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木偶头:最初用于殉葬

木偶头最初用于殉葬

清晨6点,漳州木偶头雕刻师傅徐竹初拧亮了悬挂在工作桌上方的灯,层层叠叠堆放在桌面的木偶头在灯光中现出神情。77岁的徐竹初至今保持着在清晨雕刻木偶头的习惯,不过由于眼睛老花,如今他一天只能工作两三个小时。

徐家祖上在清朝初年就已在漳州开设佛像木偶作坊。漳州自古有“崇巫重祀”的习俗。由于漳州地处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古时交通极为不便,蛇蝎猛兽出没无常,天灾频繁,环境恶劣,中元节和各种神诞、驱鬼逐疫、祈平安等民俗活动蓬勃生长,每逢此必演木偶戏。木偶戏又称”傀儡戏“,木偶最初用于殉葬或丧葬演乐的演具。汉末,木偶戏进入宾婚嘉会,到唐代发展为有故事情节的表演,许多民间信仰活动需要木偶戏的助兴。漳州木偶正因这些民风民俗的延续而不断传承。

从10岁开始痴迷木偶雕刻

在闽南长大的孩子大概都会有关于木偶戏的记忆,热闹的曲子,“说学逗唱”样样精通的木偶,躲在幕布后舞动的戏班演员,随着剧情哄堂大笑或愤愤不平的老乡们,散落在戏台周围的零食摊玩具摊……

在漳州木偶头雕刻师傅徐竹初的童年里,一边看木偶戏,一边吃点好不容易从父母那里拗到的零食,是足以让自己乐活好几天的“高级待遇”。

世代变更,徐家作坊的店号从最初的“成成是”变为“自成”,再改为“天然”,木偶雕刻的技艺却一脉传承下来,至徐竹初已是第六代。

徐竹初10岁出头开始学习雕刻木偶头,可能是家庭氛围的感染,徐竹初从未觉得俯首雕刻一整天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相比小伙伴们在窗外玩得热火朝天的游戏,徐竹初对如何把木偶的表情刻得生动更感兴趣。 尾随路人 收集雕刻素材

生活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成为了徐竹初最好的灵感来源。年幼的徐竹初常常跑到赌场前摆摊,一边卖东西,一边观察身份修养各异的行人,默默地将他们的神情举止描画到心中的素材本上。当初为了雕刻出满意的“白阔”,徐竹初整天坐在大街上和老人聊天,还一路尾随一位长着白胡子的老人家。

漳州木偶头的外观多借鉴戏曲脸谱,“借鉴但不能生搬硬套,既要形似,更需神似,落刀雕刻一个木偶头之前,要仔细研究这个人物(或动物)的身份、习惯、喜恶和个性”,徐竹初跟着父亲出入大大小小的庙宇修补佛像,庙里的雕塑、壁画也成了他揣摩学习的对象。

木偶头只有大约10厘米长,雕刻要像画工笔画一样细致讲究,才能纤毫毕现,惟妙惟肖。“雕刻木偶头讲究‘五形三骨’的关系和变化。五形是指两眼、一嘴、二鼻孔,三骨即眉骨、颧骨、下领骨。脸有千样各有形,眼耳口鼻变无穷。比例差一点点,木偶的神情就相去甚远。”徐竹初说。

兜兜转转百年 回归起点

退休前,徐竹初一直在当地的木偶戏团工作。戏团演出时,他常和观众坐在一起看戏,听取观众的反应和评论,寻找改进木偶造型的启发。

“木偶头本来就小,而且观众离戏台有一定距离,所以我大胆地夸张了木偶眼睛、嘴巴等各部位的造型,让观众能体会到角色的个性。制作中要粗中有细,保持木偶头静态的优美。例如花脸的脸谱,色彩具有强烈的对比,同样讲究色调的浓淡之分,这叫做粗纹中有细纹。”徐竹初的手指随着木偶头的轮廓线条不断起伏、游离。为了让木偶更生动,徐竹初给木偶头“开颅”,在其脑内安机关,让木偶的眼睛、下巴“活”起来。

去年,徐竹初木偶艺术馆在漳州府埕老街成立,落座于一栋两层高的老式骑楼,瓦连墙接,拱形门窗,相向对望。府埕老街附近一带正是徐家祖上开立木偶头作坊的地方,是明末清初木偶、泥人、玩具的集中产销地。兜兜转转百年,徐家终回到最初安家立命的地方。

摄影: 周佳霓     文字: 蓝宝兰 周佳霓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