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送王船:古老的渔民信仰仪式

“王船”化吉近三小时,船桅倒下,全船烧尽。海水涨潮,将船灰卷进大海,漂向远方。

围观的人渐渐散去,唯有厦门沙坡尾的老渔民们驻足在已烧成灰烬的王船边,安静地看着星星之火一点一点地熄灭。海风吹来,卷起黑烟与船灰,夹杂着渔民们熟悉的海腥味。

老渔民们已经说不清,送王船是从何年何月开始成为沙坡尾渔民的信仰仪式的。在这个曾经以“打渔”为生的沙坡尾社里,“送王船”仪式祭拜的钓艚王与钩钓王就像定心丸,是渔民们对抗阴晴不定的大海时的精神罗盘。

辗转返乡的池王爷

厦门沙坡尾的送王船活动由厦港龙珠殿举办。自龙珠殿在90年代初恢复后,共举办了七届送王船仪式,到今年是第八届。据传,龙珠殿建于明末清初,俗称钓槽王宫,是厦门港历史上最大的民间宫庙,庙里主奉钓艚王与钩钓王(即池王爷),分别是厦门港外海作业和内海作业的保护神。

文革期间,龙珠殿和神像被毁。龙珠殿的乩童阮过水夜里撑着船偷渡到台湾金门,在那里建了一座“厦门龙珠殿”,延续厦港的香火。(注:乩童是一种职业,是原始宗教巫术仪式中,天神跟人或鬼魂跟人之间的媒介,类似西方宗教所称的“灵媒”。)

80年代末,阮过水远渡而归,池王爷的神像也从台湾,历经香港,偷偷地被运回沙坡尾。

“池王爷回来了!”消息很快地在渔民中间传开。“大家都很开心,池王爷不在时,出去打渔心里常常没底。”老渔民阮亚婴说。民间的王爷崇拜被禁止,但在龙珠殿消失的几十年间,渔民们出海前还是会在心里默默向池王爷祈求平安。在对岸的阮过水,也盼望着能有回去的那一天。

池王爷回到沙坡尾后,渔民小心翼翼,不敢声张。没有了宫庙,池王爷被辗转地寄放在渔民的家里,直到1990年,才在沙坡尾避风坞畔的一栋小楼的三楼安定下来。

偷偷摸摸点燃了王船

1995年,在问过神明后,阮过水决定恢复“送王船”习俗。当时风声依旧很紧,一切都在悄悄中进行。四散在海上的渔民,因为这一件事有组织地聚集起来,做力所能及的事——捐香火钱、织帆、缝木偶衣服、搬运、煮饭……由于情况特殊,一切从简。送王船的仪式在夜里悄悄拉开序幕,大张旗鼓的游街被取消了。渔民们在黑暗中聚集,微光照路,一起将王船拉到沙滩上。

王船停在指定位置后,人们开始往船舱里装祭品。大米被装进船后舱,船中宫庙内的神像前塞满纸钱“金”、“猪头五牲”等祭品。王醮仪式结束,放火一烧,几十年累积在渔民心里的不安,随着越来越高的火焰,和王船一起,被烧成灰烬。

燃烧的王船与祭品不仅仅是祈福,也是对亡灵的祭奠。渔民打渔时,有时会在海上发现漂流的人的尸体,或是在鱼网里、大鱼腹中发现有人体的残骸,就要立即停止捕捞,返回港口,将尸骨送回厦港田头妈宫处理。渔民们相信,捞到这些尸体并带回港好好处置会给他们带来渔获上的好运。社里有传言,某个渔民因为没把尸体拉回来,最后疯掉了。

“讨海人”式微 “山顶人”来了

2015年11月,第八届送王船活动比以往都来得盛大。老渔民阮亚婴也感受到了不同。

之前,送王船只是渔民的信仰活动,而本届,在送王船的队伍中来了很多“山顶人”。在这个曾经以“打渔”为生的厦门沙坡尾社里,渔民们称自己为“讨海人”,称住在陆地上的人为“山顶人”。

