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福建站 > 新闻频道 > 国内国际 > 正文

男子强奸幼女入狱 无释放证当31年黑户

2010年12月07日01:35新京报陈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没户口只有馒头面条

  王占有一时冲动,背着煤气罐跑到当时村委会一个负责人家,威胁人家办落户。

  王占有认为,“释放证明”应该是派出所向监狱调取,“公对公的事”。

  1988年的北京,粮票、油票、布票、煤票、鸡蛋票、肥皂票,几乎所有商品都要凭票购买。

  王占有一家5口黑户,没票没本,什么都买不到。

  五里店村民丁金柱曾借过王占有粮票。他回忆,当时馒头和挂面不要票,王占有一家长年吃这两样。

  1989年大年三十,王占有家里只剩5块蜂窝煤。

  他回忆,向好心街坊借了煤本,跑到煤店买了450块湿煤。一块干煤二三斤,湿的时候四五斤,相当于1吨多,当天还下着雪,他一趟趟搬,每趟都路过铁道口,过一次得在雪地里摔几个跟头。

  王占有意识到活在北京,户口远比想象的重要。

  他甚至一时冲动,背着煤气罐跑到当时村委会一个负责人家,威胁人家办落户。

  村委会解决不了“释放证明”的问题。

  “他想释放证都想疯了。”妻子石青云回忆。

  为释放证二次入狱?

  “听说二次犯罪能拿到释放证明,我就想试试。正好有同村人和卖水果的动了手。”

  “想疯”的王占有,1993年5月再次入狱。

  王占有伙同他人先后两次因与水果卖主发生争执,动手打人并哄抢水果、20元现金、营业执照及水果刀。

  “听说二次犯罪能拿到释放证明,我就想试试。”王占有说,“当时正好有同村人和卖水果的动了手,我也跑过去打了几下。”

  这一细节,丰台法院判决书并未提及。

  判决书只写明,1993年1月11日,王占有和同村两村民与水果摊卖主王某因找钱问题发生争执,起哄拿走营业执照,20元现金和两把水果刀。同月14日,三人又以水果摊主杨某所称分量不够为由,结伙哄抢对方的6箱橘子、1箱苹果、半筐葡萄、4个西瓜及台秤1台。

  王占有因犯流氓罪,被判刑4年,发往天津服刑。

  这份法院判决书上,王占有被认定为北京人。

  拿到释放证仍未落户

  “释放前好几天,我兴奋得睡不着。”这次,他如愿拿到了释放证。

  1996年,王占有减刑7个月释放。

  “释放前好几天,我兴奋得睡不着。”这次,他如愿拿到了释放证,还有劳改积极分子证明和减刑裁定书。

  释放证明要求:必须在1周内到“北京市___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

  1996年6月17日回京,第二天王占有就跑到卢沟桥派出所办落户,民警收下材料和照片,让他等信儿。

  这个“信儿”一等就是12年。

  其间,王占有一直往派出所跑。

  “卢沟桥派出所一直说不符合规定,但我一直没想明白是啥规定。后来又说我已娶了河北媳妇,应在河北那边落户。”王占有说。

  2005年7月,丰台公安分局给王占有的书面答复依然是“根据现行户口政策,不具备在京落户条件”。派出所另一份材料称,王占有因犯罪释放后留场就业,户口问题应在其留场就业场所的户籍管辖地进行申报,不应再到北京落户。

  “黑户”耽误孩子前途

  “签约要交户口本、身份证和学籍档案,我什么都没有。“王伟一脸遗憾地说。

  一家人黑户的日子仍在继续。

  警方查外来人口暂住证,有时候晚上敲门查证,一家人就只好紧锁大门,3个孩子更是吓得躲在床底下。

  后来村委会把他家情况向警方汇报后,警察才不来他家敲门。

  出门也怕被检查身份证。

  没办假身份证时,大儿子王伟的办法是记住一个表弟的身份证号码。

  遇到警察查身份证时,他就谎称说没带,再被追问,他就用一口流利的北京话把表弟的身份证号背下来,再不行就把片警姓名报出来。

  王占有夫妇最闹心的是孩子们的前途。

  因为没户口,3个孩子只能以借读身份上学。

  王伟初中成绩不错,学籍卡显示,初三上学期,所有科目成绩都在72分以上,其中外语和物理均为90分。

  没户口无法升高中,老师劝王伟回原籍考。

  “可在河北也没户口。”王占有说,儿子只能退学。

  “我们3个从小就特自卑,知道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如今已27岁的王伟说。

  2001年,北京一家大企业招聘司乘人员,王伟参加应聘。

  同事杨女士称,她和王伟搭档跑。三个月试用期过后,同批新员工都签约了,王伟说档案在学校没转出来,拖了一年。

  “他干活很勤快,领导很喜欢他。“杨女士说,王伟突然辞职,让他们很震惊。

  “签约要交户口本、身份证和学籍档案,我什么都没有。“王伟一脸遗憾地说。

  31年后落户为“未婚”

