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新闻频道 > 八闽新闻 > 正文

莆田系民营医院:洗不清的原罪?

2010年11月02日16:39瞭望东方周刊朱国栋、李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杭州患者拿起法律武器打击欺诈行医

11月2日上午,杭州华夏医院虚假广告案中的两名直接责任人杨国坤、杨文秀被江干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并正式执行逮捕,二人均涉嫌虚假广告罪。以此罪名批捕犯罪嫌疑人在全国尚属首例。

而此前一天,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杨元其迫于压力向警方投案自首。检方表示,随着案件调查的进一步深入和升级,不排除杭州华夏医院院方有人员卷入该案的可能。

杨国坤、杨文秀与杨元其都是福建莆田人,三人均只有初、高中文化,没有行医资格,但近年来一直从事医疗行业活动,缔造出了微创手术根治类风湿病的“神话”。

受杭州华夏医院虚假广告蒙蔽而接受治疗的患者发现自己不仅病情没有好转,反而出现新病症,饱受痛苦。而在华夏医院实施了大部分手术的医生,经查证不过是河北省某企业的一名普通厂医,并不是广告中说的“享受国家津贴的教授”。

检察官同时认为,“风湿科”仅仅一个科室不能单独行动,广告、手术等系列行为都是由华夏医院出面进行的。所以,检察院对这个案子的认定是“一起涉嫌虚假广告的单位犯罪”。同时,25名患者已将华夏医院告上法庭索赔千万元。

虚假广告、不符合资质的行医人员,这在福建莆田人掌控的大部分民营医院中并非个案。这一案件的公开披露,让民营医疗市场的澄清出现了一丝曙光。

在此之前,对于民营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出现的违规行为,往往是由卫生监管部门出面,而由于相关法律依据的不足,他们所能给予的行政处罚十分有限。

比如对长江医院的处理。在媒体曝光“孕妇不孕案”之后,曾有消息说相关部门打算将长江医院关门,但被上海市卫生局予以否认。他们在处理该事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其他问题,如处理医疗垃圾废弃物不当,放射设备的管理存在问题等,并按处罚上限,分别给予长江医院罚款8000元及警告处分。但对于在“孕妇不孕”事件中出现的“过度检查”、“过度治疗”等问题本身,上海市卫生局并没有对长江医院进行处罚。原因是“无法可依”。长江医院是一所营利性的民营医院,按有关政策可以自行定价。

陈晓兰就此事评论说:“卫生局是不应该处理这些事情的,应该移交公安局。” 她还告诉记者,最近正在写一篇文章,题目叫:《医改,让犯罪走开》。

从这个角度来看,“杭州第一案”似乎暗示了对民营医疗市场整治的新方向。

莆田系民营医院:洗不清的原罪?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朱国栋、李蔚 上海,福建莆田,浙江台州、杭州报道

尽管部分东庄人违规申请医疗机构执照早已不是秘密。但本刊记者发现,还有人竟然公开收购医疗机构执照

“没病当有病治,小病当大病治,到处打广告,莆田人操作民营医院的一些‘戏法’,把中国民营医院的名声败坏了。”10月29日晚,台州博爱医院院长孙捷急匆匆地从温州赶回台州,接受《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采访时,他语出惊人。

台州博爱医院因为“博爱”两字,常常被误认为是莆田系医院,孙捷每次都要反复解释才能让对方明白,他的医院和莆田人一点关系没有。

和许多民营医院老板喜欢闷声大发财不同的是,孙捷对许多敏感问题毫不回避。他认为,相当一部分莆田系民营医院,没有彻底摆脱以前性病游医致富的思路。作为已有10年管理民营医院经验的资深业内人士,他自称对一些莆田系民营医院的“戏法”了如指掌。

上海女医生陈晓兰,坚持九年打击无良医疗器械,历经坎坷,近年曾被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媒体广泛报道。上海市长韩正在2006年4月的一次社区卫生工作会议上,曾用三分之一时间讲陈晓兰的事迹。陈晓兰参与了暗访长江医院,并调查出长江医院使用的“医疗器械”的暴利内幕,加上长江医院的“怀孕妇女被确诊先天性不孕症”等丑闻被曝光,但该院受到的处罚却十分轻微。

以中国打假第一人成名的王海,1998年曾对莆田系性病游医作过长时间调查。王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近期可能对民营医院再次展开类似行动。”他还认为,部分莆田系民营医院赚钱的手法,和以前他们当性病游医时变化不大。

“和许多行业的资本原始积累一样,东庄的医疗行业起步时也是灰色的、黑色的,甚至是血淋淋的,但完成原始积累之后,他们就立即走上正轨。”东庄人经常这样解释家乡民营医院业的发展历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