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捐款

大闽网携手腾讯公益,用更方便、规范的方式,呵护大家的爱心。为涉毒家庭儿童众筹生活费,为他们的童年驱散毒品的阴霾。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右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捐款数额可手动更改)。
PC端捐款,请点击
  •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3481

  • 我的吸毒爸爸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目前,我国累计登记在册吸毒人员已超过340万人。仅福建省,截至2016年就有超过10万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每一个吸毒者的经历,都不仅仅是其自身的挣扎和堕落,也往往包含着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与风雨飘零。而对部分吸毒者的子女来说,吸毒的父母无异于是他们童年的阴影和梦魇。

       今年,大闽网携手福建省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和福建省公安厅关工委,走进一些典型而贫困的家庭,倾听吸毒家庭子女的心声。

    住在公路边的孩子

       福清市海口镇东岐村的一条公路边,有一个用塑料布和木头简单搭建起来的棚子。来来往往的车辆飞驰而过,扬起尘土和难闻的尾气。
        这里是小吉(化名)的家。
       小吉今年十岁了。他把一只出生没几个月的黑白色小奶狗抱在怀里,像是安抚一个小婴儿一样摇来摇去。
       “它...三年了...”被问到小狗多大的时候,小吉含糊不清地说出一句话。

       四五岁的时候,小吉一个人在公路上玩。一辆车飞驰而过,刹车不及,撞在他身上。因为没有钱及时治疗,从那时起他的智力就发展迟缓。十岁的孩子,却没办法好好说出几句话。
       就此,一个因为父亲吸冰毒而穷困的家,陷入了更大的不幸中。
       年迈的爷爷奶奶佝偻着身子,在棚外养了几只鸡鸭,勉强维持起这个家的生计。棚里的空气混浊,散发着一股许久没洗的衣服臭味。吱吱呀呀的电风扇、一张堆满了破旧衣被的床和看上去很久都没打开的电视机,是这个家所有的家具。
       小吉家里本来就没什么储蓄。在因吸毒而被强制戒毒前,小吉的父亲靠种植树木为生。每个月的吃穿用度后,几乎没有盈余。被捕之后,这份微薄的收入也断了。母亲不堪这个贫苦家庭的重担,离开了这个家。在那之后,所有的经济压力全都压到了爷爷奶奶身上。
       小吉的爷爷站在临时木棚门口,扶着“门框”看着小吉的身影。塑料袋被太阳烤得发烫。再过一段日子,到七八月的台风天,木屋根本抵不住狂风暴雨。小吉爷爷叹了口气。“我老了,”他说。“希望有好心人可以来收养他。以后等我们不在了,他又没有自理能力,要怎么照顾自己?”
       小吉站在不远处,抱着他的小狗,笑嘻嘻地转了一个圈。未来什么样?他不知道。

    “我不愿嫁人”

        “我不愿嫁人。”23岁的晓华(化名)咬着牙坚决地说。“就算男朋友不介意我有个吸毒的爸爸,对方家人如果知道了,肯定不愿意。”
       如果很多年前爸爸没有接触毒品,晓华还是那个让很多人羡慕的女孩子。“那时候在我印象里,爸爸是个慈父。”晓华说,“很多别人孩子没有的东西,爸爸都会买给我。”。
       一切“如果”在晓华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破灭了。不知因为什么,爸爸开始接触毒品,如今已经是多次进出戒毒所和监狱了。
       15岁的妹妹晓丽记得,自己叫爸爸吃饭的时候声音大了些,就可能遭到一顿毒打。用皮带抽、揪着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妈妈、奶奶过来劝架,但是拉不住。发狂的爸爸会拿起木棍,狠狠砸向奶奶的腰。
       一家人最充满希望,也最提心吊胆的,就是爸爸刑满从戒毒所被放出来的时候。一开始,他会和许多年前一样,买来水果孝敬奶奶,对孩子们温柔以待。但没过几个月,毒瘾就会像藏在身体里的虫一样蠢蠢欲动,每次复吸,就是新一轮苦难的循环。今年4月,刚出狱的爸爸更是因为涉嫌持枪再度入狱。
       谈到爸爸的时候,晓华的语气里只有满满的恨意。“我和我妈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希望他死在监狱里。” 她提高了嗓门。
       “如果不是他,我爷爷也不会这么辛苦。”
       她的声音忽然轻了下去。忍了忍,她的眼眶开始湿了起来。晓华压着自己有点发哑的哽咽声说,“我爷爷也不会这么早去世。我觉得他好年轻啊。我们还没有上大学,我们还没有结婚生子……”
       她终于开始轻轻抽泣起来。“他特别疼我们。”
       爷爷去世之后,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也断了。家里还有上学的弟弟妹妹要供,一家五口还要过日子。作为长女的晓华,开始承担起这个家所有的开销。
       许多和她同龄的女孩子,会在空闲的时候精心挑选好看的衣服,学会化妆,约上朋友或是伴侣逛个街看个电影。晓华几乎不打扮自己。她用黑色的皮筋把头发草草地扎成一个髻,把碎发挽到耳朵背后。
       她也很少会把钱用到看电影、吃大餐上。身为幼儿园老师的她,月收入才不到2000。但这是五口人每个月所有的开销来源。
       矮矮的房子是凌乱地用砖堆起来的。房里房外都没有上漆。横梁上积了一层灰,墙上因为下雨隐隐地透着霉斑。天花板用木条拼凑起来,再盖上薄薄的瓦。这天下雨了。雨水顺着屋顶的缝隙一滴一滴流到房间里,慢慢地就在地上形成一洼。
       上初中的晓丽一开口,眼泪就像没有阀的水龙头一样流了下来。“从小到大,因为有这样的爸爸,别人会嘲笑我。总是受人家排挤。”小姑娘揉着手,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
       但是对于记忆中恶魔般的爸爸,她却有着更加复杂的感情。“毕竟他生了我。”
       晓华和晓丽的家门口,绑着三个破破的大红灯笼。风吹过来,已经抽出线的穗穗在风里摇着。晓华在想的是,下个月全家的开销要怎么办呢?

    请给无所依靠的他们一个肩膀

       “接触毒品的父母用许多理由来向外界解释为什么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压力太大、交友不慎、不知道危害这么大……
       而他们的孩子,却在这些无辜的理由背后,和他们一起承受着本不该经受的痛苦,和本不该承担的责任。
       和晓丽一样,很多孩子还小,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意思。但晓丽想长大。“好好学习,出人头地,为这个家争光。”说到这里,她停止了哭泣。未来一定会变得更好。因为“童年”似乎看起来不能更糟。
       小吉不知道爷爷奶奶的担忧。
       天气有点热,他好几天没洗澡了。对了,棚里没厕所,每次都得到田里去,怪麻烦的。
       如果房间里能稍微凉快一点,晚上虫子可以再少一点,那大概就是最快乐的事吧。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作者:策划/视频 王龙志 谷贤瑛 刘秋雯  外联 赵碧华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 邮箱:2192563276@qq.com

    网友评论

    扫描二维码,为涉毒困难家庭儿童众筹生活费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