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新闻频道 > 福州新闻 > 正文

中文系教授论福州美女与闽南美女

2010年10月26日20:01百度孙绍振我要评论(0)
字号:T|T

  从外地初来福州的女人有两只眼睛,一只用来审视自己已经拥有了的丈夫,一只用来挑剔可能吸引丈夫的福州女人。福州女性在外地男人眼中是水灵的,可是在外地女人眼中却是成了精的。解放前上海人问起女士的长相,不好直说时,用一个外交术语:‘那只"照会"如何?’而今,福州女性的长相成了旅游者眼中福州"名片"。

  福州的"名片",或者"照会",并不是只有一种,而是多种多样。大体可以归纳为两类。一类是清秀的,似乎是把闽江的水色都集中在眼神中,吹弹得破的白净皮肤衬得唇边的汗毛都显得有点黑了,不管是樱桃小口还是南方常见的厚唇,都注定她们的风貌几乎和苏州、上海、杭州的女性差不了多少。

  研究过一点福州历史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三国时代东吴来的移民的后代,说不定有貂婵、二乔的遗传基因;温文尔雅,娴静与端庄,显示着古典美的传承。其最好证明就是,20世纪福州出过美女、才女林徽因,曾经和浪漫才子徐志摩搞过一场震撼了半个世纪以上的轰轰烈烈的恋爱。福州方言把少女叫做"姿娘",此言不虚,其美学趣味比之北方人把年青的女性叫做"妞儿"要高雅多了。

  另外一种脸型,据考证是属于马来人种。面色黝黑,眉楞突出,眼窝深陷,皮肤紧紧绷在脸上,一寸也不浪费。天生丽质当然算不上,但用当代新的美学原则来衡量,却拥有省级,至少是地区级模特儿的身材,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肥肉,永远不会为减肥而费心。说起话来都有关牧村的深沉和田震的磁性,这种阴性的"酷",不但具有当代性,而且不缺乏国际性。

  福州女性说起话来,把福州叫做:"胡诌",有一种特殊的古典风味。从孔夫子说话的时候起,汉人讲话并没有今天的唇齿音磨擦音:f;在汉语韵学史上,这叫做"古无轻唇音"。哪怕是半老徐娘说话都接近当年刘备的太太孙夫人的古汉语韵味,绝对有吴侬软语的意境。福州人为什么把走路叫做"行"路,吃饭叫做"食"饭?晒太阳,叫做"曝日头",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外地人不是太没有文化修养,就是太马大哈了。

  美女天生是要被异性欣赏,同时又注定了要被同性挑剔的。福州女人越是美丽,越是被外地,尤其是厦门女士看不顺眼。东北女性和她们比人高马大的身材,四川女娃子和她们比眉眼端正,湘妹子和她们比曲折柔媚的语调----有一条定律似乎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女人美丽与她被挑剔的程度成正比。

  福州女性越是被外地同性挑剔得凶,就越是证明她的美丽。

  能公平地欣赏另一个女人的美的女性,就不是真正的女性。song zu ying是绝色的,电视机前男士即使在太太面前也敢由衷地赞美,太太们口头上不得不敷衍一下,在内心有哪一个是没有一点保留呢?毕竟小宋的眼睛比之小燕子的要小得多了;要挑毛病还不容易吗?

  把福州女性说得一无是处,说她们"冷"、"精"、"懒","没层次",这话太不公平。世界上的事,不公平是很容易的,要公平是很困难的。天上星多月不明,地上人多心不平。

  人心不平,有如哈哈镜,不管什么事实都会受到歪曲。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