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从“十字绣”和纸织画说开去——手工艺的价值和发展陷阱

在谈到永春纸织画的艺术特点时,老艺术家们不约而同地说:“纸织画有着‘隔帘赏月、雾中观花、纱前看人、如雨如烟’的效果,就像今天的十字绣”。这看似恰当的比喻,却让我陷入思考。

一来,将宣纸裁成若干毫米宽的纸条,再经纬纵横地编织成画,看起来更像是机器擅长的事。其实一些纸织画的从业者,也在不懈研究用于纸织的简单机械;二来,纸织画用的画,是以莆仙画派为主的普通中国画,其“纱前看人”的艺术效果主要来自编织,但在技术发展的今天,想要达到类似的艺术效果,全然不需要用到古人发明的这种“费工费时”的做法,而有非常多的实现手段。采访过许多福建的手工艺后,我发现很多的传统手工艺都将面临类似挑战。比如,许多涉及雕刻的工艺门类,在3D打印技术还处于初级阶段的当下,被挑战的萌芽已经露出。随着计算机在棋牌领域战胜人类,人类在处理复杂事物上所表现出的自尊心受到挑战。不久的将来,一些精密的外科手术,计算机可能比医生做得更好。一部分包含着大量重复性、机械性环节的手工艺生产,会不会被机器取代?这些手工艺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反复思考后,我想手工艺的独特魅力在于,这些作品都是人类将智慧和情感通过双手凝固下来的结晶。

这句话里有个重点,即“人的作品”。艺术品的价值,来自于他的受众的主观认知。比如,天然的金刚石和人工合成的金刚石,在化学成分上并无差异,可价格却天差比别;再比如,同样一尊临摹龙门石窟的佛像,当你告诉甲这是一位大师手造的,告诉乙这是精密的3D打印做出来的,两者的对其价值的判断必定天壤之别。再比如当下被很多人所推崇的榫卯结构,其实是古时工匠为了节省昂贵的金属构件,想出的办法。但不用钉子的木作一定比用钉子的木作要牢固么?这还有待商榷。但为什么榫卯又热起来了?因为它满含着人类智慧的光辉,它有故事、它能让人对先人的智慧产生膜拜之情。你会发现,在当今的“后工业”时代,在大众需求解决了量的矛盾后,大家都在崇尚“工匠精神”;你还会发现,周围热衷收藏各色老物件的朋友渐渐多了起来。因为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流行是感情层面的集体喜好,而感情靠什么落地呢?当然是靠满含故事的作品。从手工艺人的智慧和人品中生长出来的作品,是民族自豪感的论据,也是对“工匠精神”礼赞的证据。

接触过二十多种福建各级别手工艺类非遗后,我发现其生存状况各不相同。有万年长青者,如寿山石雕、制茶工艺;有盛极而衰者,如福州软木画;枯木逢春者,如建盏制作技艺;有日渐衰微者,如永春纸织画;有销声匿迹者,如福州的一个著名卤味品牌“苏苏酱鸭”,随着那位传承者的辞世,这种技艺随之消逝。

这些从传统农业社会生长出来的产物,在经过市场经济和工业化双重浪潮冲击下,现在仍然传世的已是幸运之辈。对于许多日渐式微的项目,其消逝的大势,恐难违背。在他们消逝前,尽可能地用现代技术记录下来,可能是我们更需要做的;对于一些尚有发展潜力,却遇瓶颈的项目,有些不良的发展问题,需要克服。比如,为增加产量,一些匠人以次充好;1980年代,福州软木画曾畅销6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当时福建省外贸出口创汇率最高的产品之一。可好景不长,1990年,其出口额却跌至20多万元,而1988年,这个数字是500万元。以次充好是造成这一“滑铁卢”的重要原因,据老匠人回忆,“当时很多不法商家,甚至用纸壳冒充软木”。值得警惕的是,处于兴盛时期的厦门漆线雕行业,也有类似端倪,一些厂家,竟用树脂倒模,代替传统的漆线盘绕工艺。“人的作品”是手工艺的价值核心,这些乱象,都在拿这个核心开玩笑。再比如,本就夕阳西下、从业者寥寥的行业,依然山头林立、门派倾轧、互不买账、一盘散沙。这种分歧,甚至已经超越了“同行相轻”的竞争范畴。夕阳下的内耗,在永春纸织画行业,也有些表现。缺乏主心骨,没有能产生凝聚力的行业领袖,没能产生统一的行业发展规划和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或许是造成内耗的主因。

 

文/图 王龙志腾讯大闽网新闻中心 出品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