沙坡尾一直是厦门的海洋渔业中心。上世纪90年代最辉煌时,沙坡头渔港年产量达到3.5万吨,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围绕着避风坞周边铺展开来,渔业人口一度占据沙坡尾腹地厦港片区人口的80%,下海渔民达到5000人。

2002年,厦门开始在沙坡尾驳岸外的海面上修建演武大桥,大型渔船不再能在此靠岸和避风,渔港的历史宣告结束。2004年,厦门市政府宣布:废止沙坡尾渔船避风坞。

渔民式微,渔民家里的后辈早已不再从事渔业。在操办的活动的人中,有80多岁的老奶奶,却鲜见20多岁的年轻渔民。

每一种信仰活动背后都有一个群体、一种生活方式。送王船身后那种“出入风波里,渔唱起三更”的生活已经随着清淤被清扫出了沙坡尾。

有人担心,随着沙坡尾渔民群体的消失,送王船会慢慢消失。志愿者黄锡源对此很乐观,他认为渔民信仰是遗留下来的一种文化,但不妨碍山顶人来信仰。现在这个活动,除了卖苦力的老前辈,对外交流、整理文史资料什么的都是山顶人在做,没什么讨海人。“有些老渔民觉得我们前面七届都做了,你们不来我们也能做。沙坡尾没有渔船,但不会影响渔民信仰,厦门港那边船一大把。这届是收的香火钱最多的一届,因为山上人捐的变多了。”

王船驶向何方?

80后陈花现是前来帮忙的“山顶人”中的一员。在这场“送王船”活动里,他既是挑夫,也是宣传人。送王船前期的海报设计、网络宣传、文字撰写都由他一手操办。和黄锡源的看法不一样,他认为龙珠殿始终是讨海人的庙,送王船如果剔除掉渔民群体的话,保存下去是没有意义的。“山顶人”对送王船的情感,不大可能会像老渔民那样忠诚。今年的造船总共花了44天,老讨海人们每日在王船厂帮忙张罗,在殿里帮忙的阿姨给大家煮饭,年近八十的老人不用戴眼镜,依然能熟练地拿着针前后穿梭织帆,海洋的记忆和传承的信仰深深地融在他们血液里,成为一种无需思考的本能。

沙坡尾社区许书记希望能把送王船“做大”,举办民俗节。很多参与策划前期活动的年轻人都是他和他的朋友黄锡源找来的。“以前是关起来门来做活动,造了几个月的船,游一下街,一烧,什么都没留下。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了解。我们希望能充实一下内涵,把它做大。让大家知道了解,以后找场地会比较简单一些。去年就是因为没找到场地,才推迟到今年。如何去游说,我们做的是民俗活动,而不是封建迷信。”沙坡尾社区许书记说。

龙珠殿复建后,沙坡尾送王船活动一直由阮过水老先生主持。他是厦港人,辈分高,也是老渔民,承载着沙坡尾社里的传统记忆,有很高的威望。但是他已年近90岁,以后谁能接过他的重任,成为新一代的主理人?黄锡源认为,这一方面,外来人很难介入,“这是个社里,外来人你要获得这些老人家的认可是很难的”。

在现代繁华的厦门,沙坡尾“藏”在城市深处。避风坞旁700米的弧形堤岸上,商铺的租金和转让费迅速上涨,越来越多的店面被改成咖啡馆、酒吧、西餐厅。附近的一片老厂房,也被改造为“艺术文创空间”。而失去渔船的中年渔民们大多在外打起了零工。

“送王船”活动结束之后,一些年轻的“山顶人”闻声赶来,到龙珠殿祭拜。赋闲的老渔民们依旧每天到龙珠殿祭拜、泡茶,偶尔和前来的年轻人聊聊天。庙里越来越少看到中年渔民的身影了。送王船活动或许会一直办下去,但在游行的队伍中,渔民将越来越少。

 

摄影: 周佳霓 王龙志     文字: 蓝宝兰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