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我再次感受到了全宇宙都在帮我成功

  划重点:

  一个从小万千宠爱加身的幸运儿,并不需要靠展示辛苦来赢得同情分——“我希望我一出生就拥有很强的能力,这样是最好的。”他说。

  他又说了句大部分人不敢说的大实话:“我火,我当红嘛。所以你想为什么你要红?不就是因为火了、红了,你才有机会去做其他的事情——就是运气好。”

  “其实总会有一个人,要么是我的父母,要么是我自己的一个声音,在跟我说,得意忘形是容易出事情的。还是得掌控好那个度,开心和静心的度。然后,做个好人。对,做个好人。”

  腾讯娱乐专稿(文/秦筱 编辑/露冷)

  尽管第一次触电大银幕的《老炮儿》就赢得了不少赞誉,但那多少带着点对“小鲜肉突破偶像剧男主角的设定,认真演戏”的宽容和鼓励;而《动物世界》上映之后,李易峰终于被归入了“演员”的评价体系中,并且,令人刮目相看。

  想象中这是一个不断推翻自己,经过痛苦的摧毁,终于艰难重建的故事。但李易峰拒绝这种悲情叙事——“偶像”身份,从未被他视为枷锁。

  事实上,这次“演员的突破”,与当年“小鲜肉的爆红”,在李易峰眼中是同类事件:“我去年拍这个戏的时候就知道结果会很好,就跟拍《古剑奇谭》的时候一样。”

 李易峰:我再次感受到了全宇宙都在帮我成功

  拍摄《古剑奇谭》的时候,李易峰有强烈预感自己要红了

  2014年《古剑奇谭》播出之后,他接受采访,一句“宇宙告诉我一定能红”被传为笑谈。四年后的这个下午,在接受了一拨又一拨记者对《动物世界》的赞美之后,他斜靠在椅子上,摊开双臂,露出满足的笑容:“你有没有看过一个《牧羊少年奇遇记》?里面说,当你发了一个好的心愿的时候,整个宇宙都在帮你。我觉得这个挺对的。可能说出来有人觉得很傻,但是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哦,原来那不是一句纯戏言,某种程度上,李易峰是真的感受到“整个宇宙都在帮你”的。

  一切幸运都从上帝给了他一张“国民校草”级别的俊脸开始。中学时代,“我站在我们教室门口的走廊阳台,往下一看,下面全是人仰着头看我;一出校门,有其他学校的人在校门口看我。”然后,在选秀出道、发专辑、成为偶像剧男主角、登上大银幕的晋级过程中,这张脸又一路使他比其他人更容易获得关注和认可。

  而大概,只有一个从来不需要很辛苦就能得到认可的人,才能对“被认可”这件事表现出“佛系”的态度吧。

  让你知道我有多努力,一千万票房就能变成一个亿吗?

  真的“靠脸吃饭”就可以吗?当然不是。

  拍摄《动物世界》主要戏份的“赌场”船舱又闷又热,工作人员们穿着短裤T恤,演员们却要穿秋装,导演韩延形容:“所有人都穿得很厚,画着脏脏的妆,都是大男人,捂在一起两个多月,那味儿……真的很压抑,体力上和身体上都很劳累。”但他觉得,“精神上李易峰一直处在一个很享受的状态。”

  韩延不是一个温柔的导演。为了调动出“赌急了眼”的人物情绪,他让李易峰在开拍前原地跳跃、做俯卧撑,做得额头上青筋暴露。有一场泥潭戏,出现在电影也就几秒钟,但李易峰在泥潭里足足泡了一天,连吃饭喝水都不出来,怕泥水干涸穿帮。

  不过,最出乎韩延意料的还是,李易峰是一个会去琢磨角色的真正的“演员”。开拍前,他常常和李易峰一起看电影“他看到一个场景,突然就会说,如果是我,我就会这么这么演……”

  2017年情人节,李易峰试妆。试完妆韩延说,你晚上干嘛?“他说晚上没事,我说那我们就在工作室喝点酒,接着聊剧本吧。没想到他是真没事,一聊聊到凌晨四点,他的手机都没亮几下。”

 李易峰:我再次感受到了全宇宙都在帮我成功

  《动物世界》里李易峰的表演让他开始被当作真正的演员看待

  其实两个人都没带剧本,但李易峰已经可以把整个剧本从头到尾一边背一边演,还提出了自己的很多设计。比如电影中“郑开司”随身携带的那个放着周冬雨照片的口香糖盒,就是李易峰的主意:“第一他是个小镇青年,嚼口香糖不就是无所事事的小镇青年的习惯动作吗?第二,随身带着女友的照片,也是他的一个动力和牵挂。”

  不过,以上所有关于“努力”的细节,都来自韩延的叙述。无论我们怎么“启发”,李易峰本人都不愿意把自己纳入当下娱乐圈最流行的“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的人设中——

