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捐款

大闽网携手腾讯公益,用更方便、规范的方式,呵护大家的爱心。大家可通过以下方式为乡村孩子奉献爱心,加入社会爱心群体。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右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捐款数额可手动更改)。
PC端捐款,请点击
  •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2174

  • 看不见的未来

      刚下课,欣欣(化名)把迎面走来的老师叫成“阿姨”,同学哄堂大笑。

      欣欣的视力只有0.1,认错老师的尴尬常常发生。今年10岁的她,出生在南平浦城县井栏村一个有严重眼疾的家庭。

      父亲詹建斌近乎失明,而早在4年前,女儿的视力也陡降到0.1。倚靠听觉,詹建斌学会操作3米高的碾米机,靠它养活一家3口。

    视力0.1的世界长什么样?

      裸眼视力0.1,相当于站在距离视力表5米的地方,只能依稀分辨出最大图标的开口方向。如果拿近视眼打个比方,这个数值趋近650度。可欣欣的视力情况,并不在屈光不正(近视、远视、散光)之列。

      发现女儿视力出问题后,詹建斌和哥哥带着欣欣四处求医。2014到2015两年间,他们跑遍了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北京武警总医院等多家大医院。医生确诊为:遗传性视神经萎缩伴有斜视。

      这意味着,她的双眼已经无法依靠眼镜矫正视力。即使与人面对面,她的眼神也像望着远方……

      开3个月的药要2万多元。詹建斌拿着武警总院维持视力的中药处方,东挨西问,终于在网店里找到药商自己配了药。2年来,欣欣每天早晚都按照这份处方,吞下她早已习惯的苦水。

      在广袤的中国乡村,像欣欣这样视力困难的孩子绝不在少数。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中国科学院、美国斯坦福大学组织的一项抽样调查发现,农村小学生的平均近视率为24%,农村初中生的平均近视率达到57%,而未得到矫正的近视学生比例高达90%。

      今天起,腾讯大闽网携手共青团福建省委、福建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联合发起“为乡村点睛”的公益项目,为福建9地市试点乡村儿童视力筛查,免费配镜,为贫困家庭患有眼病的“欣欣们”提供医治补助。

      详细了解“为乡村点睛”项目>>【90%山村近视儿童不戴眼镜 “为乡村点睛”给孩子们免费配镜

    一份四年级的家庭作业 她要做到夜里11点

      看不清一点不妨碍欣欣自己绾起漂亮的长发。7点半上课,在天色还微微发蓝的清晨6点,她早早爬出被褥,要花20分钟梳头,再挑选5、6个中意的发卡戴上。可是斜视和弱视对外貌产生的影响,让人很难脱口赞美这个原本标致的姑娘。

      课堂上,全神贯注的她看起像个常开小差的孩子,总比同学慢半拍。一下课,小伙伴欢脱地冲出教室游戏,她却只是小小移动身子,偶尔在教室里和同桌说笑,日常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教室和5分钟脚程之外的家。

      国道边上留给行人的小径就是欣欣上下学的必经之路,她常常弓着背低头提防脚下的路障,脊柱弯曲的程度比同龄人更严重一些。

      天气晴好的傍晚,欣欣缩在屋前的椅子上写作业,父亲在屋里碾米,这几乎是詹家最温馨的生活画卷。脸快贴上习题本,欣欣才能看清笔划不复杂的字。一份四年级学生的普通作业,最晚的一次,她直到夜里11点才写完。因为阅读和书写吃力,做不完试卷,她的成绩保持在班级中游。

      这幅拿下98分的大树图,是她幻想着家门前蓬勃生长的树苗的将来。未来,欣欣眼中的世界也许还有机会重返鲜艳。

    失明父亲靠听觉谋生 一台碾米机养活3口人

      “我小时候就看不清了,等到家里人带我去医院,医生说我的眼睛救不回来了,之后也没有再去治。”碾米机上的几颗按钮用透明胶带包裹着,这是詹建斌用触觉标记故障部件的凭证。从视力渐渐模糊到两眼只有光感,他记不清经过了多久。庆幸的是,发现女儿欣欣的视力问题时,还有医治的可能。

      碾米机启动时发出轰隆巨响,普通人都会下意识离这个庞然大物远一点。詹建斌卯足劲抱起一袋30斤的稻谷倒进碾米机,一只手拦在谷子流下的每一个必经管道前,确定没有谷子流下来,再把对应的开关关掉。学会用这台碾米机,詹建斌苦练了半年多。邻居生病当不了帮手,他绷紧头皮给人碾米才真正学会独立操作。一个视力健全的常人熟练掌握它只需要1天。

