来勘察,看看要怎么办。”“450岁的它,不能枯死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希望有关部门能救活它。”萧先生恳切地说。

记者手记

乡愁就是村口的那棵老树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王维见到故友,最想问的是老家那棵寒梅是否已经开花;鲁迅对于童年的天堂百草园,一直记得高大的皂荚树,还有曾经爬上花坛去折花的腊梅、寻蝉蜕的桂花树。我到过百草园,仰望着那几株高出屋顶的大树,想像它们伴随这位伟大作家童年的情景。

故乡又叫乡梓,但不管是梓是樟,是松或柏,还是老榕树,树是人们对家乡共同记忆的符号,它们的年轮刻着童年往事、岁月变迁。走出去的人,背井离乡,甚至漂洋过海,在异域他乡开枝散叶,所谓的乡愁,除了屋顶的袅袅炊烟、小河的潺潺流水,最深最浓的是家乡那株永远不老的老树。

希望见证过乌石浦450年风云的那棵老树,能郁郁葱葱、万古长青。(海峡导报(微博))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