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的女主人

最新进展

      9月27日,就在《我们》第1期推出的第2天,宝燕的爸爸撒手人寰。
      9月30日,是宝燕失去爸爸后的第一个生日。《我们》栏目编辑、当地媒体记者和志愿者一道来到宝燕家中,陪伴她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

爸爸的最后一句话

      那天早晨5点,爸爸刘家滨在胀痛和不安中醒来,想要小解,他示意身旁的妻子拿来夜壶。
      努力许久,脸色苍白的他放弃了。近几天来,他每日的尿液越来越少,就连大便也没有力气解了。
      而令一家人想不到的是,“尿桶拿来,我要尿尿”这句话,竟成了刘家滨的绝句。
      爸妈的对话惊醒了隔壁屋的宝燕,5年来,为了照顾爸爸,她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

      早晨7点多,宝燕望了一眼闭目仰卧的爸爸,急忙赶去学校。
      妈妈林桂英端着一碗稀饭呼唤丈夫,却没有得打回应。
      10点多,林桂英又端来一碗面线想喊醒丈夫,依旧没回应。这时,林桂英发现丈夫每一次的呼吸,都会不由自主地把头微微上抬。或许是丈夫睡得沉,她没有在意,平日里,丈夫就不喜欢别人打扰他睡觉。
      直到下午2点多,来串门的邻居发现情况不对,才叫来120,把早已昏迷的刘家滨送往德化县医院。

      此时的刘家滨,肝脏水肿得很高,全身各处都充斥着有毒的积液。因为没钱,患病以来,他从未做过血透。
      医生说,病情太糟,火速送往泉州180医院,刘家滨或能得一线希望。
      在德化志愿者组织“憨鼠小分队”的全程帮助下,病人在当天傍晚到达泉州市。
      可天不遂人愿,被苦闷和病痛折磨6年的他,带着对妻女的挂念离开了。
      次日,泪如雨注的宝燕终于在殡仪馆见到了爸爸。
      火化前的近5个小时里,宝燕一刻不离地守在遗体旁,她紧紧握着爸爸的手,哭声中带着没能见到爸爸最后一面的遗憾。

无处安放的未来

      前些日子,因为爸爸愈发感到无力,爷爷和妈妈便放弃打工,回到家中。
      如今,爸爸走了,妈妈把弟弟从外公家接回来,她决定陪在宝燕身边,不让女儿孤身面对空落落的家。
      但少了妈妈的一千元薪水,单靠每月200元的低保和爷爷卖苦力的薪水,要养活母女三人,谈何容易。
      雪上加霜的是,6年来,为了给爸爸治病,宝燕家背负着9万多元外债。
      搬到县城生活,是一家人的梦想和最好选择。这样,妈妈可以在县城的工厂打工,宝燕也可以在课余时间帮妈妈照顾弟弟。
      但租房,又成了一家人的拦路虎。
      9月30日是宝燕的生日,第二天,便是妈妈林桂英的生日,可这个生日,两位寿星注定以泪洗面。
      30日当晚,宝燕家的破木屋前站满了充满爱心的叔叔阿姨还有小朋友。
      生日蛋糕、漂亮的书包、一手抱不过来的玩具娃娃,这些梦中的礼物让忧伤的宝燕透出了天真的笑容。
      烛光里,宝燕默默许下心愿,她的嘴透出月牙般的微笑。我们希望,社会的爱心能让爱笑的宝燕继续笑下去。

报道回顾

      5年,1800多个日子,5400多顿饭;
      一位卧床不起的父亲,一幢会漏雨的两层木屋;
      一位11岁的女孩,串联起了一个传奇。
      她叫宝燕,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

爸爸病了,奶奶去了

      7岁之前,宝燕拥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日子虽然不富裕,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弟弟在一起,生活和和美美。
      5年前,爸爸刘家滨有着总也使不完的劲,他在泉州、晋江做建筑工人。就在那一年,他被查出患上严重的肾病。
      一家人的主要经济收入断了,为了治病,家里东拼西凑,欠了八九万元的外债。可病情却没有好转,为了省钱,一家人只得回到老家,德化美湖乡小湖村。
      借债要还,生活也还要继续,妈妈和爷爷只得出去打工,奶奶终日在他身边照顾。
      心情日渐郁闷的刘家滨时常喝酒排解。酒后,他会骂人,宝燕被骂过,奶奶也被骂过。骂完后他后悔,可是喝了酒还是继续骂,只有这样,他才能发泄压抑在心里的苦闷。
      几个月后,他又患了静脉栓塞,右腿经常肿得厉害,原本压抑的心更为抑郁,2009年他彻底无法走路。
      再后来,绝望的奶奶喝农药自杀了,弟弟被送到了外婆家抚养。
      宝燕,正式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那年,她7岁。

女儿:护士、厨师、小学生

      这栋两层木屋,是好心的村民借给父女俩住的,推开二楼第一个房间的门,一股难闻的味道夹着药味扑鼻而来。
      躺在床上的刘家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屋顶,4年来,几乎每天他都这样望着,时间对他来说只是秒针不停的旋转,毫无意义。
      宝燕把刚煮好的饭菜端上桌,她拉了拉父亲的衣角,父亲没有反应。女孩绕过父亲,将一件掉在地上的衣服挂上墙,由于个子太小,她惦起了脚尖。
      父亲伸出手臂,端起饭菜,看着天花板叹着气。没吃几口,便放下碗筷。他叫了女儿一声:“来,我要躺下。”女儿走过去拉着父亲手,慢慢放父亲躺下。
      安顿好父亲,宝燕从墙上的塑料袋里拿出药瓶,利索地用剪刀扯下一段棉花,在父亲腿上糜烂的伤口上来回涂抹。
      父亲腿上的伤口很多,这是上个月试着下床走路,摔倒磕碰后留下的,由于患有肾病,再加上营养不良,有些伤口很难愈合,就这么烂着。
      7岁时,宝燕就学会了做饭。那时,爸爸还能下床,宝燕的许多菜就是爸爸手把手教会的。
      她的另一个老师,就是妈妈当年陪嫁来的电视机,这也是家里最贵重的财产,宝燕在电视里学会了20多道菜。
      每天凌晨5点半,宝燕就要起床做饭,然后一个人走20分钟的路到2公里外的美湖中心小学,中午11点多和下午5点多再回家做饭。
      洗衣服也是宝燕的活儿,到了冬天,衣服比较厚,她就把衣服泡在大脸盘里,然后用脚踩,然后拧半天,手脚通红。
      几年的家务让宝燕瘦弱的胳膊特别有劲,能将一大塑料脸盆的水端上二楼,这是给父亲擦澡用的。

最大的心愿

      宝燕的房间就在父亲隔壁,由于没有衣橱,衣服放得到处都是,地板还破了一个大洞。一只海豚抱枕是志愿者送给宝燕的“小伙伴”。
      每月包括药费,父女二人花销近千元。但收入却捉襟见肘,妈妈每个月寄回两三百元,加上低保每月120元,有时亲戚接济一点,日子紧巴巴的,连吃肉都要计划。
      宝燕说,也许明年她就要转到县城读书了,而妈妈也可以回德化工作,可以常常回家了。爷爷到时不用去打工,回家照顾爸爸。
      她最大的愿望是爸爸可以好起来,然后一家人不要再分开。

大闽公益行动

受助人姓名:刘家滨

受助人证件号:350526197810255017查看证件原件

受助人地址:泉州市德化县美湖乡小湖村供销社后200米处

受助人账号:6221840107052348409查看银行卡原件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  邮箱:2192563276@qq.com
编辑:王龙志摄影:黄谨 王龙志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