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芳的故事:从戒毒医生堕落为吸毒者

1、戏剧化的堕落

以下的故事虽然离奇,却是真真切切从一位47岁的吸毒妇女嘴里说出来的。

而这张嘴,已然因为吸毒,剩不下几颗牙齿。

她叫阿芳(化名),47岁,厦门本地人,毒龄20余年,是3个女孩的母亲。

1989年,23岁的阿芳正在夜校就读医学相关专业。父亲很有远见地鼓励她去云南戒毒所进修。

在父亲看来,一旦厦门成立戒毒所,女儿也算能凭一门手艺,再托托熟人找个稳定工作。而戒毒医生,也正是阿芳想要的职业。

在云南戒毒所进修的一年中,阿芳认识了他后来的丈夫。

不料,丈夫竟然是毒贩。相识不到一个月,丈夫便强行禁止阿芳继续在禁毒所学习。之后,她举家回到厦门。

不久,她发现丈夫每日在家用锡箔纸烫吸海洛因。隔三差五地吸入丈夫的“二手毒”,阿芳上瘾了。

由此,阿芳从一位戒毒战线的准医护人员,彻底堕落成丢失灵魂的吸毒者。

2、“我对不起我的3个女儿”

阿芳与丈夫育有3个女儿,其中的两个女儿,智力不同程度地因毒受损。

大女儿,23岁,如今已出嫁,女婿家中经营房地产,而阿芳的情况,亲家至今全然不知。

怀二女儿时,阿芳还在吸毒。女儿上学后,阿芳发现,别的小朋友背一遍就能记住的课文,二女儿往往要背十遍。

如今,二女儿在岛内一所知名初中读书,今年是她的中考年。

三女儿出生后,便直接被医生定为低能儿,如今她就读于厦门一所特教学校。另阿芳欣慰的是,三女儿表现优秀,还当上了班长。

对女儿们,阿芳并没有什么话想说,只是语重心长地说了句“我对不起我的女儿”。

所幸,阿芳在加拿大的姐姐,每月会寄来5000元生活费,供两个孩子生活学习。

3、丈夫吸毒致癌亡故

今年三月,阿芳被警方带入强制戒毒所。

这已经是阿芳的“二进宫”了。2001年,阿芳第一次进所,3个月强制戒毒期满,出所的她在一段时间内确实克制住了自己。

但不久,阿芳偶然和以前的毒友相遇后,被强行注射毒品。时值丈夫外出,孩子生病,心绪烦躁的她只能靠毒品来逃避现实。

2008年,由于长期吸食毒品,阿芳的丈夫因罹患咽喉癌撒手人寰,留下孤儿寡母。

潦倒的阿芳更是把毒品作为逃避生活的“不二法门”。

此后的日子里,海洛因、冰毒等各种毒品,阿芳来者不拒。

终于,今年三月,阿芳因为“溜冰”(吸食冰毒的俗称)被强制戒毒。这一次,她必须在高墙内呆满两年。

摄影/文字:王龙志 李程(实习生)编辑:王龙志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栏目投稿邮箱: QQ群: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031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