      金黄的稻谷褪去外壳,像雨一样流进碾米机末端相接的塑料桶,滋养着詹家的生计。詹建斌靠近桶边,伸手搓揉米粒确认这次碾米的质量。“临江镇几个自然村用碾米机的都是女人,男人都去干收入更高的活了”,熬过他不敢用,别人也不敢让他碾米的几个月,现在,这台3万多元众筹买下的机器,生意好的时候,每月能给一家3口带来1000多元的收入。

      但欣欣一年喝药维持视力的费用需要15000多元。大部分药费开销都落在欣欣70多岁爷爷的肩头。老人平时在县城工厂里当保安,趁周末把网店寄来的中药挑拣、分装成单次熬药用的小包。“我老婆智力比较差一点,只能煎药和做一点家务”,詹建斌整理着地上的药包,“我欠他太多了,以前替我养家给我筹钱买碾米机,现在还要帮我治女儿。”

      好在欣欣的视力暂时稳定在0.1,“要是再加深,她就不能上学了。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当时早点去医院,会不会现在我的眼睛好好的?”

    两个年级70个孩子屈光不正 只有不到10人戴眼镜

      “我们班除了欣欣看不清楚,还没有人戴眼镜呢”,和欣欣同桌的小姑娘习惯性挽着她的手下楼,格外照顾这个特殊朋友。根据临江中心小学黄老师了解到的情况,即使是高年级,一个班里戴眼镜孩子左右不超过4个,孩子们的视力状况应该普遍没问题。但一次小范围视力筛查的结果却让老师们都惊讶不已。

      校长告诉大闽网,学校已经好几年没有收到组织学生定期体检的通知,现在全校1000多名学生的视力状况仍是个未知数。大闽网、共青团福建省委、福建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集团南平华夏眼科分院的医务团队联合组织义务筛查了四年级、六年级共353名小学生的视力状况:

      四年级被初步筛查的174名学生中23人有视力问题,其中包括欣欣在内有2人斜视,其他孩子有不同程度的屈光不正,而这些学生中仅有2人佩戴眼镜。

      眼部屈光不正的学生比例在六年级飞速增加,在初步筛查的179名六年级学生里就有50人。但通过配镜矫正视力的人数不足8人,未矫正率接近90%。

      前往临江中心小学筛查视力的庄永军主治医师坦言,乡村青少年和家长在认识视力问题上还存在很多误区。15岁以下的青少年眼部未发育完全,配镜时需要散瞳验光反映双眼真实的视力情况。可是正规医院难以辐射偏远山村,一些家长贪图省事直接去路边眼镜店查度数配镜,假性近视或轻度远视的孩子被误诊为近视,戴错镜片,近视度数更快加深。

      近视很平常,高度近视却很危险。

      国际眼科学术会议公开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高度近视及并发症已经成为常见的致盲原因,占据总致盲率20%。如果一个孩子在小学低年级就患上近视,根据眼球正常的屈光发育规律推测,未来他很有可能成为一名高度近视患者。就像欣欣的父亲,高度近视者又会通过遗传机制影响下一代的视力,最终造成难以破解的恶性循环,吞噬着孩子看得见的未来。

    近视了怎么办? “把座位换到前排”

      在乡村,看不见就靠近点,而不是想象中的戴副眼镜。临江中心小学的黄老师告诉我,“小孩子近视看不清黑板,家长会让老师把座位换到前排”。

      陪伴孩子左右的父母尚且如此,对于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来说,养成正确的健康用眼习惯,更是一种奢望。以浦城县临江镇中心小学为例,每个班级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孩子是留守儿童,看护人缺乏基本的用眼意识。城乡差异导致山村儿童近视问题未被重视,视力问题又成为一双看不见的城乡差异推手,直接影响了农村孩子的正常学习,损害了他们受教育的质量。

      资料显示,2009年台湾学生的近视发病率高于大陆地区,但从2011年开始,台湾中小学普遍推行每天2小时的户外活动后,学生视力状况有了前所未有的反转,近视患病率按每年1%的速度下降。此外,台湾学校的护理师会在每个学期为每个学生测量视力,裸眼视力低于0.8的孩子就会转交给眼科医师诊治,并且法律对此有明文规定。

      而在大陆地区,多年未接受定期视力筛查的村娃比比皆是。在农村学生近视治疗纳入新农合之前,先将视力筛查纳入所有村庄中小学生体质监测范围,并将筛查结果、危害提示等信息及时通报学生本人、家长和学校,应该成为解决乡村儿童视力现状困局的第一步。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期作者:图/视频 李佳楠 吴杰 林钰雯 文/林钰雯   栏目投稿及征集线索 邮箱:2877509130@qq.com

    网友评论

    扫描二维码,为乡村孩子点睛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闽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