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新闻频道 > 厦门新闻 > 正文

为保拍卖资产 求好友告自己追讨“300万元”

2010年09月13日07:18台海网陈捷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为保拍卖资产 求好友告自己追讨“300万元”

“求你了,帮帮我,到法院起诉我!”

最近,被执行人刘某想了一个招,他虚构了一张借条,让好友充当原告来起诉自己,向自己追讨“300万债务”。这样,被拍卖的资产大部分就归好友了。

执行法官说,这样的情况,法官称之为“虚构诉讼”、“以诉讼对抗诉讼”。最近,厦门各区法院发现有不少原告和被告串通,虚构诉讼,侵害第三方的利益。法官说,这种现象应当引起警惕。

拍案

离奇债务 突然“欠”300万

去年年底,刘某就因负债,站上了被告席。据了解,刘某是经营酒店的,他前两年向张先生承包经营了位于同安区的一家酒店。但是,承包期间,他一直拖欠承包款,一共欠了132万多元。

为此,张先生将刘某夫妻二人告上法庭,由于这笔债务是刘某结婚后欠下的债务,法院裁定,既然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债务,不但刘某有还债的义务,就连他的妻子也应当共同承担。

债台高筑,名下的资产难逃被拍卖的命运,要如何尽量保住自己的资产?对此,被告刘某有自己的办法,他请自己的好友小王来起诉自己,追讨300多万元的“债务”。

这一次起诉,将完全改变被拍卖资产的分配。据了解,刘某夫妻名下的一处房产,可以拍卖近百万元。如果没有刘某的好友“插一脚”,这笔拍卖款就应大部分分配给原来的债主张先生。

但是,新增这笔“离奇债务”以后,张先生能分到的拍卖款就不到一成了。如果刘某的好友起诉成功,那么,大部分拍卖款将被小王拿走。当然,如此一来,好友可以再把从法院领到的拍卖款转还给刘某。

疑点重重 第三方提出异议

近日,债主张先生才意外发现,刘某突然间“冒出”了一笔300多万元的债务,这笔债务很蹊跷。离奇的是,这笔300多万元债务的主人,是一位80后的年轻人,这年轻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父亲是摩托车载客工,母亲是贫困的农民。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经调查,这位年轻人借款300万元给刘某,竟然没有转账记录。难道,这位年轻人家里随时藏着300万元的现金,可以一次性用麻袋装好“借”给刘某。

更蹊跷的是,刘某的好友第一次起诉时,只说自己借了20多万元给刘某。但是,时隔11天后,他又向法院追加起诉,说还有300万元债务。对此,连法官都质疑说,为什么第一次起诉不要300万元,只要20多万元?

对于刘某好友的 “讨债”,债主张先生向法院提出了异议,认为这是“虚构借条”。张先生说,这个好友小王还是一个80后年轻人,父母亲也很贫困,他本人也没有稳定的工作,缺乏收入来源,不可能拥有巨额财富。而且,双方没有银行转账记录,这样大额的钱不太可能是现金交付。因为小王不可能把这样大量的现金存放在家里。

法官调查 揭穿虚假诉讼

另外,根据被执行人刘某及其好友小王所说,这笔巨额借款是 “无息贷款”,这进一步排除了小王向他人融入巨资后再转借的可能。

因此,张先生认为,这是刘某及其好友在“恶意串通、恶意诉讼”,其目的是侵害张先生的合法债权。

还有,刘某说,向好友借款300多万元的原因是“流动资金紧张”,但是,他平时是从事KTV场所经营,长期拖欠张先生的租金和税收,而他每天收入的都是现金,又没付出租金,流动资金哪会那么紧张,需要借款300多万元。如果说,这笔借款是真实存在,资金又流向哪里?对此,刘某也说不清楚。

同安区法院执行局在接到张先生的异议后,对这一案件重新进行了审查。在审查中,刘某的叔叔老刘向法官说出了真相,老刘说,这300万元的债务是刘某和小王合谋欺骗法官,目的是想多分一些拍卖款。

