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捐款

大闽网携手腾讯公益,用更方便、规范的方式,呵护大家的爱心。作为厦门市委宣传部主办的“2014厦门网络文化节”特约公益活动,可通过以下方式奉献爱心。美丽厦门,共同缔造!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右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捐款数额可手动更改)。

一堂上了半个世纪的体育课

一辈子一堂体育课

      “我要是能带着山里的孩子们到台湾去比赛,那我去世的时候,也没遗憾了!”说这话的人今年73岁,白发苍苍,每天服药,是个华侨。
      他一辈子,只做了一件小事,当好一个小学体育老师。为了做好这件事,他从没有暑假,从不午休,甚至从未退休。

印尼的孩子

      温文彬,祖籍梅州,1941年出生于印尼加里曼丹岛上的一个小村庄。他的记忆里,曾祖父的墓就已经在印尼了。
      他的普通话虽有很浓的南洋腔调,但十分自如。在他的印尼家乡,华人的村落总是包围在印尼人的村落中。
      “印尼的小朋友很爱踢足球,玩起来比我们野得多,但他们不太懂得组织球队,这点不如中国人”,温文彬说,其实华人与当地人的往来并不多。
      老温家兄弟姊妹不少,他的爸爸是当地一所华文学校的财务,妈妈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裁缝,家境还算殷实。
      温文彬读书时,正逢新中国成立,当地的华文学校并行着大陆和台湾两种教材,但大部分华人还是“站在了五星红旗下”。
      上中学时,祖国的大使和领事常到温文彬的学校宣讲,号召华侨青年回国支援建设,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一次次的宣讲,将要改变他的一生。
      初二那年,华文学校被印尼政府强制关闭,侨民不许读中国书,必须放弃中国国籍,温文彬因此辍学。
      因为家里兼做食盐生意,温文彬从小耳濡目染。辍学后,他开始倒腾土产,收益颇丰。
      安稳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温文彬和大哥还是决定,响应号召,志愿回国。

挤满难侨的码头

      拜别父母那天,温文彬没有料到,这竟是永别。
      从加里曼丹岛辗转几日,到达印尼首都椰城(华侨对雅加达的旧称)。
      因为要等祖国来接志愿青年的船,他和大哥在椰城滞留了一个月。
      那时,印尼排华之风已起,虽尚未蔓延到温文彬所在的加里曼丹,但椰城的码头上,尽是被剥夺财产的可怜难侨。
      或许是难侨处境实在悲惨,温文彬临登船时,把身上所有的钱都送给了素不相识的难侨。
      颠簸多日,他终于踏上了广州黄埔港,稍作安顿后,一张志愿表摆在了自己面前。
      “祖国需要我去厦门安置难侨的农场,我当然填服从分配”,温文彬说,其实同来的归侨里,也有一些人后悔,没把护照交给组织,后来自己去了北京。
      又是几日的舟车劳顿,温文彬和二十多位志愿归侨,来到了这个环抱在群山中的竹坝农场。此时,同行的哥哥被分配到了万里之外的大理。
      如今,竹坝农场还有2000多名归侨,高峰时,这里曾接收了来自8个国家的归侨5000多名。

猪圈里的教室

      在大山里过生活,本就不是易事,再赶上三年困难时期,温文彬们的日子,远不如家乡。
      但他们还是享受到了祖国政府的礼遇,一日三餐虽也半饥半饱,但却不至于食不果腹。
      回国第一年,教育局为青年们开办补习班,如同对食物一样,青年们对学习亦是如饥似渴。
      他们中的许多人,还不会说普通话,只会南洋腔很浓的潮州话和客家话。
      一年后,补习结业,温文彬留在竹坝华侨农场小学,为归侨子女服务,正式开始了传道授业的时光。
      “那时候,没有教室,我们就在猪圈将就;归侨子女在国外野惯了,不太守纪律,常常不报告,就从猪钻的洞里跑到田里转悠了”,温文彬笑着说。
      在教遍了几乎所有科目后,从小就喜欢运动的温文彬终于可以专心教体育课。
      因为没有基础,所有的教学方法,都靠自学。直到今天,他还托记者帮他下载一套足球和排球的教学视频。
      学校的条件,在厦门市从来就不算好的,现在已为人父母的很多归侨子女记得,70年代,他们常常被温老师要求课外参加劳动。
      靠着肩挑手扛,整整四年的课余时间,温老师和全校学生们,硬是移平了一片山坡,挖出了200米的运动场。后来,领导闻此,费尽周折调来两部挖土机,扩建出300米的跑道。
      温文彬是天生的“运动狂”,只要稍有条件,他就巴不得把一项运动开成课。
      学校里的一片水塘,自然成了温文彬和校泳队当年的训练场地。谈到后来水塘被填,他至今还流露出孩童般的惋惜。

