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正文

六旬老父蜗居三轮车 每天骑200公里榕城寻子

2010年10月29日08:21东快网陈颖旭 刘晓霞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六旬老父蜗居三轮车 每天骑200公里榕城寻子

提及走失的儿子,刘老汉总是眉头紧锁

  昨日凌晨,福州最低气温11℃,蜗居在一辆小三轮车上的刘光友因为挡不住寒冷,只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而更让61岁的重庆老汉心寒的是,因精神病复发而走失的儿子刘海荣至今杳无音信。

  据刘光友介绍,儿子是今年7月31日从福州大名城走失的。二度从重庆来榕寻子的他,在刊登寻人启事失败后,便拿出420元买了辆小三轮车,并制作了寻人启事贴在身上、车上。每天一醒来,就骑行两百多公里到处寻子。

  患病

  “跟同学打架,被老师关了一个晚上,后来精神就失常了”

  儿子刘海荣的悲剧从他18岁那年开始,刘光友说,“因为跟同学打架,被老师关了一个晚上,后来精神就失常了。”他和妻子只是普通农民,都没念过书,为了给儿子治病,卖光了家里所有东西,还欠下大约8万元的债务。

  治了大约三年半后,儿子总算恢复正常,家里却已经一贫如洗,靠拿低保勉强糊口。“不过一家三口靠种田,还是陆续把债务还上。”刘光友说,最让自己感到欣慰的是,儿子渐渐也能下地帮忙了。

  刘光友说,一家人就这么过了8年。他盘算着,儿子今年已经29岁,这几年连县城都没去过,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等他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帮儿子。刚好有老乡告诉他,福州大名城需要两个绿化工人,考虑再三后,他决定亲自带儿子来见世面。

  走失

  “由于天气太热,且需早起上班,儿子的精神又出现问题”

  今年6月,刘光友带着儿子第一次到福州,他说,一开始儿子还算正常,后来可能由于天气太热,且需要早起上班,儿子的精神又出现了点问题。

  “他变得很固执,我说什么他都不听。”看着儿子病情复发,刘光友很着急,只好拿出从老家带来的药让儿子吃。但无论怎么哄,儿子就是不吃药,还反问一句,“你怎么不吃。”刘光友回答说,“我也吃。”于是自己连吞了两粒药进去,儿子这才肯吃药。那天,刘光友服药后开始出现昏迷状况,一直昏睡了4小时才醒来。

  到了7月底,眼看吃药已经控制不了病情,刘光友决定带儿子回老家治疗。7月31日下午,他让儿子在大名城的厕所里换下工作服,自己去找经理结算工钱,可回来时,儿子却不见了。无奈之下,刘光友只能向派出所报警。民警和大名城的保安安慰他,让他先回家,有消息再通知他。

  寻找

  “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要找,直到我死”

  儿子走丢后,刘光友在福州找了四天没有结果,还弄丢了刚结算来的工钱,最后在救助站的帮助下,坐车回了老家。夫妻抱头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便登门找亲戚借钱。“很多人跟我说不要找了,这个儿子已经把我们拖累得很惨了,但我觉得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要找,直到我死。”

  9月19日,他带着借来的钱,第二次来到福州,在一家报纸上花了200多元,刊登了一条寻人启事。等了几天,见还没有消息,只好再回老家筹钱。

  10月13日,刘光友带着借来的1000多元钱又来榕城寻子。这次,他带来几件毛衣,还花420元买了辆三轮车。“旅馆一个晚上就要40元,我吃住在三轮车上能省很多钱。”

  从再次踏上福州的那时起,他几乎逢人就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问:“有没见过一个身高大约1米6,穿着白色秋衣,绿色裤子的人?”

  前几天榕城开始降温,刘光友只好把带来的全部衣服都套上身,短袖里套着毛衣穿,样子十分滑稽。到了晚上,他就到一个比较避风的地方,勉强在三轮车上眯上2个小时。一到下雨天,就披上雨衣躲在立交桥底下过夜。

  前天,一个姓周的老乡告诉他,在前横路附近看到过他的儿子,但怎么叫也叫不住。刘光友立即踩着车子赶过去,却扑了个空。但他还是拿出几十元给老乡,感谢他提供线索。

  “我电话是15823799489,如果谁能帮忙找到儿子,我愿意拿我所有的钱感谢他。”刘光友说,这次不找到儿子,绝不回去,说到这里,刘光友已是泣不成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