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剪瓷雕:破碎瓷碗剪出绝美屋顶

“没办法了,顺其自然”

刚结束在邻村宅山一项工程的孙丽强,换上了洗得发白的衬衫,后背上的几颗油漆斑“出卖”了主人的职业。今年清明后,孙丽强陆续接了3项工程,一直忙到了新历十一月初。“今年工程算可以,年年都不稳定。”孙丽强透露,去年同时期他只接到了一单活。

与工程量随之减少的还有孙丽强的工作班子,上世纪的师兄弟十几人,到如今的“两人帮”,孙丽强,和他的一个师弟。

孙丽强的上一个学徒,还是在十几年前,小伙子嫌钱少,工期不稳定,一溜烟跑广东打工了。往事重提,孙丽强还是一脸遗憾。

“大儿子受我父亲影响大,也很喜欢这行,父亲夸他绘画水平高过我,手艺传给他希望很大。”孙丽强前几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的大儿子孙培贤,如今在江西读研,也与祖父辈固守的小县城,靠体力吃饭的老手艺渐行渐远。

孙培贤说,“把剪瓷雕当成一门爱好可以,靠这谋生是不可能了。”

  “没办法了,顺其自然。” 孙丽强有些无奈。

“那你又教了我什么?”

百废待兴的80、90年代,是剪瓷雕的黄金时代。孙家是剪瓷雕世家,父亲孙齐家是闽南和潮汕地区著名的剪瓷雕师傅。关帝庙在80年代进行了大修,孙齐家是此次修缮的主导人之一。“太子亭”上的“八仙过海”、“封神演义”等造型,是公认的剪瓷雕代表作。

那时候孙家的大班子经常忙得团团转,师兄弟一众几十人,大家在花鸟、人物题材上各有所长,分工明确。15岁的孙丽强“插班”进来,只能充当下手。

“跟了我这么多年,你都学了什么?”七年之后,父亲孙齐家按捺不住了,质问儿子。

“那你又教了我什么?”孙丽强觉得父亲没给自己开“小灶”罢了,反而更照顾师兄弟。被冷落的孙丽强,私下并不安于打杂的“本分”,而是利用空闲,自学绘画,向师兄请教,扎实基本功。只是忙于赶工的孙齐家,无暇感知儿子的进步。

父子间的一次深谈,为孙丽强争取来了一个展现能力的机会,他到邻村独立完成一幅彩绘。 “我画了一幅‘三雄图’,祠堂里的人都夸我画的公鸡传神。” 孙丽强证明了自己。

2年后,24岁的孙丽强开始独立带班。

20多年后,50岁的孙丽强制作、修复过的剪瓷雕超过了200多座,成为一名闻名闽粤的剪瓷雕艺人。

巧手赋予老文物新生

剪瓷雕常见于闽南和潮汕地区的寺庙和宗祠,一个村子一般是一座寺庙和几座祠堂,一个工程完工后,往往几十年或上百年才会重修,工程量越来越少。孙丽强平日工作的一大部分,是对剪瓷雕文物进行修缮。

1988年到2001年,孙丽强埋头在平和三平寺剪瓷雕的修缮上,刚开始仅负责塔殿的部分,由于手艺精湛受到寺院认可,陆续又接到二殿、山门、广济园、大雄宝殿等工程。

近百只飞禽走兽、花鸟鱼虫,150多个人物造型,孙丽强和他的班子实现了从绘图本一“跃”而上屋檐墙壁的奇妙转化。

2001年,孙丽强负责云霄东厦镇观音亭剪瓷雕部分的修缮,观音亭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中有一处剪瓷雕已经破烂不堪,左边部分仍可见一个小孩为老者掏耳朵的塑像,对称的右边则不复存在。孙丽强查阅资料,走访当地老者,终于找到了整副剪瓷雕的主题,为它给补上了一个小孩为老者挠痒的民间故事。

此外,吴伯雄的故乡永定县下洋镇思贤村的路门牌坊,福州三坊七巷的二梅书屋、小黄楼等等寺庙、宗祠都经过孙丽强的精心修缮。

孙丽强一双老茧横生的手,赋予了老文物新生。

图文:吴晶晶 郑炜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