学校里的追悼会

      温文彬回国那年,孑然一身。那时,14岁的小姑娘吴婵香也随家从印尼来到农场。
      几年后,长大成人的吴婵香成了竹坝小学的音乐老师。初为人师,遇到教学上的问题,她常常请教比自己大5岁的温文彬。
      久而久之,同事朋友也觉得两人般配,都费尽心思撮合。“我们那时候谈恋爱,每天下班在一起还是谈怎么教育学生”,虽然听起来单调,但温文彬回想起来仍然觉得甜蜜。
      也正是因为工作太忙,直到温文彬28岁才与吴婵香正式登记。“我们那会很时髦,没办婚礼,决定旅行结婚,去厦门浪漫了一把。”
      但命运却从来不是完美无缺的,由于工作太忙,吴婵香的身体一直不好,以致习惯性流产。
      消息传开,许多人主动牵线,为他们寻找领养的孩子,但小两口拒绝了,他们觉得这辈子有学生就够了。
      在学校,温老师两口子永远是最温暖的存在。丈夫天生好动,整天扑在运动场,妻子生性安静,总是窝在家里料理家务,一动一静,天作之合。从年轻到年老,两口子的家,从没有搬离学校。
      13年前,温文彬退休,吴婵香感觉总算能回县城的房子过一段惬意日子了,但温老师说“再等我5年,不然我的工作没人顶得了。”
      可这一等,就是12年。2013年,吴婵香被查出癌症,温文彬这才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全身心地照顾妻子。
      终于,同年11月,吴婵香走了,照顾她的许多护士都哭得像亲生女儿。温文彬,也因为过度操劳,住进了医院。
      妻子的离去,让温文彬提出了这辈子唯一的私人要求,希望能在学校为妻子办一场追悼会。
      参加过追悼会的学生庄丹薇哭着回忆,“开始,校长致辞我们都还忍着没哭,可当温老师用沙哑的声音说出‘我的爱妻’四个字,所有人泪如溃堤”。
      温文彬曾经对妻子说,“你要走在我的前面才好,这样我就可以照顾你一辈子”。

我还有梦想

      在厦门,甚至在全福建的小、中学体育教育界,很多人都知道竹坝的孩子,还有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师。
      温老师总是不服输,他尤其不希望山里的孩子在运动上输给城市的孩子。
      在学校的荣誉室里,摆满了与体育相关的奖杯和奖牌,有许多都是全国级小学比赛的冠军。
      最为外人称道的,是温老师带领竹坝中学夺得厦门市运会女子排球“十连冠”的梦幻战绩。
      站在这些成绩的背后,温老师从没有给自己放过暑假,从没浪费每个放学后,甚至夏天的中午,他也放弃午睡自己练球。
      在竹坝学校,即使临近期末考试,体育课也会雷打不动地进行。因为场地积水,学生们总是喜欢赤脚练球。
      上课、训练和比赛,就是温老师的一辈子。这是许多学生提起温老师时的泪点,他们中很多人的父母,也是温老师的学生。
      暮年,“三高”缠身,温老师却还有更大的心愿。
      他希望能把山里的孩子,带去台湾,和那里的孩子踢几场友谊赛,尽管对方多次邀请,学校却实在拿不出来往的路费。
      去台湾,是温老师的最大目标。给我的孩子们筹来一些像握力器、足球这样的运动设备,温老师也常常挂在嘴边。
      一辈子,要怎样才算成功?73岁,心怀梦想,单纯得像个孩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作者:王龙志  吴晶晶  陈思宇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 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扫描二维码,为厦门山村小学生和73岁老师献爱心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