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新闻频道 > 福州新闻 > 正文

中文系教授论福州美女与闽南美女

2010年10月26日20:01百度孙绍振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当然,做福州女士的男朋友容易,做福州女婿困难。

  福州是个出京官的地方,从朱紫坊、光禄坊、衣锦坊里走出来的都是世家大族的后裔。但是,毕竟满清和民国的显赫的记忆已经和斑斓驳蚀墙壁一样暗淡了。大家闺秀变成了小家碧玉。家道中落,光靠男性的力量不足以撑持门面,女性的才干就自然而然地磨练了出来。久而久之,在主持家计方面,才干和责任心同步增长。在当家理财方面,女性在精神的坚韧和办事的干练上超越男性,成了一种普遍现象,这在《红楼梦》叫做"牝鸡司晨",也就是母鸡代替公鸡报告天明的意思。曹雪芹此等说法免不了有一点大男子沙文主义的烙印,但是福州的公鸡们,在出门打拼之前,落得个清净,也就渐渐失去了在家长的绝对权威的地位。

  如此沉重的历史任务,逼得榕城女士精神上超越常规地壮丽起来。也许可以使探春和王熙凤式的家政改革家相形见拙。当然,这不是说,福州的男人就都蜕化为贾琏式的浪荡公子和孙绍祖式的中山狼。失去家庭内部权威的男性不管在社会上多么神气活现,一回到家里,除了承担起给老婆打下手的角色,别无选择。

  福州女婿在这方面显得特别可怜。结婚前要给丈母娘打工,洗衣裳,擦地板,结婚后要负责为小姨子装修新房。小舅子谈恋爱到了一定火候,得赶紧把全部存摺举过头顶虔诚地奉上;等到小外甥长大,要上动物园,得让他骑在脖子上,尿淋到脖子里还要笑容满面。太太家里,有事没事,大事小事,红白喜事,事事都得一马当先。北方人说,长嫂为母,福州人则是,长姊为尊。有刁钻的家伙补充说:榕城人家,长婿为孙。

  当女婿就是当孙子,肩膀上扛着深沉的历史文化传统。

  大姐就是家长,承担起照顾弟妹的一切义务,代行母亲的一切职责。

  有一个故事说是,一家人家父母早故,14岁的大姐背着六岁的弟弟上学,自己却成了文盲。弟弟在路上要闹着要小便,姐姐怕不雅观,就用手挡着那细细的水流,回家洗手,那掌心里,只留下了温暖,闻一闻,一点味道也没有留下。

  在那插队落户的浩劫时期,有多少榕城女郎为了成全兄弟的终身大事,而牺牲了自己生生死死的爱情,抱恨终生,可如今独身的大姐抱着兄弟的孩子还是满面春风。在困难时期,有多少女士让把苹果削给丈夫,把皮留给自己。就是眼下,xia gang女工家中,如果只有一只螃蟹,最好的红膏是给丈夫的,剩下的是儿子的,自己把看着他们吃得津津有味当成乐趣。

  不管是如今女权主义的提供了多少和男性辩论的理论,但是在她们心中,总是给男性保留着有特殊重要的地位。

  福州人家女儿比儿子更孝敬父母,挑你当女婿,就是看中你能忠于职守。

  如此说来,做福州女婿都是窝囊肺、妻管严、怕老婆吗?

  非也。

  太太也并没有闲着,忙得比你还凶,早上起得比你早,晚上睡得比你迟。给你买袜子,为了几毛钱的差价,不辞劳苦多跑了几家商店,明明是乘出租车也花不了几个钱,偏偏说乘公共汽车更能体验平民生涯;何况钱又不是抢来的。

  网上有个贴子,告诫福州男人:"老婆洗澡时,要量好水温。老婆睡觉时,要炎夏扇风。老婆不在时,要守身如玉。"得出的结论是:"欲娶福州女,先学当仆人。"话说得如此耸人听闻,其实,张敞画眉,全心全意为老婆报务,正是伉俪情笃,爱情高度成熟的表现。时时刻刻有当仆人的冲动,正是爱情炽热的明证。如果太太不让你画眉,你也没有兴致给太太量水温,太太不在,你就心猿意马,说明爱情已经被婚姻埋葬。相反,结婚多年,仍然有永不生锈的服务的热情,正说明榕城女士的情感和容貌都经得起时间考验。人到中年年,和太太在一起,仍然诚惶诚恐,有古代大臣"伴君如伴虎"的紧张,正说明经过榕城女郎的感情洗礼,薰陶,福州女婿在精神上已经升华。

  这样的女性不是一般的女性,而是女神。

  有多少令人尊敬的福州男人 就说明有多少品格高尚的女人。谁能否认举世公认的一条定律: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作出牺牲的女人。依此类推,有多少把"怕老婆"当荣誉勋章的男人 ,就有多少永褒爱情青春的女神站在他背后。

  福州女人,五花八门。不可否认,有丑八怪,烂眼皮、有成天打麻将的,舌头长得很长,专门搬弄是非的,有水性杨花,谋杀亲夫的,有以色事人,傍大款的,有贪污盗窃的,有搞假冒伪劣的。只要到女监里去调查一下,就可得到一个大致的概念。但是所有这一切女人虽然都是福州藉,但是并不是标准的福州女性,因为这些女人,都不是正常的榕城女神,而是被打出生活常规的女人。

  要公平评价福州女人,得有三条件:第一,不要问女人,第二,要问男人 ,尤其是外地男人;第三,要和闽南女性比。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我最有发言权。因为第一,我是外地男性,而且在厦门泉州居住过,有过十年的历史比较眼光。第二,我是福州女婿。第三,我是专门研究美学的。

  当然,我也不是十全十美,不可否认的是,我是个不称职的福州女婿。因为我至今仍然只是在理论上承认全心全意为老婆服务的崇高。我也认识到,福州女婿身上沉重的责任是伟大的,但是我却有一种决不动摇的信条:当甩手掌柜,更有精神的自由。

  一位福州女郎薰陶了我二十多年,每天都在批评,我虚心接受,坚决不改,至今在行动上没有任何效果。她不但不恼火,相反倒是越来越多情地欣赏我的赖皮。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