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全国新闻 > 正文

石家庄曝出土地大案 七国官员侵吞6000万落马

2010年12月14日08:57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权力绞索环环相扣

付素林被抓后很快“咬”出了师吉奎……最终,这条权力绞索缚住了这8人

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专案组采取公检法集中办公,案件很快进入司法程序。

2010年4月30日,顾旗章、付素林、赵献珍被刑拘。

石家庄世纪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文阁被聘为赵献珍的辩护人。刘文阁介绍,他在仔细分析案情后认为,赵始终只是为付素林跑腿,并无任何权力。最终,法院采纳了赵献珍是从犯的辩护意见。不过法院认定,“三人各自发挥了不可分割的作用”。

今年12月9日,原高邑县委书记崔欣元案在石家庄开审。崔亦因瓮窑窝案落马。

据介绍,他当年为推平南焦村瓮窑“立下大功”,在得知付素林赚了大钱后,向付要钱。付送给他一辆上百万的途锐轿车,另外还有数十万现金。目前未经证实的数据是,崔“索贿”176万。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起腐败窝案中,目前已涉案的8人,各自使用手中权力,互为利用,在腐败链条上扮演了关键角色。

上述接近专案组的知情人士介绍,如果没有崔欣元,瓮窑复垦也没法进行。而在这起窝案中,承上启下,起核心作用的是付素林。在他的指挥下,高邑县国土局副局长郭广宾和土地储备中心主任赵献珍各自为伪造地籍图立项,垫资复垦立下汗马功劳。

顾旗章则向副厅长史东升“做工作”,得以批准立项。市国土局土地利用处长童书生则又在顾的授意下,安排验收通过。

接任顾旗章出任局长的师吉奎,是唯一处于链条之外的落马国土“大员”。

石家庄市国土局人事处向记者证实,师吉奎于今年10月2日被刑拘。目前案件进入哪个程序尚不清楚。

上述知情人介绍,虽然师吉奎和付素林不睦,但在师2007年12月接任国土局长时,付还是按“礼仪”送给了师60万。

在师压下整改报告,试图看顾、付两人的笑话时,被抓的付素林很快“咬”出师吉奎。师于是也“跟着进去了”。

最终,这条权力绞索共同缚住了这8人。

暴富与无家可归

付、赵以3700万投资,两年内膨胀到1.2亿。而当初被推平瓮窑的村民无家可归

多名知情人士证实,顾、付等人后期变得财大气粗,“他们太猖狂了。人一猖狂就容易出事”。他们时常进出奢华场所,花天酒地,“包小蜜都不要本地的,直飞上海包”。

“父亲一分钱也没有拿回家。”赵献珍的儿子称,法院认定付、赵二人共同贪污的3700多万,付素林并没分给赵献珍。付提议拿这笔钱投资房地产。

付素林注册了河北中地昶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让赵献珍当法人代表。

3700多万元指标款,通过付素林掌握的高邑县土地储备中心账户,悉数转移到河北中地昶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2007年3月8日,他们成立了河北海天房地产公司深州分公司。这家公司借用河北海天房地产公司的外壳遮掩,付通过其在河北国土系统的权力资源,迅速拿地,在河北深州先后开发了广场小区和兴泰花园小区。

2008年2月18日,付素林又成立了赞皇县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在赞皇成功开发了一个小区。

接近专案组的人士介绍,这三个小区效益非常好,到案发时,付、赵二人的3700万投资,短短两年膨胀到1.2亿。

另一面,在高邑县南焦村,瓮窑被推平后,许多村民无家可归。村民介绍,许多人家的房子都建在了窑厂的地上,2006年一并被推平。

记者从高邑县获知,补偿富村乡农民的瓮窑,钱款亦由县财政出资。上述知情人分析,这意味着,高邑县兴师动众,不惜损害农民利益,最终所得全被顾、付等少数人卷走。县财政不仅毫无收益,还得倒贴。

被遗忘的受损农民

村民说,局长们被抓了、判了,但他们的问题却更没人理了

今年11月29日,河北省高院委托邢台市中院对被告人顾旗章等贪污、受贿案进行宣判送达,裁定核准邢台中院以贪污罪判处顾旗章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同案被核准宣判的,还有付素林,赵献珍,史东升3人。付素林被判无期徒刑,赵和史都被判15年。

赵献珍的儿子12月2日在河北陇尧监狱见到了父亲。56岁的赵献珍头发白了很多。

顾旗章和付素林则被关在重刑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

曾经的利益同盟如今分散各处,共同选择了服判息诉,不再上诉。

而在高邑县南焦村,村民们因补偿问题依然在上访。

河北省国土厅和石家庄市国土局相关负责人都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办”。高邑县接任的国土局长郭胜飞表示“不关我的事”。

河北省国土厅土地利用处副调研员徐力认为,应该从追回的赃款中留足一部分,解决农民补偿和土地继续复垦的问题。依据专案组的调查,真实存在的1700亩复垦地,也不合格。

上述接近专案组的人士介绍,付、赵二人在“双规”后不久,就写了声明“自愿把公司全部财产捐献国家”。记者查询发现,河北中地昶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已经换成一位叫“刘巨雷”的人,公开资料显示,此人是深州市房管局办公室负责人。

知情人士介绍,付、赵两人的公司资产1.2亿,其中一部分可能划作办案经费,剩下交给深州市政府。上述说法,未能得到河北有关方面证实。

12月4日,高邑县南焦村,山岗上大片荒地长满野草。拨开乱草丛,平坦的土地上,布满瓦砾和碗口大的石头。

“这地根本没法种。”村民李素岐的30亩窑厂被推平后,已荒弃了4年。

依据此前石家庄国土局的宣传,他们在高邑拆除瓮窑300多座,拆除危房及其他建筑物4000多平方米,清运垃圾150万方,修筑田间道路10公里,打深水井15眼,开发整理土地面积5000多亩。

高邑村民的调查是,他们推平了有主瓮窑44座;在公路边少数地块覆了一层不到10厘米厚的土,应付检查。其余大面积只是推平了事。

村民们希望“肇事方”每个瓮窑赔偿22万元。村民李素岐说,这些年他携带着几十个村民摁的红手印,一次次跑到国土部门上访。令他困惑的是,局长们被抓了、判了,他们反映问题却更没人理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urtel]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