  “导演说船上又脏又臭,你是怎么克服的?”“我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就不存在要不要去克服。”又笑嘻嘻地补充:“其实我希望最舒服的是夏天不用拍戏,最冷的时候也不用拍戏,但是这不可能的。”

  “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难的挑战吧?”“我也不知道难不难,我只知道跟导演沟通起来很顺利,拍摄也很顺利,大家都非常有创作的欲望,使出现在文字里的角色变得更立体、更打动人。”

  “你理解角色是用什么方式?会写很长的人物小传吗?”“人物小传不是应该导演给吗?我只要跟他聊就行了。”

  一个从小万千宠爱加身的幸运儿,并不需要靠展示辛苦来赢得同情分——“我希望我一出生就拥有很强的能力,这样是最好的。”他说。

  那个角色是面瘫,但我不认同我的表演是面瘫

  除了悲情叙事,人们还喜欢看戏剧冲突——比如,哪部戏突然让你开了窍/受了刺激,从此奋发图强做一个好演员?对此,李易峰同样拒绝。

  “我一直都这样啊,从拍第一部戏就这样,只不过那时候比较稚嫩、生疏,”当我们转述韩延的话,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认真琢磨角色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他的私人表演老师光子倒是给我们提供过一个戏剧化的情节:“两年前我跟李易峰有个约定:放慢脚步,如果没有好的剧本,就不接。”

 李易峰:我再次感受到了全宇宙都在帮我成功

  《老炮儿》让人们第一次意识到李易峰作为一个演员的可能性

  的确,从《老炮儿》跟着管虎、冯小刚,到《心理罪》搭档影帝廖凡,李易峰这两年挑戏的水准令人折服。《动物世界》也是,他在飞机上一口气看完剧本,就决定“不惜代价地投入进去”。从前期筹备,到拍摄,再到后期跟导演一起看片、剪辑,整整八个月,除了转景放了一天假、生病请了一天假,他全程在场。真人秀、商演、广告都推后,几乎人间消失,以至于粉丝担心他身体出了状况。李易峰难得地露面一次,他们才能长松一口气。

  《老炮儿》上映的时候,韩延跟导演管虎聊天,聊到李易峰,管虎说“他身上有一股劲儿,一股想把戏演好的劲儿”,还停留在对李易峰“流量小生”印象中的韩延觉得很惊讶,直到那次“情人节夜聊”,才让他彻底认同了管虎的判断。

  但李易峰的这股劲儿,和人们常说的“憋着一股劲儿”,又很不一样。他这股劲儿,从拍第一部电视剧时就有,不是中途“憋”出来的,也从未消失。他已经不记得有这么个“放慢脚步”的约定了,消失八个月也完全不是什么卧薪尝胆:“我也不知道它会花我八个月的时间啊!档期一年就这么多,自然而然作品、露面就减少了,我要是八个月拍了两个电视剧,就没有减少。”

  一直以来的顺境,给他带来的是安全感、自信、不卑不亢,以及“去磨炼、去积累,量变产生质变”的平稳心态。令人惊讶地,他主动提起对自己演技争议最大的两个字——“面瘫”:“我认同他们说是面瘫,因为那个角色就是面瘫啊!但是我不认同我的表演是面瘫。”

  得意忘形是容易出事情的

  对自己的演员定位毫不怀疑,对“流量小生”“小鲜肉”的标签,李易峰也全盘接受。

  出现在电影发布会上的他,总是安静地站在舞台上,不抢话,不冒尖,规规矩矩回答问题,答完了就退到一边,认真地听别人讲话。有时候你甚至会觉得他有点闷。我们好奇,他其实并不是那种喜欢做焦点、出风头的人吧?李易峰忍不住笑了:

  “因为我本来就是焦点啊,还做什么焦点?”

  “从小到大一直是焦点吗?”

  “是。”

  “那是一种什么感受?”

  “没什么特殊感受,也挺开心的。”

  “为什么总是焦点?”

  “外表啊,还能因为什么呢。”他又笑了。

  显然。在他身上,你看不到任何纠结、跟自己或世界较劲的痕迹。

  而事实是,世界确实待他不薄:很多演偶像剧出身的男演员,都曾受困于这张脸而接不到除了偶像剧男主外的角色,但李易峰常年收到各种剧本,各种类型的角色都有。

  为什么?他又说了句大部分人不敢说的大实话:“我火,我当红嘛。所以你想为什么你要红?不就是因为火了、红了,你才有机会去做其他的事情——就是运气好。”

  对于自己的幸运,李易峰看得分明。他的人生似乎就是顺风而上、平步青云。我们让他用三个词形容自己,他说:“顺风不浪,逆风不怂,然后……”思考良久,落下一个字:“好。”

  “顺风不浪,逆风不怂”是《动物世界》里的台词,但李易峰显然思考过这八个字与自己的关系:“其实总会有一个人,要么是我的父母,要么是我自己的一个声音,在跟我说,得意忘形是容易出事情的。还是得掌控好那个度,开心和静心的度。然后,做个好人。对,做个好人。”

  这是一个天生的幸运儿,对自己的命运和人生的解读。

 李易峰:我再次感受到了全宇宙都在帮我成功

  李易峰在片场和导演讨论

  对话:

  《贵圈》:你为这个角色做了哪些准备?

