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新闻频道 > 经济产业 > 正文

媒体调查:爱恨纠结的福建民间标会

2010年12月01日17:02中国改革报陆天然 丁南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福建闽东的福安等县市,有一个叫“治会办”或“治标办”的官方机构,被人戏称为替地下标会收拾烂摊子的维持会。


起源于唐宋时期江南地区的古老标会,作为一种互助性的民间融资方式,在我国沿海的浙江、福建、广东、台湾乃至海外华人社区,至今有着丰厚的生存土壤。


虽然游走在法律之外,标会对于民间资本比较活跃的福建民众来说,就像没有夫妻名分却难以割舍的地下情人。欲舍难休,欲罢不能……这些词汇都不足以准确表达他们内心五味杂陈的纠结情怀。


有人视它为救急良药,也有人把它当做理财工具,更有人因此血本无归。尽管当地政府三令五申禁绝,尽管“倒会”卷款潜逃事件时有发生,然而民间标会这种草根金融在一些地方仍然盛行。


8月初,本报记者接到漳州市龙文区步文镇黄某的新闻爆料,反映该镇步文村一个存在两年多的民间标会在今年5月“崩盘”,会首卷走近百名妇女的500多万元标金后人间蒸发,警方至今未曾将其捉拿归案。


标会,一种建立在亲情、乡情、友情等血缘、地缘关系基础之上,具有筹措资金和赚取利息双重功能,历史悠久的民间互助行为,为什么会演变为非法集资大案?屡屡变味的地下标会,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


互助互信催生草根金融


8月11日,霞浦县长春镇的农民老王得到了小儿子被厦门某高校数字媒体专业录取的消息,但每年高达18,000元的费用,尚需自家养殖塘里的第二茬南美白对虾上市后才有着落。吃中饭的时候,老王让大儿子到左邻右舍及亲朋好友间送了个会贴,当晚在家里起了一场本金规模为1000元的月会,有22位村民响应入会,作为会首的老王共募到资金22,000元,小儿子的学费轻松解决了。


按照标会规则,这场标会的发起人老王就是“会头”,其他参会的普通会员叫“会脚”。这场由23人参加的标会,每人每期的入会本金为1000元,每月为一个聚会竞标(开标)周期,第23个月后该场标会结束。在第一次聚会时,22个会脚必须每人缴交1000元给会头老王,得标的老王可以在23个月内对首期标金享有无息借款的权利,而其他会脚在会期内都有一次付息使用他人标金的权利。


在福建沿海地区,一般的标会都是每月开标一次,也有半月、一周甚至一天开标的,参与标会的人数就是每场标会应该还款的月份或天数。当有会员愿意支付一定的利息使用其他会员的标金时,就可以通过竞争标金利息高低的方式把该场标会的本金拿走。标到本金的人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支付一定的利息,而不需要用钱的人可以吃到这份利息。


以老王组织的这场1000元本金的月会为例,在第二个月标会聚会时,除首次得标的会头丧失投标权利外,其余22个会脚都来竞争标金,大家把自己要出的标金利息写在一个纸条上,然后开标,标息最高者得标。假设张某每1000元标金出价100元利息为最高,第二场标会即由张某得标。会头老王因为已经得标就变成死会,所以今后每月都必须拿出1000元给新一轮得标者,叠加起来刚好是他募集到的22,000元标金。而张某之外21个没有得标的活会会员,则各缴交标金1000元-100元标息=900元给张某,所以张某可以一次筹得1000+900×21=19,900元标金。尔后到下一次开标时,已得标的张某同样丧失投标权利,也要每月拿出1000元来交给新得标人。以此每月类推,直到剩下一人从未得标。最后因其他所有会脚都已死会,此人在本场标会结束的第23个月时必定得标,所有前面的22人都必须缴交1000元给他,他可以一次得到标金22,000元。扣除前期22个月的本金投入,这最后一人大概赚了2000余元利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像霞浦县长春镇老王那样组织的互助性标会,在闽东农村年末用钱高峰或者每到大学开学时,在亲戚、邻居、熟人和朋友间非常盛行。而在福建的一些城区,不只是生意人和一般的家庭妇女,甚至连不少国家公务人员也参与其中。这些标会有大有小,人员从几人到几十人不等,本金规模是以百元、千元、万元等为基本单位,分别叫做百元会、千元会和万元会不等。


有人通过标会来解决盖房、结婚、上学甚至添置农机、家电等问题,也有人通过标会来实现比银行多达几倍的利息,达到理财的目的,更多的商界人士则用来解决投资等一时之急。在福建的宁德、泉州等地,多达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地下标会一直很常见,标会的本金也由过去的一两百元上升到几千元甚至一两万元,一场标会往往能在几分钟内轻松筹集上百万元资金。一些不能满足贷款条件的中小企业,也藉此找到了融资平台。


通过标会融资的特点是无抵押、门槛低,不用像银行贷款那样到期必须连本带利还清,而是在标会会期内分期支付,还款压力较轻。


业内人士指出,国内的金融机构,表面上信贷政策宽松,但实际操作中条件非常苛刻,很多民间需求根本无法满足。标会作为草根金融的一种,在互信的基础上,能够到达银行信贷无法覆盖的空白领域,有效缓解了中小企业和部分民众资金紧张的局面,这是福建民间标会长期存在的现实原因。