  “我媳妇户口是已婚,我的户口却是未婚。”王占有再次起诉卢沟桥派出所,要求更正。

  2005年,石青云和三个孩子有了户口,是河北农村户口。石青云登记“已婚”。

  当年,铺上乡石家庄村换新一代户口本。石青云和孩子们借此机会,将户口寄挂在石青云老家农村。

  当地村委会证明,4人在该村没有土地,没有宅基地,没有住房,户口仅是寄挂,不享受村民的各项福利待遇。

  “三个孩子都得找工作,有户口最起码可以不用假证了。”王占有说。

  但王占有始终认为自己是北京人,不同意寄挂到妻子家,他也依然没有户口。

  2007年底,王占有起诉卢沟桥派出所,要求丰台法院认定派出所行政不作为,并判令派出所办理落户。

  诉讼期间,王占有和派出所达成一致意见。

  2008年3月24日,卢沟桥派出所给王占有“迁入户口”,但婚姻一栏注明“未婚”。

  “我媳妇户口是已婚,我的户口却是未婚。”2009年2月,王占有再次起诉卢沟桥派出所,要求更正。

  卢沟桥派出所答辩称,当初办理入户时,王占有没有提供结婚证,根据《北京市公安局关于印发派出所办理常住户口登记工作规范(试行)的通知》,不符合变更条件。

  起诉后“未婚”变“已婚”

  如果能提供结婚证或者法院判决,派出所就可以给王占有改成“已婚”。

  对此,王占有称,夫妻俩结婚时“大名县黄金堤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颁发的结婚证,没有编号,后因没有户口,一直未到民政局换领结婚证。卢沟桥派出所民警都知道他早就结婚生子,且夫妻俩早就构成事实婚姻,因此给自己登记“未婚”是违法行政。

  卢沟桥派出所提供的一份证据中,两名民警于2002年和2008年出具的证言都提到,王占有1988年回京前就已结婚。

  此次诉讼的一审和二审,王占有均败诉。

  但判决书显示,卢沟桥派出所称,如果能提供结婚证或者法院判决,派出所就可以给王占有改成“已婚”。

  今年1月4日,王占有和妻子到大名县民政局补办新结婚证。1月11日,卢沟桥派出所户籍警将王占有改成“有配偶”。次日民警又通知他带着户口本到派出所,户口本上再次改回“未婚”。

  对此民警说需经分局审核才能变更。

  此后又没了下文。王占有再次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改成“已婚”,派出所今年8月10日再次给王占有改成“已婚”。王占有撤诉。

  母子4人再诉派出所

  如今,有了河北户口的身份证,王伟和妹妹都在给人打工,由于仅初中文化,月薪只有千元。

  今年9月,王占有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再次将卢沟桥派出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派出所给予落户北京。

  王家人认为,既然现在派出所为王占有恢复京籍户口,就说明1988年、退一步说1996年就应该恢复户口。而当时王占有结婚已满10年,三个孩子均未成年,按北京市当时规定,妻子和子女都可以在京申报或投靠落户。但卢沟桥派出所总以“历史问题”为由推诿,不给妻子和子女在京落户,甚至不接证件证明。

  丰台法院受理此案后安排双方庭前证据交换。派出所向法院递交书面答辩意见称,“2008年王占有个人落户时隐瞒了其已婚事实,考虑王占有在北京和河北均无户口,派出所报请市公安局批准,为王占有恢复了在京户口。但随后石青云和子女以投靠丈夫为由申请入户。鉴于王占有隐瞒已婚事实,以未婚身份落户我所。其户口来京的合法性有待确认,暂时无法受理石青云4人落户申请。请求法院判令驳回起诉。”

  此案今日将开庭审理。

  如今,有了河北户口的身份证,王伟和妹妹都在给人打工,由于仅初中文化,月薪只有千元。

  27岁的王伟开始为将来的婚姻发愁,愁得还是户口。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