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满蚂蚁的食物

花白的头发,1.4米的佝偻身躯,时常疼致呕吐的胃病,她是71岁的杨素香。

2012年8月,她离开厦门翔安马巷的家,独自踏上流浪的路。

2012年10月的一天,一位好心的市民,在泉州一条水渠岸边发现了又冷又饿、浑身打抖的她。

2个月来,伴她流浪的,是两只编织袋,一只装满了好心人送的食物,一只装着一条厚棉被。

虽然袋子里的面包已经爬满蚂蚁,杨素香依然舍不得扔掉。

为什么流浪?记忆模糊的杨素琴说,她从同安坐车到漳州,迷了路,又从漳州走到泉州。

“我是被亲戚赶出家门的!他们很坏,很恨我,把我从家里赶出来,屋子也倒了。”

婆家曾是华侨

由于杨素香记忆模糊,提供的信息不足以让警方带她回家,当地媒体将她的照片扩散开来。很快,她被人认出来。

读者高先生是杨素香的堂亲,看到报纸上的照片,他很确定地说:“就是她,都失踪快20年了。”

南安市水头镇埕边村的户口登记簿写着,杨素香出生于1942年,1966年生下一女,名为高秀珍。

“她丈夫是瞎子,两个人都没工作,生活都靠亲友资助。”高阿伯说。

杨素香的婆家是南洋华侨,原本生活还算宽裕,但自从在海外的公公去世后,家庭开始陷入困难。

她平时说话就不流利,但从没跟人吵过架,平时都在村里捡柴草。

20年前,杨素香的丈夫和婆婆相继去世,她便带着女儿出走,改嫁到了厦门马巷镇……

流泪的女儿

她的女儿在厦门翔安马巷镇,不过因为嫁到陈家,当年的高秀珍已经更名为陈娜丽。

看见报纸上的母亲,陈娜丽泣不成声。

女儿说,20多年前,她和母亲来到厦门,母亲与一名厦门新圩的男子同居,以拣破烂为生。三四年前,男子去世了,母亲就进了新圩养老院。但今年年初,母亲从养老院跑了出去,四处流浪。有时一两个月会来到她家里一次,都是住一个晚上就走。

其实,陈娜丽的家境并不好。10多年前,她嫁给村里的陈先生,平时以拣破烂为生,一个月赚300来元,丈夫做小工,一个月1000多元。他们和别人合住在一座低矮平房,家里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甚至连桌子都没有一张。陈先生夫妇目前有个儿子陈华(化名),还有了孙子。儿子在企业打工,一个月有2000多元。

回不去的家

陈娜丽自认无力抚养母亲,她希望政府能将母亲安排在离她家近一些的养老院里。

去年10月,由政府部门出资,民政部门将杨素香送到南安市康美镇的雪峰山庄养老院安置。

虽然养老院里衣食无忧,但老人觉得,这里终究不是自己的家。

“我想回家,我喜欢和女儿呆在一起。”今年3月22日上午,杨素香在养老院喃喃地说。

养老院的工作人员说,老人身体还好,就是有时会胃痛。其他老人都喜欢聊天,她整天都闷着,只听不说。偶尔开口,就唉声叹气地念叨着想回家。

民政部门决定将老人送回女儿在厦门翔安的家,因为女儿是她唯一的亲人。

老人回家的愿望,遭到了女婿的强烈反对。

于是,照片中杨素香那些令人心碎的回家遭遇,就此上演……

摄影:黄谨 文字:综合媒体报道 编辑:王龙志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栏目投稿邮箱: QQ群: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031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