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捐款

大闽网携手腾讯公益,用更方便、规范的方式,呵护大家的爱心。大家可通过以下方式为陈某福奉献爱心,加入社会爱心群体。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右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捐款数额可手动更改)。
PC端捐款,请点击
  •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796

  • 麻风岛最后的“病人”

    孤岛生活 失去手指

          52岁的陈某福已经不记得自己的手指是在哪一年被截掉的。因为麻风病引起的神经坏死,他的8个指头被截去,双手变成了两个略显僵硬的肉团,表面布满坑坑洼洼的伤口,有些地方已经发黑发硬,失去了感知痛的能力。

          1979年,16岁的陈某福在查出麻风病后,在父亲和相邻的劝说下,带着一些衣物,坐上小木船,和几位麻风病人一起被送上大屿岛进行隔离,从那天起,他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在这座距长乐市中心近10公里远的孤岛上,曾经生活过数百名麻风病患者。1953年,长乐大屿岛成为麻风病人隔离地,1950年代至1990年代,数百名麻风病人被隔离在大屿岛上那栋两层高的砖墙瓦房里,或痊愈,或病逝,或逃离。

    被隔离、被遗弃的麻风人生

          陈某福刚到岛上的时候,那里住着40多位病友。长乐市皮肤病防治院的医护人员每周定期到岛上,为病人检查身体,治疗疾病。麻风病常常伴随着神经坏死,患者的身体会逐渐溃烂,肢体面目变形,甚至残疾。有些患者忍受不了生理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选择投江自杀。

          在这座岛上,死神时刻潜伏着,时不时敲响回收生命的权杖。陈某福还记得,某一天早上,他还在给一位患肝癌的麻风病老人喂水,当天晚上,那位老人就病逝了。陈某福亲手将老人埋葬在大屿岛的一块斜坡上。

           当时,在靠近大屿岛的洋屿村,有一间房间专门存放棺材,岛上一有人病逝,皮肤病防治院的工作人员就把棺材拉过江。没有亲友认领的遗体统一被埋在岛上。在岛上生活的36年里,陈某福埋葬过一位又一位病友,刻过一个又一个墓碑。每年清明,他都会为埋在岛上的病友们清扫坟墓。

          被隔离的麻风病人几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岛上的麻风病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在空闲的土地上开垦田地,种植蔬菜粮食。

          站在大屿岛的空地上,一眼就能望见对岸村庄的民房,但对麻风病人来说,对岸的炊烟、灯火是可望不可即的曾经,这横跨在岛屿与陆地之间的1公里江路是最遥远的距离。

    被活埋、被烧死的麻风病人

          数千年以来,麻风病一直被视作污秽的绝症,人们认为麻风病人品行低劣,是因为得罪了鬼神而受到惩罚,或是因为前世做了坏事,今生得到报应。麻风病被视为洪水猛兽,麻风病人成了人们唯恐避之不及的毒瘤。除了要承受生理的疼痛,他们还要忍受人们的歧视、侮辱,甚至残害。

          据记载,1929年,龙岩武平县国民党驻军强迫麻风病人自行挖坑,活埋80余人。福州闽侯县麻风病人陈阿麻服鸦片自杀,一时昏迷,乡亲们将其装进棺材,封棺之时病人突然苏醒惨叫,众人还是把棺材钉死。1949年,漳州东山县30多名麻风病人被驱逐到荒无人烟的白点岛,其中6人活活饿死……

          迫害麻风病人的惨剧还发生在家族亲人之间。龙岩武平县的钟某将妹妹锁在屋内,放火烧死。女子钟某某不堪乡邻的压力,说服患病的丈夫自杀,其夫穿上新衣,饱餐一顿,就被抬上山活埋。一男子将患麻风病的母亲赶入山洞,用石头将洞口堵上,将生母活活闷死在洞内……

          陈某福没有遭遇过这种惨痛的经历,但他和许多麻风病人经历了另外一种悲剧——被隔离在孤岛上,失去了选择的自由,彻底与社会脱节。

    麻风村隔离成为历史

          解放前,麻风病防治工作没有得到政府的重视,病人常常流离失所,流落街头行乞。当时国内的麻风病院十分有限,多为外国教会所办。1950年代,新中国政府在全国各地兴建封闭式的麻风院、麻风村。麻风院主要收容现役军官、机关干部、企业职工、高等学校学生中的传染性病人;麻风村主要收容一般群众中的传染性病人。

          福建依山面海,适合麻风菌生长,曾是麻风流行的高发区之一。据调查与推测,1952年,福建全省有麻风病人14468人左右,当地政府釆取了“收容隔离为主,治疗为辅”的方针。当时的麻风病人或自愿、或被强制入住麻风病村或麻风病院。

          19世纪中叶以后,设立麻风病院收治麻风患者,成为世界各国普遍釆用的隔离措施。而1958年第七届国际麻风大会认为,“强制隔离是不合时代的错误,应予废除,仅在有特别指征时,才需入院治疗”。

          1970年代后期,大屿岛麻风病院的病人逐渐痊愈,部分返回老家,部分被转移到长乐天台山麻风村。1980年代,联合化疗问世,“化学隔离”替代“人身隔离”,麻风病成为低传染疾病,住院、村隔离制度逐渐被废弃。

    麻风岛上最后的“病人”

          当初一起住在岛上的40多位病友,有些相继离世,有些陆续回到亲友身边,如今只留下陈某福和一位麻风病人的遗孀守着这座30亩大的岛屿。有些病人康复后,仍然选择留在大屿岛,即使他们的亲人健在。几十年的隔离,让他们难以适应外面的生活。之前有一位失去了一只腿的病友住在岛上,两三年前,年纪渐大的病友接受了子女的请求,返回老家。陈某福说自己没地方可去,父母早已离世,老家没有房子,而自己双手残疾,不识字,无法谋生,还不如继续住在岛上。

          虽然肢体有缺陷,但在日积月累的磨练中,陈某福练就了一身本事——种植蔬菜瓜果,铺路,修船,打水,织渔网……偌大的大屿岛被打理得井井有条。除了政府每个月240元的补助,陈某福有时会把收成的蔬菜运到附近的村庄集市,换取一些生活费。2001年,长乐当地政府为麻风岛上的康复者建了一座水泥房,陈某福搬出了那栋当初用来隔离病人的砖瓦房。

          52岁的陈某福对接下来的晚年生活一无所知,他至今孑然一身,每日相伴的只有呼呼作响的江风。因为麻风病史、肢体残缺,许多康复的麻风病人难以成家,生活需要亲友接济。

          大屿岛“世外桃源”般的环境,对陈某福来说,对曾经被隔离过的麻风病人来说,意味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无情隔绝,麻风病是早已痊愈的疾病,也是无法完全摆脱的顽疾。患病之前,陈某福经常跟着父亲跑到福州做点小本生意,他曾经想当一名商人。在那个谈麻风色变的时代,麻风病剥夺了他们的一切幻想与计划。

          如今,陈某福可以自己撑船过江,对岸的村庄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地方,然而,在那个对岸,他始终找不到一盏灯火可以照亮他的生活。天一黑,他终归要独自撑船回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作者:图/周佳霓 文/蓝宝兰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 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扫描二维码,帮助陈某福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