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十来年的时间为一座庙作画

在漳州东山岛依山临海的铜山古城上,有一座关帝庙,气派魏然,香火旺盛。

被忽略的黄金漆画

从古至今,香火旺盛的寺庙一般承载着当地最优秀的手工技艺,名扬海内外的东山关帝庙更不例外。庙宇不大,却结构精巧,囊括着非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剪瓷雕、黄金漆画、金木雕、石雕……

在一众光辉夺目的技艺中,黄金漆画却常常被忽略。

黄金漆画是漆画的一种,俗称“溜金画”。与其它漆画不同的是,在最后的工序上,黄金漆画用金箔施行贴金。黄金漆画是漳州东山岛的传统工艺美术,被广泛运用于寺庙和宗祠建筑装饰中。所画题材有人物故事、古典戏文、动物、花卉、山水等等。

东山关帝庙的黄金漆画多以《西游记》、《三国演义》为题材。庙里的椽栿、额枋、门板上的500多幅黄金漆画,在缭绕的烟雾中,闪着静默的光。这500多幅皆出自黄金漆画的传承人谢少艺,和他的师父欧眉山先生之手。

用十来年的时间为一座庙作画

“这500多幅画前前后后画了十来年。”谢少艺说。

黄金漆画的工序复杂且耗时,上漆、水磨、再上漆、反复磨光和退光、描绘、贴金箔……光是打磨、上漆就要花去大量的时间,更别提之前的设计和之后的绘画了。

这些重复虽乏味,却能让漆画的底子泛着深沉的光泽。“打磨很重要,你看有些漆画泛的光很虚,很浮躁。打磨得好,光就会很实,才会好看、有深度。”谢少艺说。

谢少艺的父亲是漳州东山当地出名的画家。谢师傅十几岁的时候,父亲让他选一门手艺学习。从小学画画的谢师傅思来想去,觉得“漆画”比较适合自己。

漆画用大漆作原料,刚开始学漆画的时候,谢师傅不适应大漆呛人的气味,常常头昏眼花,皮肤过敏。谢少艺打电话回家诉苦:“太累了,不想学了,想回家。”父亲不以为然,手艺人都这样,要吃苦,要坚持。

师父去世 徒弟接棒画500多幅画

跟着师父欧眉山先生东跑西跑,在不同的寺庙里穿梭作画,成了年轻谢少艺生活中的常事。

80年代,东山当地群众自发捐款,恢复性维修关帝庙。庙内黄金漆画的创作,落在了当地著名画师欧眉山和徒弟谢少艺的肩上。

在完成大门门板上的吕布故事的黄金漆画后,欧眉山先生因病去世,“剩下的漆画就都交给了我。”谢少艺说。

从那时起,谢少艺开始了跨时十来年的创作。为了画好黄金漆画,有时他在庙里一待就是一整天。建筑高处的椽栿、额枋,要架起架子才能够着。谢从艺就躺在架子上,一笔一画地描着。

“今天和你们过来庙里看这些画,突然觉得有点成就感。”谢少艺看着自己的作品,突然感慨。这500多幅黄金漆画整体构图错落有致,协调生动,充满想象力。

画在较低处的黄金漆画,由于人手的触摸,已经有些褪色与斑驳,但依旧减弱画的生动与美。

如果哪天你去了东山关帝庙,请别忘了抬头看看这些了不起的艺术品。

 

摄影: 周佳霓    文字:蓝宝兰 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