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捐款

大闽网携手腾讯公益,用更方便、规范的方式,呵护大家的爱心。大家可通过以下方式奉献爱心,加入社会爱心群体。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右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捐款数额可手动更改)。
PC端捐款,请点击
  •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519

  • 爸爸,我好痛

    “爸爸,你为什么不救我?”

          40岁的邹敏秀,第一次知道,“后悔”这两个字,是心头火辣辣的刺痛感,多少眼泪都浇不灭。

          “就算再烫也不该放手的,就算心疼也不该给妞妞换衣服的,更不该把她从老家带到身边……”

          43岁的徐平安,第一次觉得,“为什么”这三个字,是压在心头的一座山,堆满了女儿的爱与痛。

          “烫伤第一天,她意识模糊了,认不出我这个爸爸。第二天清醒了,她问我,爸爸你为什么不救我?”

          妞妞3岁了,是江西打工夫妻徐平安和邹敏秀的女儿。15天前,她跌进插着电热棒的滚烫水桶里,全身80%重度烫伤,至今还在解放军第180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

    3岁的妞妞 二次跌落热水桶

         “阿姨,我想回家,我想找妈妈”,昨天下午探视时,妞妞清脆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妞妞的四肢、腹部都缠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下是被撕裂表皮的伤口,只有头部能活动。目前,她正接受抗感染治疗。

          “这么小的年纪遭这么大的罪。”邹敏秀不敢回想那一夜,女儿惨痛的哭叫,撕心裂肺。

          夫妻俩在南安洪濑一家鞋模厂打工,事发当晚9点多,邹敏秀下班回到宿舍,让丈夫烧水,准备给妞妞洗澡。她上完厕所一出门,看到女儿正往热水桶退。“后面有水”,邹敏秀话没说完,女儿就跌进桶里了。

          桶里,电热棒还通着电。邹敏秀冲上前去抓起妞妞,却被水烫得松了手,妞妞又一次跌进桶里。妞妞大哭起来,邹敏秀想也不想地再次抓起妞妞,把水桶打翻了。滚烫的水,淹了邹敏秀穿着拖鞋的脚。正在屋里打电话的丈夫听到哭声才发现出了事,赶紧将妞妞抱到床上。

    哭到失声 重症室里挣扎

         女儿的惨叫哭泣,让这一对父母慌了手脚,“我们担心衣服黏在身上,第一反应就是给她换衣服。”看着妞妞的皮肤被剥裂开,两人心疼得咬紧牙。

         没多久,妞妞哭到没有声音。邹敏秀的弟弟闻讯后立马让朋友开车,把妞妞送往医院。妞妞裹着爸爸的衣服,静静躺在妈妈的怀里。“小宝宝别睡觉,醒一醒。”邹敏秀边哭边喊着妞妞,没发现自己没穿鞋,脚上已经脱了一层皮。

         半个小时过去,紧急处理伤口后妞妞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我听到别人的孩子哭,以为是妞妞在哭。”直到给妞妞办完手续,邹敏秀才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这些天,邹敏秀舍不得给自己治疗,待在租房养伤,看着手机里妞妞的照片,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她爱漂亮,一直念着要穿表姐送她的白色婚纱裙,烫得这么严重,以后怎么办啊。”

         她不停地责怪自己——第一次救妞妞时不该放手,怎么就没想到要给妞妞冲冷水,不该给她换衣服的。她甚至悔恨当初,不该不忍心把妞妞放在江西老家……

    几度昏迷 认不清爸爸

         妞妞情况不稳定,一个晚上要醒来好几次,有时还要换药,徐平安每天守在医院,黑眼圈也越发明显了。比起今年9月时拍的全家福,徐平安两鬓白了很多。

         护士在妞妞身上,找不到可以插针头的地方,只能在她头上注射。妞妞已经哭不出来了,只能弱弱地喊痛。几度昏迷时她说着梦话,“这是烫水,那里也是”,迷糊时,她认不清病床边的爸爸。

         “妞妞对不起,不是爸爸不救你,是我当时没看见。”徐平安难过得颤抖,因为女儿清醒时问了他一句话:“爸爸,你为什么不救我?”

         徐平安说,妞妞以前很爱问“为什么”,平时上班太忙,总是觉得妞妞很烦。可如今,妞妞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就这么一个“为什么”,让他心酸落泪,只希望女儿快点好起来,多烦烦自己。

    哭到失声 重症室里挣扎

         女儿的惨叫哭泣,让这一对父母慌了手脚,“我们担心衣服黏在身上,第一反应就是给她换衣服。”看着妞妞的皮肤被剥裂开,两人心疼得咬紧牙。

         没多久,妞妞哭到没有声音。邹敏秀的弟弟闻讯后立马让朋友开车,把妞妞送往医院。妞妞裹着爸爸的衣服,静静躺在妈妈的怀里。“小宝宝别睡觉,醒一醒。”邹敏秀边哭边喊着妞妞,没发现自己没穿鞋,脚上已经脱了一层皮。

         半个小时过去,紧急处理伤口后妞妞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我听到别人的孩子哭,以为是妞妞在哭。”直到给妞妞办完手续,邹敏秀才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这些天,邹敏秀舍不得给自己治疗,待在租房养伤,看着手机里妞妞的照片,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她爱漂亮,一直念着要穿表姐送她的白色婚纱裙,烫得这么严重,以后怎么办啊。”

         她不停地责怪自己——第一次救妞妞时不该放手,怎么就没想到要给妞妞冲冷水,不该给她换衣服的。她甚至悔恨当初,不该不忍心把妞妞放在江西老家……

    全身烧伤80% 一挣扎就流血

         昨天,妞妞洗了最痛的一个澡,她的治疗进入一个新阶段——清理死皮。住进医院后,妞妞从不曾这么哭过。她一挣扎,身上就会流血,清理完死皮,妞妞也哭得没力气了,虚弱地躺在床上,还发着39°高烧。此前由于没钱,妞妞停药两天。

         妞妞的主治医生魏医生介绍,妞妞的情况比较严重,全身烧伤80%,目前在抗感染阶段,等皮肤抗感染期过后,就要进行植皮手术。由于烧伤严重,起码要做3次以上手术,因为孩子的病情比较不稳定,医疗费用估计也要20万元。

         去年,徐平安在老家盖了一层平房,今年还清了欠下的4万多元债。本以为家里没什么负担,他才把妻女都带到泉州打工。谁知道,竟会发生这事。

         妞妞住院十多天花去5万多元医药费,其中2万元是徐平安找老板借的,还有的是找朋友东拼西凑来的。徐平安甚至动了卖房子的念头,可是,老家农村的房子,一时半会也卖不出去。

         徐平安又愁又苦:这巨额的手术费,要怎么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作者:尤燕姿 林莉莉 夏鹏程   本期编辑:蓝宝兰 周佳霓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 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扫描二维码,帮助被烫伤的妞妞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