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女儿

如果不治疗 她只能活3个月

      “你女儿的病确诊了,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2014年的最后一天,奔波了几天的李智全在医院的办公室等来了这一消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李智全脑中“轰”地一下一片空白。12月,4岁的女儿李婧恩的身上渐次长出一个个小血点,额头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淤青。26日,李智全在医生的建议下,将女儿送到泉州第一医院住院做检查。检验单一张一张地从窗口递出来,女儿患上白血病的可能性随着检验单厚度的增加不断上升,医院病友也一再提醒他“这太像白血病了”,但李智全不愿相信,“除非百分之百的确诊,不然我谁都不信”。

      12月31日,确诊的消息终于出来了。李智全突然觉得世界一片安静,耳朵里只听得到妻子低低的啜泣声。医生告诉李智全,如果持续做化疗,小婧恩很有希望回归正常的生活,但如果不治疗,小婧恩或许撑不过3个月。

      去哪里筹钱给女儿治病?这个问题重重地砸进李智全的脑袋。

      半年前,李智全因为生病被老板辞退,失业至今,妻子一直没有工作,家中的积蓄快要见底了。而化疗的疗程往往需要两到三年,花费极大。

父亲上街卖画 筹钱治病

      卖画!只能卖画了。只有卖画了。李智全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一个办法,“除了画画,我没其他本事了”。初中未毕业就辍学打工的李智全,失业之前一直靠着画画的技能在一家工厂当彩绘工。

      将家中仅剩的一万多元积蓄存进医院的账户后,李智全买来一大叠画纸和一盒画笔涂料,在女儿的病床旁支起一张小桌子。照顾女儿之余,李智全就缩着身子坐在窄小的幼儿塑料椅上,靠在低矮的桌子上涂涂画画。描线、上色……一张、两张……蜷在角落的李智全在嘈杂的病房里显得格外另类。

      处理完医院的事情之后,李智全只身来到车水马龙的街头,他选了一个人流量比较大的角落,将画好的作品一一地从一个白色塑料袋里拿出来,就着路边的灯光,整齐地摆放在地上。在一堆色彩各异的画当中,一张写着“卖画救女儿”的白色素描纸显得格外扎眼。行人慢慢聚集过来,人们对“卖画救女儿”这几个字背后的故事好奇不已,得知了李智全家里的情况后,有人低声地议论“会不会是骗人的”。围观的人一波一波地聚集,一波一波地散开,一幅画10元钱,买画的人屈指可数,“一个晚上大概能卖出十几幅画吧”。有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塞给李智全100元,选了一幅画就走了。这样的好心人,李智全不时会碰上几个。

病房里 小婧恩沉默寡言

      病房里,瘦小的小婧恩坐着沉默不语。长时间的输液让她疲惫不堪,脸色苍白。由于担心交叉感染,李智全和妻子戴灿灿很少带她出房走动,偶尔,小婧恩会因此闹点小脾气。戴灿灿说,刚进院那会儿,女儿对住院非常抗拒,好几次试图把手背上的输液管扯下来。那时候,小婧恩常常问她:“为什么我要待在这里?为什么我不能出门?”

      和李智全一样,小婧恩对画画十分痴迷。婧恩心情低落时,李智全会把小桌子搬到病床上,她就会乖乖地依偎在他身旁,尚存微光的小眼神紧跟着画笔笔尖来回游走。之前,李智全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并不亲近。婧恩的弟弟出生后,年幼的她被送到外婆家抚养,加之李智全对她要求严格,婧恩很少在他面前表露活泼好动的一面。身体不那么虚弱的时候,婧恩会伏在爸爸的小桌子上画画。红花、绿草、太阳、大树……这些天真烂漫的景物是她最喜欢涂抹的对象。

      为了让婧恩开心,戴灿灿每天都会给她扎好看的发型。和很多小姑娘一样,小婧恩很爱美,每当梳发整理完毕,她就开始为志愿者送来的小玩偶梳头发、贴蝴蝶结。戴灿灿在一旁看着自顾自玩的女儿,心疼和难过的情绪在心中交织。如果能治疗下去,小婧恩一头的长发终有一天会渐次脱落,那时候要如何安慰她?但最令她害怕的是,如果没钱治疗,自己能这样看着女儿的机会还剩多少?

      画笔笔尖摩擦纸面的声音在身旁微弱地响起,这声音能跑过病魔的速度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文字 :蓝宝兰 图片:周佳霓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