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海峡两岸 > 正文

台北市民:房价若能降 挺郝龙斌选“总统”

2010年12月20日10:19台海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台海网讯 一波波无声而汹涌的台北市青年移民潮,正在发生。近来台北的“外移效应”愈来愈明显,许多人都当起“桥民”(过桥之民),但这批“桥民”多为被迫迁徙,而与台北市“分手”的关键之一,就是高房价。

只能买北县 无奈当桥民

冷锋过境,上高架桥后下林口交流道,从车窗向外望,湿重的雾气迷濛。“这里会成为未来之城吗?”邱小姐就是其中一位“桥民”,新婚的她,与先生每天开车到台北市上班,虽然政府的合宜住宅要盖在这,周遭“施工中”的标志越来越多,近年房价也不断提升,但放眼望去,高楼只透出稀微的灯光。她说,入住率低,是因为气候、交通环境都让人却步,“没办法,只买得起这里。”她无奈地说。

打开信箱,看看房仲公司的广告单,北市房屋一间比一间贵,想要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竟是那么困难。这是一位在台北工作的四十岁上班族心声,工作十几年,买不起一间房子,成家的梦离他很遥远。

负担极严重 成家梦极远

台北房价已经高到“负担极度严重”程度,庶民要不吃不喝数十年才买得起房;台北居大不易,许多人干脆选择逃离台北,不少民众为求合理房价与良好居住品质,开始往外围移动找房,房仲业者统计,今年至少有五万多人搬离台北市。

讲更直接点,北市的高房价,逼走不少年轻人。据房仲调查,北市20至40岁想外移购屋者超过五成以上,而政府规划兴建的合宜住宅,因地处偏远,很多人并不埋单。这样一种年轻居民流出的现象,其实是代表城市活力逐渐衰退。

青年移民潮 减城市活力

就连年薪百万者,也都认为自己很穷。三十多岁的刘先生担任媒体主管、年薪近百万,事业有成的他最近准备结婚,开始在北市找房,但看了一轮才发现,“自己好穷”,也笑说,因不少建案纷纷跻身“百万俱乐部(每坪百万)”,他一年的薪水刚好够买一坪。

同样三十多岁、在北市执业的陈医师,最近决定离开从小长大的信义计划区老家,在板桥买了新房子,一家三口定居北县;高薪的医生阶级也开始把北县当成居家落户的第一选择。

高薪医师族 也选择出走

而住在台北市里的,也好不到哪去。最近才在万华买了一户八百万、四十多年老公寓的简茗薇说,北市老旧社区因房价低,年轻人接受度较高,但生活水平不如市中心,“甚至还输给新北市,”她很怕家里老人家爬不动楼梯。

住市中心的林小姐说,对她们家而言,房价上涨毫无意义,因为卖了之后,也买不起别的地方,就算已结婚,她与先生要继续窝在家里,当“啃老族”,希望家人不要赶她出去。

房价若能降 挺郝龙斌选“总统”

从南部来台北打拚十多年的租屋族林正中,最近打算买房,发现动辄一千万起跳,“两栋台南老家房子都卖掉,也买不起台北一间小屋。”他认为政府提供租金补助最实际,由他自己来找房子,他还开玩笑说,“房价降到每坪30万以下,就支持台北市长郝龙斌选“总统”。”

政大教授张金鹗认为,虽房价的政策调控属“中央”执掌,但政府是一体的,且都是蓝军执政,就算是地方政府,也要积极作为,不能“置身事外”。

大楼拼命盖 没庶民呼吸

要不要离开台北,应该是民众衡量本身需求与喜好后的抉择,而不是价格决定一切。试想,当台北的大楼如雨后春笋般耸立,不断挑战天际线时,这些美丽房子的背后,却少了庶民的呼吸,又有何意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