  李易峰:我觉得电影就像魔术一样,我怎么准备的,我为这场戏付出了哪些情绪,我在拍这场戏的时候想了什么……我不太想跟大家去交代。不管电视剧还是电影,大家都只看结果,不需要有同情分。如果这个角色不好,会因为我的努力,一千万票房就能变成一个亿吗?没有意义的。所以我觉得大家就去看我的作品能不能打动你,这是最重要的。至于演这场哭戏你到底在想什么,看这个干吗呢?又不是真人秀。

  《贵圈》:因为你这几年被公认进步特别大,大家也想知道一个进步这么大的演员在角色塑造上是不是掌握了一些心得。

  李易峰:我希望我一出生就拥有很强的能力,就所谓的天赋,这样是最好的。但我不是这样的人,就需要去磨炼、去积累,量变产生质变。比如你是一个球员,你每天练投篮,不停地投,你的肌肉就有记忆了;我不停地在拍戏,在想表演这个事情,对表演的敏感度也会不一样。每个行业不都是这样的吗?我真不知道怎么去说这个事情,好像自己表演有多厉害。我觉得大家去看这个作品就好了,你要去深挖这个魔术到底是怎么变的,这就没意思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变脸怎么变的,我觉得可能一旦知道了也很无趣吧。

  《贵圈》:但这跟现在娱乐圈的生态不太符合,现在很多粉丝会说我爱豆这么努力什么的。

  李易峰:我也挺努力的,他们也知道我挺努力的。(笑)

  《贵圈》:你说一直想表演这件事情敏感度就会高,你日常生活不演戏的时候也会想表演吗?

  李易峰:看电影的时候会想,跟朋友聊天的时候也会聊到,面瘫面瘫,一直在说这个,这个也是量变成质变了,不面瘫也被说成面瘫了。

  《贵圈》:你会受到这种负面评价的影响吗?

  李易峰:现在的批评你都不知道是为什么而批评,有的可能是为了批评而批评,有的可能是别的目的。我认同他们说是面瘫,因为那个角色就是面瘫啊!但是我不认同我的表演是面瘫。

  《贵圈》:你的信心,是来源自你对自己的认知?

  李易峰:我还是挺有信心的,挺有自信的。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充满自信和信心,才能去做好一件事情。要是你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就不好了。

  《贵圈》:你从什么时候感受到这种信心的?

  李易峰:我第一部戏的时候导演就鼓励我。因为我那时候是个歌手,第一次拍戏,第一个镜头,他就说可以可以。后来想想,有可能他真的觉得不错,也有可能是电视剧他要赶时间,懒得搭理我,随口说不错。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对当时的我是一个鼓励。要是第一部戏就被骂得狗血淋头,我估计就害怕了,就算了。所以还是应该多去鼓励,每个人都需要鼓励。从这点上来说我还是挺幸运的。

  《贵圈》:粉丝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李易峰:当然重要啊。

  《贵圈》:但你从小就被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应该都习惯了吧?

  李易峰:我还是挺喜欢和珍惜这种感觉的。我是选秀出来的,选秀不就是靠人气、靠粉丝?后面我要做一个演员,你也得靠自己的实力,粉丝是添砖加瓦的。

  《贵圈》:那你前进的动力跟粉丝有关系吗?会为了他们而想要变更好吗?

  李易峰:当我觉得很累的时候,我可能不会想说有这么多粉丝在支持我,要加油。当我很累的时候,我觉得我要做这件事情,只是因为我有这个责任,这是我的工作。但是当我看到那么多人来给我过生日,很辛苦录视频就为了说一句生日快乐,你跟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你就觉得真是挺幸运的一件事。那么多人希望你好,真的是挺好的一件事。

  当然,我不会说你们想让我拍什么我就拍什么,我觉得我的愿望跟他们的愿望是一样的,我也希望自己拍出好作品,他们也希望我拍出好作品,这就无所谓是我在为他们做还是他们在为我做,因为大家达成的共识是这是一个好的事情,咱们就按照这个方向去做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腾讯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新闻客户端 更多惊喜送给你

想了解福建古闻、习俗、人文、美食等可以订阅精品原创栏目《光阴福建》

《翁进谈心》有专家为你解读情感方面的问题,让你生活更加美满。

关注原创栏目《康师父》,可以了解自身健康的方方面面,让你更为养生。

[责任编辑:v_xhuif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