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里的男护士》拍摄手记

郑书传,1982年生,安徽合肥长丰县人,从事护理工作6年。

他出身农村家庭,9岁才上学,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护理专业本科。

为就业,他转行做起男护士

原本,郑书传是该校临床专业的大专生,考虑到男护士奇缺好找工作,在专升本时,他毅然转到了护理专业。

“当时,我只知道护士要给病人打针输液,因为小时候的印象就是这样”。只要能顺利就业,当时的郑书传并不介意学什么。

他所在护理班的“女生堆”里,还有6位像他一样想法的同学。

为爱情,他入行精神病院

在“女生堆”里,他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2007年毕业前夕,厦门市妇幼保健院来到学校招聘,郑书传的女友顺利录取。

为了爱情,郑书传放弃了报考条件较好的厦门各综合医院,选择了录取稳当但名不见经传的仙岳医院,也就是厦门人熟悉的精神病院。

果然,他以第一名的成绩从5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女友的心也随之落地。

为异样眼光,他曾破罐破摔

转行做护士时,郑书传瞒着父母,因为他知道父母会因为自己当不成医生倍感遗憾。

但在实习时,最伤他心的还是来自病人的好奇询问,“原来医院还有男护士啊!”

刚来医院头两年,郑书传觉得,精神病院的护士虽不用像ICU护士那样端屎端尿,但男护士的身份还是让他难有职业认同感。

眼看着他的一些同学纷纷转行做医药代表或者考研深造,他的心终日浮躁蠢动。

他日渐对工作消极起来,以致被护理部点名批评。

“工作就像谈恋爱,日久生情。”第三年,郑书传渐渐地喜欢上了男护士这个身份,与同事间的关系也和睦起来。

2011年,他升任中西医结合科室的副护士长,管理着14名护士。

平日,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协助护士长进行新人培训、实习生带教、文书处理等工作,肩上担子不轻。

男护士应与女护士各顶“半边天”

在工作中,郑书传深刻理解到医院,特别是精神病院配备男护士的必要性。

首先,男性体力占优势,面对极具攻击性的躁狂症患者,女护士难以对抗,因为发病过程中,病人的力气会比平常大将近一倍。

也正因为此,女护士们都爱和男护士搭班,觉得特有安全感。而在科室里受伤的,也总是冲锋陷阵的男护士。

其次,男护士在男病房实施护理更方便。例如帮助失去行动能力的病人洗澡、排尿等。

再次,男性的精力也远远好过女性。

郑书传说,最理想的状态,便是精神科男性病房全部配备男护士。

在郑书传之前,仙岳医院只有1名男护士。

近年来,仙岳医院有了长足的发展,逐渐成为福建省内首屈一指,全国同业排行前列的精神卫生专科医院,拥有床位850张,收治全省病患。

在业界,有“北看大连、南看厦门”之说。

2012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颁布,并将精神疾病纳入公共医疗体系,并写明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政策。

目前,医院共有护士370余名,但是男护士仅20名。与之相比,香港最大的精神专科医院——葵涌医院拥有床位900余张,700名护士里,有350名男护士,做到了男病房100%用男护士,连护士长都是男性。

惊魂:被1.85米“疯狂”特警死咬

来到现在的科室两年多,郑书传已经挂过三次“大彩”。最大的一次,是一位身高1.85米、体重200斤的特警所赐。

2012年10月29日,2名警察押着这名特警来到医院。他患的是躁狂症。

押送人员刚走,特警便大发雷霆,抗拒住院,对敢于上前的医护人员大打出手,并身手敏捷地跑到铁门边,发狂地踹门,门把很快落地。

科室主任上前劝说,猝不及防地被特警抢走铁门钥匙。

危急时刻,7名男性医护人员一起冲上前,将特警逼到墙角,压在地上。

不料,特警一抬头,死死咬住郑书传的胳膊,几乎要把皮肉扯下。

忍受着钻心的疼痛,郑书传想起了平时学到的非暴力危机干涉法,用手指插进特警的2个鼻孔,这才松口。

事后,郑书传看见那块皮肉已然发黑,近乎坏死。

治疗两周后,病情平稳的特警向郑书传连连致歉。

原来,特警痴情初恋女友,却遭女友家人反对。眼看女友嫁做人妇,特警出现双向人格障碍,时而抑郁,时而狂躁。

他曾用牙咬开过自己的手腕,也曾对前女友的丈夫大打出手,直至将夫妇拆散。

摄影/文字:王龙志编辑:罗菊熙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栏目投稿邮箱: QQ群: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031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