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濒危技艺的母女继承者

这是两个有故事的女子,她们既是母女,又是师徒。

母亲郭美瑜,今年62岁,是漳州著名的工艺美术大师;女儿吕嘉慧,1989年生人,去年辞掉工作,和母亲守护着一门濒危的技艺。

从照相馆说起

十年前,郭美瑜忍痛关了位于漳州市大通路的“璇宫照相馆”,那是父亲传给她的家业,创立于抗日战争时期,已有六十多年历史。

当年父亲兄弟八人艰难打拼,在漳州、厦门各开了一家分店,曾在解放前培养出了两名战地记者,在漳州知名度极高。

这样辉煌的家业,郭美瑜为何放弃了?

为了消失的技艺

也是在十年前,中央电视台《夕阳红》的记者在法国一户普通人家拍摄节目时,意外发现了一门近乎消失的中国民间技艺。

那位法国主人指着墙上的棉花画对记者说,“欢迎来自棉花画故乡的朋友!”

没错,棉花画便是这门几近消失的技艺。

没多久,漳州市二轻联社的主任周建成通过多方打听找到了郭美瑜,整个漳州市,可能只有郭美瑜愿意传承这门技艺了。

棉花画是漳州一门独特的民间工艺,始创于1964年,曾在七八十年代远销40多个国家,被外交部定为外交馈赠礼品。

然而到了九十年代,由于市场的混乱和人才的流失,棉花画几乎一夜间销声匿迹,成为了人们遥远的记忆。

郭美瑜十几岁时便师从棉花画的创始人黄家声师傅,目睹棉花画鼎盛时期的辉煌,在九十年代黯然离开棉花画厂,专心经营父亲的照相馆。

几十年间,郭美瑜经历了棉花画的大起大落。当年的工人们早已转行,不愿再碰,两位创始人也遗憾后继无人。周主任只能找郭美瑜。

苦心劝说下,当时已年过半百的郭美瑜决定出山,让棉花画起死回生。为此她忍痛关了父亲传给她的“璇宫照相馆”,把家改造成了工作室。

这一年刚好是2004年,郭美瑜的女儿吕嘉慧还是一名懵懂的中学生,她也许不曾想到,十年后她竟需要担起继承一门濒危技艺的重任。

母女传承

自从郭美瑜重新做起棉花画后,她的作品屡在工艺美术赛事中获奖,也被各家博物馆收藏。

棉花画列入了漳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郭美瑜的工作室亦被评为“福建省技能大师工作室”,这是对郭美瑜极大的肯定。

然而她却时常眉头紧锁,她担心随着自己年纪的增长,这门技艺会后继无人,再次消失。

郭美瑜的担心不无道理,她是位匠人,视作品如生命,舍不得卖给别人,除了被收藏或赠送朋友,实际进入市场只有寥寥几幅,收入并不乐观。

而学做棉花画,光是基本功就要练上好几年。

产业化未成型,学习门槛又如此之高,愿意学这门手艺的人少之又少。

如今郭美瑜确有几个徒弟,有法院的院长,有幼儿园园长,也有中学老师。然而,这些人仅是把棉花画作为一种业余兴趣,远谈不上传承。

好在郭美瑜的女儿吕嘉慧从小耳濡目染,大学期间便跟着母亲系统学习了棉花画的制作技艺。这让郭美瑜看到了希望。

2011年,吕嘉慧大学毕业,在电信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天朝九晚五,下班后仍不忘动手做点“喜羊羊”之类的小东西,融入一些年轻人的想法。

对于吕嘉慧做的这些“新东西”,母亲郭美瑜时常批评,觉得不够精致。或许在母亲看来,传统是不能背离的。

女儿不服气,默默改进自己的技术,不仅能将传统的棉花画做得栩栩如生,也能结合时代特点做一些创新。

去年,吕嘉慧辞掉了电信公司的工作。母女计划着在古城文化街开一家店,把工作室搬到那儿去。

吕嘉慧说,“我和郭老师不一样,我希望能把棉花画市场化,让更多的人了解、学习棉花画,将来也想把这门事业传给子女。”(文/谢渊泉)

文/谢渊泉     图/吴晶晶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