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捐款

大闽网携手腾讯公益,用更方便、规范的方式,呵护大家的爱心。大家可通过以下方式奉献爱心,加入支持腾讯快乐运动场公益项目的社会爱心群体。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右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捐款数额可手动更改)。
PC端捐款,请点击
  •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132

  • 全能神带走了我们的奶奶

          2014年4月19日下午2点左右,在福建的一个小村庄,原本沉浸在太爷爷去世悲痛之中的连家,突然一阵骚动。50岁的邓素蓉牵着1岁的孙子和6岁的孙女,对峙着家族的一众亲戚。

    离家出走

          就在刚才,亲戚的一通报警电话带走了一位来村里看望邓素蓉的全能神教友。“你们凭什么管我的事?大家各信各的,我信什么关你们屁事?”邓素蓉一人瞪着站在周围的亲戚,情绪激动。双方争执不下,邓素蓉愤而转身,推着载着1周岁孙子的婴儿车,离开了丈夫的兄弟家,走进200米开外的老房子。
          回家不久,另一位教友到来,邓素蓉急忙示意让她离开,教友听说有人被抓,神色慌张地骑上电动车,逃出了村庄。
          1个多小时后,邓素蓉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推着婴儿车走出家门。她把孙子孙女、户口本以及孙子的出生证明,放在丈夫兄弟家的家门口,骑上稍显老旧的电动车,扬长而去。
          邓素蓉离家出走了,去追寻她心中无所不能的“神”。她说,信全能神,就能享受荣华富贵。

    初信全能神

          邓素蓉信全能神快2年了。2012年,村里的一位妇女将几名全能教信徒带到了邓素蓉家里。他们常常在晚上八九点,聚集到邓素蓉家的老房子里,在十一二点一起离去。来邓素蓉家拜访的信徒多为中年妇女,偶尔有些中学生模样的年轻姑娘,来的人每次都不大一样。
          入教之后的邓素蓉变得神秘兮兮,和周围人的交流慢慢变少。原本经常和亲戚邻居聊家长里短的她,不管聊什么话题,总能把话题引向全能神,积极地劝说周围的亲戚邻居入教。
          她告诉亲戚,末日快来了,电视新闻上报道的地震、车祸都是全能神在惩罚不相信他的人,末日一到,“神”会消灭所有不信他的人,而信徒们将存活下来,到时世界上所有的房子车子都是他们的,想住几间房子就住几间,想当什么官就当什么官。亲戚反驳她说这些都是唬弄人时,邓素蓉立马让对方打住,低声劝不要乱讲,“神”会听到,要遭报应的。

    没有依靠的生活

          50岁的邓素蓉发长及肩,身材有些发福,衣着朴实,文化程度不高,和很多普通农村妇女没有多大差别。25岁时,一番媒妁之言让她从四川的一个贫困小农村,嫁到了2050公里之外福建的一个小村庄。在这个不大的村庄里,带着四川重庆口音的外地媳妇并不少见。村里的许多家庭或多或少地都有亲属在海外生活,村委会的大楼气派地矗立在村口。
          婚姻并没有给邓素蓉带来幸福的生活。好赌的丈夫偶尔会出去开车赚钱,但常常钱还没进口袋,就被他输光了,酒喝多了,心情不好了,对邓素蓉就是一阵打。孤身在异乡的邓素蓉除了默默忍受,想不到其它办法,只能在村里的工厂工作,拼命地打工赚钱贴补家用。
          后来,丈夫因为偷车被抓入狱,留下了邓素蓉和两个年少的儿子。这两个儿子也没让邓素蓉少操心,早早辍学,打架闹事常有他们的份。2012年,大儿子因为打架斗殴被捕。2013年儿媳妇在生下小孙子后,回了娘家,随即出国,至今毫无音讯。
          邓素蓉一人照顾着刚出世的孙子和少不更事的孙女,住在民国时期留存下来的破旧老房子里。老房子已经所剩无几,它被气派的小洋楼包围着。邓素蓉家的房间十分昏暗,她和孙子孙女挤在一间房,两张床并排放着,衣服杂乱无章地堆在衣柜里、桌上、椅子上。
          亲戚邻居们偶尔会拿钱救济他们,邓素蓉依旧到处打零工维持生活,挑砖、洗车什么都干。一次,邓素蓉受雇到工地上拔木板铁钉,烈日之下,尖锐的铁钉刺穿了她的脚掌,血流不止。长期的劳累导致邓素蓉突然面瘫,七拼八凑好不容易借了2000块钱到福州看病,却在医院门口遭遇骗子,换了一堆没用的中草药回家。 除了打工和照料孩子,偶尔到亲戚朋友家串门,邓素蓉几乎没有其他生活。

