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正文

行走在泉州的“吉卜赛”人 随着工程流浪

2010年10月15日10:18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行走在泉州的“吉卜赛”人 随着工程流浪

挑两桶生活用水要走几百米路

行走在泉州的“吉卜赛”人 随着工程流浪

帐篷就搭在路边

行走在泉州的“吉卜赛”人 随着工程流浪

帐篷内十分简陋,只有简易木板床和临时煮饭的地方。

  他们不懂得算命,也不会预言,更不会热情地在帐篷前载歌载舞,他们只是这座城市最普通的建设者。工程建到哪儿,哪里就是他们的家。这几天,市区刺桐路内沟河旁出现了两座绿色的帐篷,就是来自重庆长寿区的黄师傅带着他的钻探队安下的营。昨天上午,记者在帐篷里见到了正准备午餐迎接朋友的黄师傅,聊起他们“吉卜赛”一样的随遇而安的生活。

  缺水电

  曾喝过钻探钻出来的水

  黄师傅1994年开始外出做钻探,十几年来工程做到哪里,就在哪里用帐篷安下一个家。他在深山老林里待过,也在风急浪骤的海上住过,大约一个月前,黄师傅和他的钻探队来到泉州。他们的帐篷约10平方米大,安在刺桐南路内沟河旁的草地上。三四块长木板搭起一张简易的床,床底下及前沿零散地放着衣服等各种生活用品,另一侧的地板上是简单的厨房。

  “住在帐篷里最困难的就是缺水少电。”这一次,黄师傅的妻子周大姐也跟着他来到泉州帮忙做饭。这回,他们每天用的两担水,是宝洲小商品市场一位老阿伯免费提供的。而之前,他们也遇到过一天向他们收50元水费的物业,“不过还是好人多。”

  “常常遇到没水的时候呦。”黄师傅一边忙活着手上的工作,一边插话,大约七八年前他们在广东帮一条高速公路搞钻探时,帐篷扎在深山老林里,附近找不到水源,他们只能喝自己钻探时打桩产生的水。有时候,臭水沟里的水烧开,将就着也喝,挑一担水花两个小时对他们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烛光下

  一起打牌最放松

  相比缺水,缺电更难受。黄师傅的手机至少备了三块电池,每次安好帐篷就找附近的人家充电。

  “有时候一连三四天手机都关机。”周大姐说,因为通不了电,帐篷内什么电器都没有。黄师傅和工人们每天天一亮就起床干活,太阳下山就收工,大部分时候,收工后他们倒头就睡 。“最放松的时候,就是几个人一起点起蜡烛打牌。”一旁的黄师傅插话。

  帐篷毕竟不是真砖实瓦的家,碰到台风的时候最头疼。刚来泉州不久,黄师傅他们就接连遇到了两次台风,一次他们刚好将帐篷安在后渚大桥附近,一次在坪山路一带。“那天半夜风突然刮得很大,整个帐篷刚开始一直晃动,好像要被掀掉的样子。”黄师傅见状,和几个同事一下爬了起来,三四个大男人冲到外面紧紧揪住帐篷,总算安然过了一夜。但第二天,黄师傅去上班后,只有周大姐一个人守着的帐篷被风掀了个顶。

  女儿出息

  毕业后留校任教

  黄师傅有一儿一女,如今都已长大成人。“儿子快成家喽。”说起儿女,黄师傅笑了笑,儿子跟他一样在钻探队,现在在广州,以前在广州时父子俩经常见面。倒是女儿,一年难得见几次。

  “我已经七八年没有回老家过年了。”黄师傅说,一直以来他只是跟着工程走,哪里有工程他就到哪里,很少回家。和女儿见面的次数也少得可怜,不久前女儿大学毕业了,留在所在高校教英语。“女儿可出息了,人见人爱,从小就这样”。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