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手,温暖七口人

一双手,温暖七口人

      在福州洪山镇凤凰北新村的这个出租屋里,41岁的罗大姐考虑着,恐怕这半个月都不能给儿女买一次肉加餐了。在这个七口之家里,罗大姐是唯一的劳动力,余下的成年人,都是残疾人,女儿也因为上个月公公生病,她手头只剩下345.4元,存折里剩下2元钱,要支撑到月中发工资。千把元的工资,加上公公一千多的低保金,扣除房租水电,实在也没剩下多少过日子。罗大姐决定再向领导申请加班,多赚点钱,否则,家里可能要断粮了。

  

太想有个家,便同意了婚事

      罗大姐老家在闽侯,母亲早逝,父亲不太理会几个女儿,她早早辍学出来福州打工。1998年,她25岁,经人介绍与林依伯的大儿子相亲。林依伯肢体残疾,老伴和两个儿子都是智障人士,家境贫困。早些年,林依伯在亲友的帮助下,在西门村里建了一座3层高的楼房,他在一楼开个小杂货店作为生活来源。当时林依伯大儿子还没有严重发病,可以正常沟通,还能外出打工,罗大姐同意了婚事。这基本是罗大姐自己的决定,直到如今,父亲和姐妹们都不了解她真实的生活情形,“各过各的生活,极少走动,所以当年太想有个家,有人依靠”。生活并不如人所愿,罗大姐新婚不久,就遭遇巨变。婆婆重病,公公去借钱,因为不识字,糊里糊涂签了协议,把房子抵债。丈夫发病,被老板辞退。他们被债主赶出房子,没有收入,罗大姐不得不租个房子,挑起赚钱养家、照顾老小的重担。日子艰辛,罗大姐怀孕了,添了一份喜悦。但女儿出生后迟迟不会讲话走路,智力发育迟缓,罗大姐察觉到异常,2000年又怀孕生子。庆幸的是,儿子智力正常。

盼着加班,能多赚点钱

      十多年来,罗大姐苦苦支撑着这个家。白天,她准备好饭菜出门,让公公和丈夫照顾孩子;下班回来,她照顾孩子洗漱,给老人擦身,收拾家务,深夜才能睡下。女儿上学,成绩差劲,拿着10多分的考卷回家,罗大姐既难过又心痛,“这不是孩子的责任,我也没有能力多帮她什么”。女儿上初中,原本学校拒收,在罗大姐的苦苦哀求下,校方同意入学,如今已经上初二。让罗大姐欣慰的是,儿子乖巧懂事,非常体谅母亲的辛苦,成绩也不错。罗大姐清楚地记得,儿子上小学时,同学们流行玩一种电子玩具;有一次,儿子考了100分,她问儿子要什么奖励,儿子眼睛一亮,但最后还是摇摇头。儿子的懂事让罗大姐倍感心酸,“他从不要求买零食买玩具,没有一件新衣服也不吵闹,写完作业就帮我做家务,而我没法给他提供好的环境和条件”。

      罗大姐盼着加班,这样能多赚点钱。但收入实在有限。她多次向社区申请给家里残疾的几个人办低保,都遭到拒绝。原因是他们并非常住人口,也许明天就搬走了,不符合相关规定。“其实也可以理解社区,实在是我们租房太难了,”罗大姐记不清他们已经搬过几次家,因为老人病重,小叔子又会捡垃圾回来卖,房东都不愿意租房给他们,最短的住一个月,被邻居投诉,就被要求搬走,“生活不安定,孩子上学也很奔波”。

     

想过离开,但是不忍

      有时候,罗大姐也想过离开,哪怕一个人打工过活,也不会比现在更苦,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自己打消了,“婚姻是我选的,孩子是我生的,我就要负责;再退一步说,我走了,一家子真不知道谁来照顾他们了,放心不下”。有好心的亲友帮他们家打官司,争取拿回西门村的那座房子。现在有消息传来,可能会胜诉。罗大姐又喜又愁,既想着一家人有个安生之所,又愁去哪里赚这十多万的钱还债,“两个孩子是我最大的希望,能让他们有个安定的家,安心读书,我再苦也不怕”。

 

大闽公益行动

受助人姓名:林兴炎 (罗大姐公公账户)

受助人证件号:350102194309090451查看证件原件

受助人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西洪路181号

受助人账号:1402027101135049103 (中国工商银行闽都支行) 查看账户原件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作者: 黄启鹏 编辑: 王龙志 谢渊泉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