    被“全能神”蛊惑

          像邓素蓉这样历经生活不幸的妇女,是全能神信徒传教的主要对象之一。留守的老人、受疾病折磨的病患也很容易在全能神信徒的“情感攻势”下,到“教会”里寻求寄托。对邓素蓉们来说,全能神像是封闭无望的世界中,突然出现的一根稻草,在还不知晓这稻草是救命还是夺命之前,他们凭着求生的本能一把抓了上去。
          在拉新人入教时,信徒会先摸清锁定对象的家庭情况,撬开对方的弱点,布置好分工,定期频繁到锁定对象家拜访,不时带点小礼物,偶尔还会给点钱解决燃眉之急,总之就是千方百计地拉近关系,塑造“信全能神的都是大好人”的形象,再潜移默化地向对方灌输全能神的教义,甚至利用“美色”,一步一步将人引诱进教。
          在全能神用来训练传教人的书面材料《东方闪电摸底铺路细则》中,清楚地交代了“摸底铺路当具备的一些常识”,如“到人家勤快一些,不懒惰。一起生活习惯随着人家,不挑吃”,“在必要的时候向神起誓,让神咒诅自己……会哭或跪下祷告,说话诚恳,哭的让人感觉是出自内心的,不是装出来的”……细则中还明确说明了“摸底的方式及怎样获得最佳果效”、“怎么开始谈话”等问题。从1993年黑龙江人赵维山歪解《圣经》,创立全能神开始,在蛊惑人心这一方面,全能神已经有了模式化的对策,洗脑的本领、演戏的水平绝不亚于传销组织。

    “信全能神就能享受荣华富贵”

          未入教之前,和大部分村民一样,邓素蓉在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到村上的庙里烧香拜佛,祈求平安。但每月的虔诚敬拜并没有给邓素蓉带来盼望的安定,她曾对亲戚说:“拜了也没用。”
          全能神信徒频频来访,每次都会带些孩子喜欢的饮料、牛奶或者奶粉。邓素蓉平时省吃俭用,晚上几乎不开灯,但只要教友一来,家里就彻夜通明。邓素蓉掏了几百块钱向教友买了一套MP4音视频,里面充斥着各种末世言论和灭世论,还有一些流行歌曲改编而成的教歌。捧着MP4听“神”的教诲,成为邓素蓉每天的必修课,无论是烧饭煮菜,还是喂鸡打扫,邓素蓉总要戴着MP4,紧跟“神的话语”。

          被邓素蓉当成宝贝的还有几本有关全能神的经书。书用普通的报纸包着,每晚睡前,邓素蓉会郑重其事地把书收进一个塑料袋子,挂在床头。书中同样宣扬着末世论和灭世论。
          全能神热衷于炒作“末日说”。据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全能神教的扩张进入一个高潮,他们对外声称地震是全能神对无知人类的惩罚,“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利用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以及趋利避害的心态,进行精神引诱。2012年,“末日说”愈演愈烈,信徒们走上街头,公开发放宣传资料,宣称地球将在2012年12月21日发生重大灾难。邓素蓉就是在这一年加入全能神。“末日说”谣言的流传,使全能神的发展再次进入一个高潮。12月21日日升月落地过去了,世界末日没有“如期”到来,许多信徒对全能神产生怀疑,退了教,全能神也渐渐曝光于越来越多人的视线之中。全能神邪教的曝光,让许多人惊觉自己的亲人朋友信的竟然是异端邪说。
          邓素蓉曾把书籍偷偷塞给侄媳妇,还叮嘱侄媳妇不要让家人知道,她说,被发现的话会被抓进监狱的,但是社会上很多富翁很多大官都在偷偷信全能神,因为全能神能帮助信徒获得更多的荣华富贵。“钱要自己努力赚,靠谁都不行。”侄媳妇不止一次试图挽回邓素蓉,但邓素蓉执着地相信,末日快来了,全能神会帮助她。渐渐地,邓素蓉不出外打工了,她甚至觉得正是全能神暗中指使,亲戚们才会不断地接济她。

