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房产频道 > 全国新闻 > 正文

北京城管将赴现场查看“蛋居”建造者叹艰苦

2010年12月03日07:54新京报刘洋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北京城管将赴现场查看“蛋居”建造者叹艰苦

小屋表面长出了青草。昨日,由于观瞻“蜗居小屋”人数众多,戴先生躲进屋里“闭门谢客”。本报记者 赵亢 摄

北京城管将赴现场查看“蛋居”建造者叹艰苦

昨日,海淀成府路一个大院里,戴海飞坐在自己的“蛋形”蜗居中。

北京城管将赴现场查看“蛋居”建造者叹艰苦

北京城管将赴现场查看“蛋居”建造者叹艰苦

几位朋友在小屋里

城管将赴现场查看“蛋形蜗居”

表示确定违建需要经过法制部门审批,取证后方可决定下一步措施

本报讯 (记者刘洋)戴海飞和他自造的“蛋形蜗居”一夜成名,“关于建筑物没有审批手续将涉嫌违建”的说法,被传成“城管要将小屋拆除”。昨日,海淀城管大队表示具体情况需等现场查看才能判断。【报道回顾】【微博关注】

一夜之间,“戴海飞”、“蛋形蜗居”成了网络热门搜索词汇,有网友希望能保留小屋,甚至有网友想订购小屋。

昨天傍晚,戴海飞所在公司楼下,“蛋形”小屋仍立在小草坪上。不同的是,这里有多名记者以及附近员工围在“蛋形”小屋旁拍照。

戴海飞一直没下楼,公司同事也不允许记者进门。5点半,戴海飞走下楼,立刻被媒体围住,将他推进小屋进行采访。面对镜头,他笑得很腼腆,“抱歉,怠慢大家了,但我没想到这件事这么热,已经影响工作生活。”他希望不要再被关注。

此前,“蛋形小屋”就曾被物业要求挪开,而“关于建筑物没有审批手续将涉嫌违建”的说法,也被网络炒成“城管要将小屋拆除”。

海淀城管宣传部门昨日表示,他们将去现场调查,之后再下结论。

中关村城管分队相关人员表示,他们也是通过网络才了解“蛋形”小屋的,认为这个带轮子的物体非常特殊,“小屋所在大院是科学单位,城管平时是不会去巡查的,而且也不知道建这个物体是什么行为,如果是科研实验,我们不能干涉。”

这名人员表示,如果认定该小屋占用公共空间,且没有审批手续,才应移走。确定违建也需要经过区法制部门审批。

对话

“小屋不具有推广性”

“蛋居”建造者称住在里面也很艰苦,不希望大家效仿

戴海飞昨日凌晨发表日记,在感谢的同时希望不要被打扰。昨晚,在记者“千呼万唤”下,戴海飞现身。每说一句,他都腼腆地笑一下。

新京报:为什么不再愿意面对媒体?

戴海飞:现在太火了,已经影响了我的工作、生活。我现在头很大。希望慢慢退出这个热点。

新京报:据说物业让你搬离,你会坚持下去吗?

戴海飞:不好说。而且我早上还看到网上说,城管要来搬走小屋。

新京报:你希望大家帮助你让小屋能够留下吗?

戴海飞:那倒没有这个必要,我想可以自己解决。

新京报:你是指通过什么方法解决?

戴海飞:(迟疑)我想你们不要关注我就好了。

新京报:你曾经表达的省下房租、用更多钱去休闲的说法,很多年轻人都很向往,这代表一种生活方式。

戴海飞:(住在蛋形小屋里)跟我的个性有关系,我不希望大家效仿,这并不具有推广性。喜欢并不代表会住进来,这里也很艰苦。

新京报:艰苦在哪里?

戴海飞:比如洗衣服。还有你的生活和工作会分不开,虽然说你省了挤公交车的时间,但是你可能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了。

新京报:有一天你会回到挤公交上下班并租房的生活吗?

戴海飞:这个……不确定。

新京报:如果租房,你能承受多少房租?

戴海飞:如果凭我的工资,应该能租得起一千多的房子。

声音

同情和理解戴海飞的这种做法,不过,“蛋居”只是一种对现状的态度,但也折射出一些城市痼疾。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陶然

“蛋形小屋”不得已的困难也是现实,北京城管能不能面对困难:给北漂小伙找个合适的地方“蜗居”。

——网友“江连”

这哥们有才!小科想起了《哈7》中赫敏的帐篷,现实中有卖的就好了。

——网友“CHEVY科鲁兹”

■评论:北京应容得下一枚“蜗居蛋”

北漂小伙戴海飞在公司楼下搭建了一个“蛋形小屋”,并于夜间“蜗居”于此。海淀城管大队在获悉此事后表示,小屋涉嫌私搭乱建,应自行拆除。

“蜗居蛋”之所以迅速成为当天的网络热门话题,不仅仅是它再次牵动了高房价背景下人们对居住环境的关注,更多的是它的创意设计打动了大家。“小屋”的鸟巢造型,屋内暖色调的灯光,那张年轻的面孔,让人感受到了北京承载的梦想的重量。

严格说来,“蜗居蛋”并不是一所搭建的屋子。从占地面积看,一棵树预留出来供浇水的一小圈地就盛纳了它;从实用方面看,屋内外温度几无差别,长期居住在里面的可能性不大。即便城管不表态,过些天戴海飞或会主动撤除。

宽容一点说,“蜗居蛋”不过是野外帐篷式的变体,“私搭乱建”的罪名对它来说有些夸大。“蜗居蛋”的诞生,带点行为艺术的色彩,更主要的还是为了体现在这个城市奋斗着的年轻人苦中作乐的精神。

“蜗居蛋”该不该拆?小屋放在戴海飞所在公司的楼下,而这栋楼亦在院内,如果管理,也是这个院子的业主或物业公司出面最好。而物业公司负责人对这个小屋并无强拆意图,相反还表示,这个新鲜的创意给大院注入了很多活力,大院里的人喜欢。既然如此,城管完全不必如此敏感。

什么叫世界城市?单单有了高大的建筑、光洁的街道并不够,还应有世界城市的包容,应有点儿艺术的情怀。世界城市离不开创意人才的设计和参与,而“蜗居蛋”正是对北京这座城市是否理想和浪漫的小测试。在大家为“蜗居蛋”带来的新鲜感而愉悦时,北京不但应容得下这枚蛋,可能还需要鼓励更多有创意的年轻人也来“下蛋”。

当然,有人会说,如果大家都来制造“蜗居蛋”,岂不乱套?也不必紧张,如果多到真的影响了业主们的生活,业主和物业公司自然会给他们下逐客令的;驱逐不成,求助政府,城管再出手不迟。(韩浩月 作家)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urtel]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