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新闻频道 > 福州新闻 > 正文

关于“福州女” 学生反驳中文教授言论

2006年07月21日16:06博客秋海棠我要评论(0)
字号:T|T

  之前有幸拜读了孙绍振教授的幽默文集,先生言谈谐趣,妙语如珠,令人忍不住要拍手叫绝。孙先生是我们系的教授,可惜我们碰不上,印象中先生只匆匆地给我们开过一堂讲座,关于余秋雨,之后便不再露面,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对于他的了解,也只能从其他教授那里得知,听说先生尤善即兴,其口才和幽默功力惊人,耳听为虚,读完孙教授的文集,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独树一帜!

  以上文字是用来炫耀中文系教授的,也是用来推销好书的,与本文的主题没多大关系,下面进入正题。

  在孙教授的“美女论”中,有篇文章《论福州美女和闽南美女》,我把它介绍给好几位闽南的同学,我们都感到不平。众所皆知,孙夫人是福州女,作为福州女婿,我知道孙教授有发言权,可是身为闽南女,我想我们也有发言权。孙教授在努力地为福州女平反,却拿闽南女来当踏板,毫不留情地把我们踩在脚下。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要公平评价福州女人,得有三个条件,第一,不要问女人;第二,要问男人,尤其是外地男人;第三,要和闽南女性比。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前两个条件我举双手赞成,评价任何地方的美女恐怕都少不了这两个条件。可这第三个条件就有点过了,闽南女性怎么了,就算不是福州女性来比,换别地的女性要比,闽南女性也不至于顶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而被比下去,抬高自己也不能建立在恶意贬低别人的基础上啊。

  “好男不娶福州女,好女不嫁莆田男!”这是我到福州上大学后才听到的顺口溜,之前对福州女几乎没有概念,唯一从姨妈那听来了一句“福州女十个有九个吃完饭不刷碗的”,说的是福州女“懒”,这是众所周知的福州女的普遍特点,我想她们也不会反驳的。而相反,闽南女十分勤快,每天起早摸黑,照顾一家上上下下老老小小,煮饭刷碗洗衣服拖地板。家有女儿,母亲会从小培养她做家务,不是为了将来能替自己接班,而是为了将来给婆家做“保姆”,所有妈妈都会给女儿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懒女人是嫁不出去的”!

  如果说仅仅只有懒,那么“好男不娶福州女”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福州女还有一个致命的嗜好——好奴役丈夫!福州女婿是不好当的,北方人说,长嫂为母,福州人则是,长姊为尊,有人补充道:榕城人家,长婿为孙。不知是哪位好男儿的肺腑之言!榕城家庭,家务老公全包,不只如此,他们还失去了家中绝对权威的地位。孙教授侃称自己有一种决不动摇的信条,那就是,当甩手掌柜,更有精神的自由。我想也只有孙先生才会有这般境界和胸怀,拿给别的男人,这信条恐怕不是自由,而是无奈的自慰。闽南女婿就不一样了,回到家高兴就和孩子亲亲,不高兴双手盘胸前,干坐着就等吃饭,到了饭桌上,筷子条羹都得摆好了,要不他还是坐着。闽南女不会奴役自己的丈夫,只会百分百的服从,绝对的体贴。说闽南男人有严重的大男子主义,我赞同。这也许和妻子自身的观念有关。闽南人都很猛,做事很拼,尤其是那些生意人,在外不惜一切代价地打拼,目的只有一个,让妻子和家人过上好日子。闽南女是很善解人意的,她们理解丈夫的难处,所以也只有闽南女可以消受闽南男子的大男子主义。试问如果换成福州女,她们会下了班赶着买菜回来煮饭,煮好了还会亲自端到丈夫面前吗?她们也等着有人把饭送到她手上,而这差事只好由丈夫执行了!

  当然,孙教授要反驳,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早在70年代的时候,那还是“读书无用论”席卷的时代,福州女挑女婿,就懂得了要把文化水平当作最高标准,惟文化是论;闽南女却不是,她们和其他人一样,惟成分是论,要是华侨,要是有点侨汇,那就最好了。的确,20几年以后,闽南女子后悔了,后悔当初的目光短浅,后悔没有福州女的精明,可是她们也认了,嫁鸡随鸡,没有半句怨言,一样过得清贫自在。我承认,福州女不愧是世家大族的后裔,她们目光长远,精明强悍,这点是闽南女子所不及的,但我总觉得,孙教授之所以对闽南女子感到不满,这和他当初在华大当助教,却得不到闽南女子的青睐不无关系吧。

  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人的观念也在不断的改变。福州女的强悍精明,也使她们能把掌柜当得不亦乐乎;闽南女依旧顾家,但她们也有自己的职业,有自己的理想。其实要我选的话,身为家庭成员,我喜欢一个闽南妈妈,如果是我自己的话,宁愿是个福州女,在外风光体面,回家还能奴役老公。福州女是幸福的,娶个福州女可能会是痛苦的;闽南女是辛苦的,娶个闽南女可能会是幸福的。

  其实在这个年代里,闽南女和福州女是没什么好PK的,早些时候,找哪里的媳妇也许可以由着自己,现在就不行了,爱上了,就不由自主了,管她福州女闽南女还是莆田女。倘若硬要PK的话,我想老公最有发言权,只要找对了人作新娘,就永远是最好的!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