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鸣单车也死了,二线玩家所剩无几,共享单车只剩两巨头

11月24日,“小鸣单车”有内部员工曝出,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失联,CEO陈宇莹则离职。爆料人称:小鸣单车裁员99%名存实亡、公司的钱大多被挪用支付供应链、供应方凯路仕也由邓永豪掌控。

小鸣单车也死了,二线玩家所剩无几,共享单车只剩两巨头

这已是近日第四家被曝停止运营的大体量共享单车:

1、此前“小蓝单车”被曝解散,李刚道歉信全文不提押金如何退、供应商欠款何时还。其父李文生随后现身,对供应商表示:没钱,谁要钱我跟你走,去你厂里打工。工商局资料显示,李文生还是小蓝单车运营方“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最大股东。此外,小蓝单车试图甩锅,让供应商找A轮领投方“黑洞投资”讨债,但被供应商拒绝。

2、“町町单车”由创始人丁伟的父母投资,4月资金出现问题后,丁伟甩手不干。但还有1万多用户押金未退,丁伟称押金都交由父亲保管,“不知道拿去干什么了,很害怕”。他自己则要去“当主播唱歌赚钱”,以后继续创业。此后,町町用户押金退还一直没有进展。

3、土豪金单车“酷骑单车”8月起难退押金,再三以“系统升级”答复用户后,被曝出其押金可能留向了P2P互金公司“诚信贷”。其CEO高唯伟也是“诚信贷”的CEO。

在押金保管上,尽管8月共享单车《指导意见》要求企业建立专门银行账户,接受押金监管,但实际情况并不如人意。

酷骑称就押金监管与民生银行展开战略合作,但民生银行表示,酷骑根本没有任何资金存放在此。

小鸣单车称,自己的押金监管与华夏银行合作。但华夏银行表示,其在广州分行开立的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没有权限监管押金状况。

在咨询过程中,有金融从业者表示,很多共享单车平台“故意混淆资金存管与资金托管概念。”“银行也没有资质和权限对这些企业的资金进行监管,只有主管单位能做。”但《指导意见》后,相关措施还未落实。

比起第二梯队,ofo和摩拜则分别表示,自己是最早把押金交由第三方金融机构监管,专款专户的公司。ofo合作的是中信银行,摩拜则是招商银行。对此,中信银行表示与ofo签了保密协议,资金状况不方便透露。招商银行则并未给出回应。

目前,国内共享单车中,ofo和摩拜还在继续融资,开拓海内外城市,拓展业务版图,颇有成为“综合出行服务”企业的趋势。第二梯队除了永安行和hellobike,则全线崩溃。目前这两家已经合并,永安行也上市A股,转战“共享电动汽车”,并继续维持共享单车运营。“现在只有摩拜、ofo和我们”,交易成功后,hellobike创始人李开逐曾表示。

可以预见年底前,摩拜和ofo就将变成大城市“共享单车”的同义词。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wyfui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