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找回逝去的“工匠精神”

不为赚钱的匠人

年少学艺,花费2年时间,仅仅为了吃透漆线雕的某个制作环节;

文革中,被“发配”锅炉旁,在前路看似尽绝之时,仍在夜里偷偷创作;

文革终,又花费两年时间,不避寒暑、不分昼夜地让南普陀的四大天王穿上漆线盔甲,完工后大病一场;

之后,闭关十几年,做出12件总结自身技艺的金木雕杰作,却全然不为赚钱。

十年里,为了不让风吹动细如发丝的漆线,他三伏天把自己关在室温40~50℃的屋顶阁楼,不开风扇,更没有空调;

为了追求最好的艺术效果,他冒险试用有毒的青干漆制作漆线雕的脱胎漆底,以致全身红肿,皮肤溃烂,肿得口鼻变形。

穷尽一生,74岁的厦门漆线雕国家级非遗传人蔡水况只做了一件事,用行动诠释“工匠精神”。

什么是“工匠精神”?

什么是“工匠精神”?美国学者Richard Sennett在《新资本主义的文化》一书中认为,“工匠精神”就是为了把事情做好而把事情做好的欲望。

欲望,是一个很重的词。它意味着艺人把自己对完美工艺的追求内化为生理需要。

一个有“工匠精神”的艺人会专注于把工艺品做得完美无瑕,即使这么做会影响到他的产量和收入,亦或是遭到领导的反对;

有“工匠精神”的艺人会像孩子玩泥巴一样,穷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和想象力,只为捏出心中的图案。

这股追求极致的纯粹念头弥足珍贵,可在多数人眼中,却显得有些傻。

人们不禁要问,花费那么多时间成本,却不能带来经济回报,这是否太不合算?

迷惘或许来自时代对我们双眼的遮蔽

近年来,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正逐渐失去人口红利,大量外资劳动密集型产业移师成本更低廉的东南亚、南亚,产业转型迫在眉睫。

转型,只得依赖创新,而优秀的创新,多半出于无功利的动机,正如仅仅想改善同学间交流方式的扎克伯格创造出Facebook,想改变世界的乔布斯缔造苹果。这种童心般的欲望,具有最持久的生命动能。

“工匠精神”包含的,就是这种自发的、不计成本的欲望。而具有这种欲望的人,往往拥有革新整个行业的能量。

在日本,匠人这一称呼意味着极大的尊重。只有在一个行业内非常专注、做得出类拔萃的人,才能被称为工匠。如果你面食做得很好,旁边的人就会称赞你是一个擀面的工匠,这个人的口吻里一定充满着敬佩。手艺人会根据今天的空气、温度和湿度,结合今天面粉的实际来和面,然后做出独此一家的面食。那么,就一定会有人宁可不吃5元一碗的普通面条,而愿意付25元给这位和面高手。当我们周围的人都用这种感情去对待身怀技艺的好手,做的人和享用的人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手工艺也就有了传承的社会基础。

在台湾,有一家名叫巧新科技的公司(SuperAlloyIndustriai),长年专注于汽车轮圈。有别于一般车子轮圈是铸造成品,巧新出品的每个轮圈都是像传统打铁一样锤打制作;全球最顶级的跑车,都用它锻造的轮圈。这家在高级跑车轮圈世界市场占有率高达六成的公司,却精致到仅有千人,员工的平均工资达到5万新台币。

手工艺的未来

新入行的年轻艺人时常抱怨收入低,但当有一天,他们真能做出他人无法替代的精品,将来的市场一定会用合理的价格肯定这种不可替代性。社会财富的增长,将让这种肯定的趋势愈加显著。

无论在先发国家英国,还是后发国家日本,优秀的手工艺品一定价格高昂。虽然它们也经历过我们现在这样的经济飞速发展时期,但降温之后,手工艺将作为民族的精神内核重新定价。

时代的浮躁和学艺的孤寂是天然的矛盾,但“工匠精神”却能让这种孤寂转化为成就感和满足感,将流水线上的工人变成极富创造欲望的大师。

这种精神不仅对老手艺的传承,乃至对任何工业行业的转型都有大裨益。

守艺人的期望

第一,税制不合理;因为工艺美术最早属二轻系统管辖,企业需按生产性企业的税制缴纳17%的增值税,而诸如动漫企业在内的文化性企业仅用缴税3~5%,相比之下,对担负非遗传承任务的企业而言似乎不合理。但这却是国内许多非遗传承企业的共同难题。

第二,据非官方统计,厦门共有54家企业从事漆线雕生产,从业近千人,市场的繁荣要归功于一些推广意识极强的企业。但问题隐隐而来,少数完全不含漆线工艺、甚至是树脂倒模的产品混杂市场,长此以往将影响行业美誉度。80年代繁盛一时的福州软木画的衰落,便与参差的产品质量有关。从业人士呼吁相关部门加强质量监管,共同维护行业的长久发展。

第三,成立行业协会。早期,漆线雕的生产隶属二轻局管理;申遗后,传承方面归文化局管辖;而“中华老字号”的商标又归商业局管。“这造成了政府很想关心非遗行业,却不知从何处关心的窘境”,业界人士认为只有成立行业协会,才能化解政府多头管理的难处。

第四,希望福建企业能够向浙江学习,出资建立基金会,资助一些弱势的非遗项目。

摄影/文字:王龙志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