    “我选全能神”

          风声紧的时候,全能神信徒一般用写暗号、传纸条的方式互相通知聚会点。全能神教规定信教初期(短至一年,长至三四年),不能让外人,甚至自己的亲朋好友知晓自己的信仰,因为“神降临中国作隐蔽的工”,要偷偷摸摸地配合“神”的工作,才不会受到外界“迫害”。等到信徒深陷其中,愿意为全能神献身,到时亲人好友的劝阻,只会换来信徒的以死相逼,或者离家出走。
          邓素蓉曾试图拉小儿子入教,让三四名教友绕着穿着内衣的小儿子旋转“作法”。小儿子头皮发麻,不堪忍受,跑到叔叔家求助,连说感觉有电流经过身体,睡觉时还断断续续说着“神啊,放过我”之类的话。母亲对全能神如此痴迷,小儿子十分不满,他质问邓素蓉:“选我,还是选全能神?”邓素蓉答:“全能神。”
          今年4月19日,小儿子的叔叔打通了举报电话,邓素蓉带着塑料袋装着的经书,骑着电动车消失在周店村,素来爱美的她一件衣服都没有带,只带走了一塑料袋的“神的话语”。

    “被抛弃的孩子”

          爷爷爸爸被捕,妈妈奶奶接连出走。1岁的乐乐和6岁的佳佳,独自守着空荡荡的老房子。
          伯父母将佳佳接到自己家,弟弟乐乐被送到伯母妈妈镇上的家里。奶奶走后,佳佳常常在睡梦中哭着醒来,伯母问她梦见什么了,倔强的她什么都不肯说,只是抱着大人使劲地哭。弟弟乐乐还不明白发生的一切,已经1周岁的他至今没见过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只知道饿了哭,开心了笑。
          佳佳家现在空无一人,老房子在大雨的接连冲刷下更加破败了,泛黄的石灰墙壁长出裂痕,潮湿的墙角冒出点点青苔,原本干净的天井地板,由于无人打理现在到处是鸡屎,附近的野猫躲进奶奶的被子里生了3只小野猫,家里的物品还原封不动地待在奶奶走之前摆的位置上,落满了灰。
          采访当天,佳佳拖着一袋子的照片,独自蹲在奶奶房间的木头门槛后面,借着外面的光,一本又一本地翻阅家人的相册,“这是奶奶,这是爸爸,这是奶奶抱着我,这是弟弟”……佳佳刚开始还自言自语,翻着翻着就沉默了,房间里只剩相册翻动的摩擦声。
          4月21日,奶奶离家三天后,打了通电话回家,交代佳佳的伯母在太爷爷的葬礼上不能给佳佳和乐乐披麻戴孝,因为不符合全能神的规矩。22日,奶奶又打了一通电话,拜托亲戚照顾好孩子,始终不肯透露自己身在哪里,要去哪里。这是邓素蓉打的最后一通电话。
          离开老房子时,佳佳抱着2本家人的相册和4本作业纸,走出了家门。两扇稍显笨重的木门在她弱小的身子后面关上,离下一次被打开的日子,似乎遥遥无期。
          (注:为保护未成年人,文中隐去详细地址,且未成年人均采用化名,敬请见谅)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作者:蓝宝兰  王龙志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 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扫描二维码,帮助小姐弟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