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八闽新闻 > 正文

新生代外来工微生活 从安徽弟到“鞍辉帝”

2010年12月29日02:38东南网-海峡都市报蕴岚 林丹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生代外来工微生活 从安徽弟到“鞍辉帝”

贺高明(左)和徒弟小段(右)

  人物心声:“眼下我的小孩已上学了,我最希望她能得到城里良好的教育,将来比我们有出息。”

·
·

  ——贺高明

  人物档案:贺高明 出生年月:1981年9月 籍贯:安徽安庆

  N本报记者 蕴岚 林丹 实习生 吕骆坚 文/图

  本报昨起推出的“新生代外来工的微生活”特别策划一经见报,立即有十多位外来工自荐,要讲述自己在福州打工的经历;还有多位市民推荐了他们身边的优秀外来工,希望本报能予以报道。

  第一位打进电话的是福州台江鳌峰派出所的社区民警林翔峰,他推荐说,辖区里有一位开修车店的“安徽弟”,他的故事颇能体现新生代外来工的酸甜苦辣。昨天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这家店,听贺高明讲述他的故事——

  10年前当学徒月工资只有150元

  “第一年我赚了2000元,那是这辈子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也不知道存钱要做什么,但是我真是穷怕了。”

  在台江区福光南路鳌峰苑社区边上,有3间相连的店面,上方悬挂着一条长长的招牌“鞍辉帝汽车服务店”。今年29岁的贺高明就是这家店的主人。贺高明长得有些瘦小,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

  贺高明是安徽安庆人,出生于1981年9月,母亲早逝,父亲有轻微残疾。2000年,贺高明来到福州打工,在一家修车店里做学徒,包吃住,月工资150元。贺高明知道在福州无依无靠,在别的年轻人上网、买零食、逛街的时候,自己只能默默地跟着师傅学手艺,不敢多花一分钱。第一年下来,贺高明存下2000元钱,心里乐坏了。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拿着这么多的钱。”贺高明回忆说,当时他把这些钱寄了一部分回老家,余下的继续存着,“我也不知道存着钱要做什么,但是我真是穷怕了,必须存有一点钱才安心”。

  白天修车 晚上跑长途

  “我白天开门接汽车维修生意,晚上就跟别人搭伙跑长途,在中途换班时,到驾驶室后座打个盹,这种生活整整三年。”

  当了两年多的学徒,贺高明觉得自己学得差不多了,开始思考自己要走什么样的路。贺高明想了又想,决定将积蓄拿出来,买几件必需的工具,联系一家汽车配件店去打工。在配件店里,老板赚配件的差价费用,贺高明赚维修的手工费,他诚恳干活的同时,也偷偷学习着老板的经营之道,慢慢心里有了自己的“蓝图”。

  贺高明说,自己有时候挺羡慕城里的孩子,不是羡慕他们的吃穿,而是羡慕他们有个家庭可以依靠,还有亲友可以在需要时搭个援手,而自己独自在外,飘零的感觉不时涌上心头。2003年,贺高明离开汽配店,拿出积蓄,在福州连潘租了间店面,招了一名店员,自己搞起汽车维修。刚开店,生意一直不太好。他白天开门接汽车维修生意,晚上就跟别人搭伙跑长途,专跑长乐到温州这条线,一个晚上能跑一个来回,在中途换班时,到驾驶室后座打个盹。“那时候是真的苦,我住在月租100元的房间里,白天有活就干活,没活就晚上跑长途赚点生活费。”贺高明说,仗着当时年轻,身体撑得住,连伙食费都敢省下来,就这样昼夜工作了整整3年。

  每年给全家买3万元保险 但不同意家里安空调

  “我们都是外来工,没根基,万一我倒下了,要让孩子生活有保障;现在要让孩子多吃苦,为了将来少吃苦。”

  2003年是贺高明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他在福州认识了后来成为自己妻子的李金花。李金花和贺高明是安庆老乡,当时在福州一家服装厂做流水线女工。恋爱了大半年,他们就前往老家领结婚证。其间,贺高明只给李金花买过一个礼物,一块300元的手表,算是“定情信物”。

  2005年,在妻子的支持下,贺高明做了一个重大决定,结束昼夜连轴转的日子,再开一家汽车服务店。当时贺高明的修车手艺在附近已有一定名气,他又租下鳌峰苑社区约40平方米的店面,开了一家“鞍辉帝汽车服务店”。贺高明说,福州的客户和街坊都习惯叫他“安徽弟”,他便将新的店名起为“鞍辉帝”,这个店名让很多人乐了。

  2006年,两人的女儿出生了。贺高明算了算手里的钱,存款已经超过10万,决心在福州扎根。他东拼西凑又向银行贷款了十来万,花了30多万元买下一套不大的房子。过了两年,他把所有的房贷还清了。贺高明对李金花的评价有两个词:“贤惠”和“抠门”。两人结婚至今已有七个年头,却为了省钱,没有摆过婚宴。

  随着房价上涨,贺高明的房子值钱多了,对于这点,他很高兴,“我每年给全家人买的保险都要3万多元,但不同意在家里安装一部空调。我们都是外来工,在这里没有根基,万一我倒下了,要让孩子生活有保障;现在要让孩子多吃苦,为了将来少吃苦。”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e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