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行在地上的母爱

最新进展

此次报道引起了广大网友的深切关注,善心义举之人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并转发呼吁寻找女儿。

1月28日晚10点多,女儿终于到家。截止30日中午12时【善款最终数据:101000元】

童清香说,款项已经足够了,希望大家不要再捐款了。

连城县副县长表示,可推荐“爬行母亲”的女儿就近就业 详情请点击

采访手记:她在我面前痛哭,像个不甘心的孩子

见到童清香的前一天晚上,远在家乡的母亲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没有接到。

从我开始参加工作的那天起,母亲就变得像孩子一样缠人,每个星期给我打三次电话,每次没说两句,就满怀热忱地问:“儿子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跟母亲解释说工作忙,过阵子再回去。她每次都叹口气,然后挂了电话。隔几天,母亲又问同样的问题,只是那语气怯怯的,没有了底气,像个不甘心的孩子。

那天晚上我忙着准备采访,没有接到母亲电话,毕竟还有一项更艰巨的任务等着我,那就是探访童清香——一位饱受苦难的残疾人。童清香住在龙岩连城的一个小山沟里,周边没有几户人家,破败的危房还残存着文革时期留下来的痕迹。

推开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一个老女人横躺在脏兮兮的木板床上,床后的土墙裂开了几条缝隙。头发蓬乱,四肢蜷缩,嘴里只剩半口黄牙,她盯着我看,面目有些狰狞。童清香就这样呈现在我面前,我顿时有些错愕,立在那儿,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邻居邹洪庆到童清香跟前比划了一阵,示意有记者来了。原来,她还有语言障碍。

意识到是记者来了,她艰难地用弯曲的双手抓住床沿,用力将身躯从床上挪下来,重重落在地上,动作缓慢而笨拙。床沿下有一个桶,恶臭就是从这儿飘出来的,邹洪庆告诉我,这个桶是童清香用来解决大小便的。如果无人来探访,她会在床上躺一天。我本能地退到屋外,不是因为粪桶里的恶臭,而是觉得自己像个入侵者一样,打扰了她的生活,毕竟对于一个四肢残疾的人来说,下床这个简单的动作是多么的艰难。

屋外有一布满青苔的天井,边上是一些简单的厨具,童清香就在这里做饭、洗衣服。她匍匐着来到天井边上,看着我们一行人,嘴里咿呀着。我问邹洪庆她在说什么,邹说,“她要她女儿回来”。原来,她还有个女儿。

她匍匐着再回到屋子里,把身体挪到桌子旁,从抽屉里掏出了几本小册子,那是她女儿的小学毕业证,童清香一直珍藏着,鲜红的封皮,像新的一样。她又拿出了一件红色的毛衣,也是女儿的,可惜的是,女儿再也不穿了。初中毕业后她女儿就出去打工,把童清香一个人留在了这老屋子里,然后没了音讯。提到女儿,童清香开始哭,眼泪顺着皱纹流下来 ,哭声中夹杂着难懂的咿呀,像个孩子一样。

邹洪庆跟我说,童清香的丈夫早在多年前就离开人世,她虽然严重残疾,但女儿是她亲手养大的,一步一步爬着养大的。我内心突然像刀割一样难受 ,回头看童清香,我的眼中不是一位艰难存活的妇人,而是一位普通的母亲,女儿是她的全部,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而她的女儿,已经离开母亲太久,或许她也想回来,但是工作忙,想要过阵子再回来。现在,这位母亲就在我面前痛哭,像个不甘心的孩子。

离开童清香的老屋子后,我飞奔到车站,买了那张迟迟未买的车票。(文/谢渊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文图:王龙志 视频:谢渊泉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