难题

恶意诉讼 法院防不胜防

据介绍,最近,法官在执行工作中发现,不少案件在被执行人的财产进入评估和拍卖程序后,随后往往有几个以同一被执行人为主体的案件进入司法程序,这其中,不少都是恶意诉讼。

虽然,此类案件具有很大隐蔽性,但执行人员在实践中发现,这些案件存在一些共同的疑点。据同安区法院执行局局长许瑞敏说,在虚假诉讼案中,通常申请人为被执行人的近亲属或亲朋好友;执行标的大,多则上百万元,少则数万元;大多以调解结案;审理周期极短。

此类案件一旦进入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就有权依法按照各个案件债权额的比例分配被执行人财产。倘若当事人欲利用恶意诉讼方式实现非法目的,则不但会侵害真正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会造成司法资源严重浪费,损害司法公信力。

针对此种情况,同安法院建议:在立案阶段,应提高对恶意诉讼案件的警戒心理,严格审查,不断提高识别恶意诉讼的司法能力。另外,在审判执行阶段,建立和完善审前准备程序,详细质证原、被告双方款项往来的书面证据,发现有恶意诉讼嫌疑的,及时进行法律释明,明确告知其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防止恶意诉讼产生。

律师说法

三举措可治虚假诉讼

福建凌一律师事务所林志铭说,恶意诉讼主要是利用了“立案自由”、“调解自愿”这两项诉讼制度的漏洞。

其中,“立案自由”指的是当事人只要有明确的被告和具体的诉讼请求,法院就必须接受原告的诉状并立案,而不管原告诉讼请求有理与否,至于是否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留待开庭审理以后再作出判决。“调解自愿”指的是不管原告的诉讼请求有没有可靠证据,只要被告承认,双方就可以达成调解协议,由法院出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调解书。“立案自由”和“调解自愿”是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重要制度,如果取消,将严重扰乱诉讼秩序,甚至使一些案件无法审判。因此,尽管存在被利用的可能,但这两项制度不能取消。

对于利用这两项制度虚构借条,恶意诉讼的行为,林志铭律师认为,要靠完善审判监督程序来应对。首先,要赋予案外人对虚构借条、恶意诉讼的行为提请再审的权利。就是说,真正的债主发现债务人虚构借条、恶意诉讼,应当有权对该恶意诉讼提请再审,直至撤销判决;其次,此类案件应及时中止执行;第三,应当立法,将此类行为明确界定为诈骗罪,依其数额定罪量刑。

专家说法

严惩虚假诉讼重树司法威信

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健雄:虚假诉讼多发于财产纠纷案件中,例如通过虚假民间借贷转移离婚财产;通过虚假民间借贷转移企业财产规避破产风险;通过虚假民间借贷转移即将被法院执行的财产等情形。

如何应对虚假诉讼?对此,有人主张把虚假诉讼放在立案时进行处理,我认为这是不现实的。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只要起诉符合案件受理条件的,法院就应该立案。法院没有必要在受理案件时进行过于严格的审查而延长诉讼期间,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对案件进行严格的把握。由于当事人发动恶意诉讼后,发现其不正当的诉讼目的不能实现或已经实现,往往提出撤诉申请,以规避可能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因此应当对撤诉进行严格审查和限制。

近年来虚假民事诉讼数量不断增多,社会危害越来越大,不仅严重侵害当事人的利益,而且干扰正常诉讼秩序,浪费司法资源,损害司法形象。因此,当前应加强对虚假民事诉讼的法律规制,严惩虚假诉讼者。法院要强化风险提示,书面告知滥用诉讼程序的法律后果,增加当事人的责任感和内心恐惧感,增强法律威慑力,重树司法威信,使潜在行为人能够重新评估自己的行为,以有效预防虚假民事诉讼的发生。

[责任编辑:barry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