监管真空引发金融风险


无法纳入监管体系的地下标会,一旦发生“崩盘”事件,会给会员们带来无尽的痛苦。


今年5月24日下午,被会头卷走10多万元标金的黄秀玉一脸茫然地坐在漳州市龙文区公安分局门口的马路上,和她在一起的还有20余名中老年妇女。有人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会约书”,还有人拿着借条,她们都是标会“倒会”的受害者。


从2008年开始,龙文区步文镇步文村40岁出头的黄亚燕开始组织标会,吸收村里和邻村的妇女入会。黄秀玉说,作为会首的黄亚燕起了基数为500元、1000元、2000元等多种金额的标会,刚开始按规则投标,而最近一段时间,近百名村民缴交的标金包括借款有500多万元,都被黄亚燕卷走了。被骗走3万、5万、6万、8万的村民不在少数,有的是孤儿寡母的赡养钱,有的是孩子的嫁娶钱,有的是老人的养老钱,有的是菜农挑粪浇水辛苦几十年的积蓄,有的是日夜摆摊卖粥辛苦几年赚来的钱……黄亚燕卷款逃跑的那几天,村里一片凄风苦雨,还有人到公安局“闹自杀”!


无独有偶,福建东部的宁德和福安、北部的三明及省会福州等民间标会比较集中的地区,近年来均发生过多起数额惊人的民间标会倒掉事件。


1月11日,三明市公安局三元区经侦大队接到报警:从2008年5月至今,会头刘某先后组织三个标会,吸收30余人入会,后来他以假冒他人名义竞标等方式将标会的集资款15万元占为己有,并携款逃匿。


2月21日,三明警方又接到群众报案:一位64岁的李姓老太太,为了筹钱给儿子做生意,2008年3月起在小区的老年邻居中先后组织发起9个标会,每股人民币300元,共吸收70多名老年人参会。然而,狠心的儿子日前竟然携款逃跑,涉案金额60万元。


4月中旬,福州市仓山区三叉街湖畔新村一个存在10多年的标会突然倒会,会首蔡依媄卷走标金200多万后玩失踪,被骗居民大都是五六十岁的退休工人。


即便如此,福建闽东地区的倒会案仍旧居高不下。宁德市公安局在2008年接到标会案件71起,涉及金额4500万元;到了2009年,宁德市公安局共立案89起,涉及金额7000万元,不仅案件数额上明显加快,涉案金额也上升了近一倍。


宁德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周树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民间互助会(标会)当前仍是闽东民众主要的理财方式,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家庭都有参与。


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标会在公安部门和“治标办”多年的严厉打击之下,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作为一种互助救急和小额理财方式,如果放在中国农村和小城镇的特殊社会环境下,民间标会自有其精巧和合理的一面。在闽南晋江等民营经济发达地区,当地不少小有名气的企业在发展的最初阶段,都曾经依靠标会才得到了第一笔发展资金。


但是近年来,具有公益性质的互助型标会开始逐渐演变成以牟利为目的金钱游戏,大大小小缺乏引导和规范的标会仍以各种隐蔽的形式暗流涌动。


与亲朋邻居间以互信为基础的传统标会相比,营利性的地下标会参会人员构成比较复杂,会头被动地无限制、无选择性答应第三者入会,甚至有人利用标会缺乏监管的漏洞,把标得的资金用作赌博或者放高利贷的资本。一旦出现有人不交标金或者会头、会脚携款潜逃情况,标会的资金链就会断裂,参会民众就会颗粒无收。失信和脱离监管正成为压垮骆驼的一根小小稻草。


期待标会的合法化进程


高利息回报是诱导人们加入标会的主要原因。目前,我国银行的储蓄活期利率为0.36%。但福建民间标会的利率最低也在8%以上,一般维持在10%~15%之间。高额的利益级差,驱使很多人源源不断地加入到民间标会。


标会虽然方式灵活、用款周期长,但完全建立在个人信用基础上,资金安全毫无保障。由于标会的钱本身就是民间集资而来,支付利息后资金成本很高;为获取更高利润,一旦其标息超过了法律保护的基准利率4倍的上限,势必面临更大风险。


分析人士指出,根治标会集资诈骗的根本是要认识到标会的合理性。标会的存在有其正面意义,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民众的理财需求和支持了当地的中小企业,对县域以下经济的发展起着正规金融无法替代的作用。而这一特殊的民间融资形式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应当引导其规范化运作,甚至结合中央《放贷人条例》的精神将隐蔽“经营”的标会合法化,只有在政府的严格监管下阳光化经营,才能降低成本和风险。


民间标会合法化是福建江夏学院青年教师兰容英眼中的“善治”前提。她建议尽快对标会进行立法规范,将标会进行契约法典化,用法律保证标会健康发展。为加强对标会的管理,兰容英认为,标会宜由银监会实施监管。厦门大学金融系副主任陈善昂博士也认为,必须在相关法律的框架内给标会一个合法的地位,只有老百姓有了畅通的融资渠道,那些鱼目混珠的标会才有可能消亡。


日前,福建省发改委网站公布了福建省社科院课题组所做的《福建省“十二五”规划总体思路》。该项研究课题指出,福建省应该探索让民间资金从地下浮上地面的办法,让地下民间借贷成为人民银行可监控的民间金融机构,成为民间借贷公司、民间担保公司、互助银行等,以4倍银行贷款利率为合法界限。“十二五”期间,必须给福建庞大的民间资金以出路,浮出地面,纳入政府视野,进入统计数字,让它发挥加快海西建设的的良好作用。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