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垵村:厦门最后的尚武村落

狂追百米断齿擒贼

红砖古厝里,“呵,哈!”一群孩子在老师傅的带领下练拳,步伐走闪灵活,拳拳呼呼作响。

新垵街道上,劫匪飞车抢夺金链子,小伙路见不平,狂追几百米,连人带车拉倒在地,被打碎一颗牙齿仍单手抓住了抢匪……

这就是五祖拳的发祥地之一——新垵村,地处厦门海沧区,是最后的尚武村落。

村里老人说,目前新垵村习武之人超过一千人。

“远隔着你,眉毛一竖,下一秒‘啪’地就出手了。”海沧五祖拳非遗传人邱大昕这样形容新垵村人。

上至七旬老人下至读书孩童,包括不少女孩子,新垵村人从小习武,舞刀弄枪。这片土地上孕育出了大把的“热血少年”,不少新垵的少年长大后成为高手。他们踊跃参加了抗倭、郑成功收复台湾、太平天国、辛亥革命等运动,在历史上书写了热血和豪迈。

村落里的习武古风

新垵村习武之风古已有之。

早在唐末,新垵邱氏始祖曾延世便是习武之人;明代闽南沿海一带倭寇猖獗,为了抵御外敌,新垵成立了民间抗倭的堂会“大觉堂”,民间武运兴起,劳动工具成了兵器。松土用的耙子变成了兵器“川耙”,棍子变成了兵器“铁扫”。举锄头右手在前,左手在后的握法被沿用到了举兵器上。

到了清代,闽南一带的武术各立门户。蔡玉鸣(福建泉州人)以太祖拳为基本功底,综合白鹤拳等其他门派拳法的特点而创立了五祖拳。

民初,蔡玉鸣的高徒沈阳德来到海沧时,当时村里经常发生角头势力争夺地盘,打架斗殴殃及百姓。沈扬德决心振武征服不良势力,以保村民安宁,他设立“鹤阳武馆”收纳一些仗义青年为门徒,借助角头比武先后征服了各大武馆,一时间新垵武术在沈扬德的主持下得到统一。

当时新垵有闽南出名的武术家邱思志(大舍)、邱剑刚(乌铁师)、邱衡煌、何苏武、邱加注、邱继仕、邱天乞、蔡瑞全、邱思炭等,称“十大虎将”,名动江湖,新垵武术盛极一时。

传承危机

如今,红砖民居耸立一座座新式的楼房中,显得格外抢眼。很多村民拆了作为闽南特色建筑的红砖民居盖起的高楼,用于房屋出租和居住。

而五祖拳,也像红砖民居一样面临传承的危机。

七八十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寻求工作,有些下海经商,为营生而奔波。

除了人才的流失,新垵五祖拳面临着和外来的跆拳道、空手道、泰拳等劲敌的对抗。

“我这一身的武学,不知道该传给谁了!”一身黑衣,精神矍烁的老拳师邱大昕眉头深锁,叹气中透出了忧虑。此前,年过7旬的他,在海峡两岸的武术交流大赛上连摘三金。

“80后”媒体人张智扬说“五祖拳并不神秘,它的本质是运动,是健康,是力的合成”。自幼学习新垵五祖拳的他,不甘五祖拳的没落,4月份毅然辞掉了工作,创立“海阳武馆”,潜心教授中小学生五祖拳。“当有一天,我们的孩子只认识跆拳道的时候,那该有多可悲。”

摄影: 周佳霓     文字: 吴晶晶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