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新闻频道 > 新闻评论 > 正文

童大焕:拆迁机器 强硬的背后是懦弱

2011年01月12日11:47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1月8日凌晨,江苏省滨海县82岁离休干部刘太香家的两间房子遭遇强拆,他收藏多年的古玩字画、明清瓷器、珍贵邮票及自己的军功章等价值数十万元的物品及现金全部不见踪影。曾是新四军敢死队队员、参加过淮海战役的刘太香抱病“出阵应战”,不明身份的拆迁人员逃跑了。(1月11日《东南早报》)

·
·

事发后,由于无人承认是其拆的,刘太香决定将缴获的“战利品”———挖掘机一台,放到网上公开拍卖,既是为了补偿损失,更是为了逼拆房子的人现身。1月10日晚,滨海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就此回应称,被拆迁的房屋并非刘太香所有,也不是刘太香居住的房屋,而是在改制时被刘太香继女刘建平购买。

这真是令人叹息,偷袭也被广泛运用到了强制拆迁上。更引人注目的是,被强拆者这次“反败为胜”地公开拍卖“战利品”。然而,这样的“小胜”并不是因刘太香枪林弹雨都不怕,而是强拆的具体执行者还没丧心病狂到不顾人命的地步,否则,任你再强大的身躯、再强大的内心,又岂能战胜那些铁打的拆屋机器。

在这里,人们似乎应该悲哀地感谢偷袭者内心还有那么一点懦弱或柔软的东西,说他们守住了把枪口抬高一点点的“一厘米主权”可能言过其实,但他们的底线的确防止了悲剧向更可怖的流血惨剧发生。这样的悲剧没发生,既是被拆迁人的幸运,也是具体的拆迁执行者的幸运。

曾几何时,冷血的拆迁机器把其中的人,变成了“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的硬邦邦的机器,其眼里只有上级的命令,没有生命的体温。可一旦不可挽回的悲剧发生,最终的替罪羊又多是冲在第一线的具体执行者,一层层的指挥者被隔离掉了人性也隔离掉了责任。是的,我们固然要不断地呼吁向上问责,然而这样的呼吁多半要落空。

于是,人们就只能回过头来,呼吁那些一线执行者:你看得见眼泪,看得见悲伤,应该也可以守住那最后的“一厘米主权”,至少,最大限度地防范生命和流血事件的发生。否则,别人可能丧失生命和健康,你则最有可能成替罪羊,失去本不该失去的自由。没人会同情你,包括你的亲人,包括拆迁机器本身。别看拆迁机器如此野蛮和强硬,它们的背后实际上是极端的懦弱,否则哪里需要偷袭,而且偷袭了还不敢光明正大地承认?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avis]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