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人物访谈 > 正文

肖亚洲:对房价收入比与政绩挂钩应表示谨慎的赞许

2011年01月24日08:26人民网肖亚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浙江温州市委近日透露,将房价收入比纳入领导干部的政绩考核,能否能控制房价不合理上涨和提高老百姓收入,成为考核领导干部政绩的依据之一。

·
·

  房价虚高是民生之痛,近几年调控房价的力度不可谓不大,但除了房屋成交量呈较大幅度下跌外,各地房价依然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把房价收入比纳入领导干部考绩体系,作为调控房价的一种“政治手段”,这体现出温州市当政者遏制高房价的诚意与责任担当,是城市经营管理理念上的一种“自我革命”。

  房价收入比列入政绩考核的力量有多大,透过节能减排可窥一二。去年下半年以来,一些地方为完成节能减排目标,打起了老百姓的主意,试图通过限制居民用电、企业停产“染绿政绩”,招致民意沸反盈天。此事虽荒唐,但从一个方面反映出政绩考核“指挥棒”的威力。

  作为经济发展的加速器,房地产在官员政绩中的权重越来越大。土地财政占地方财政的比重在很多地方已经超过了60%,房地产开发在所有行业中最能立竿见影地创造GDP,因而至少在理论上,地方政府有推高房价的充分动力。房价收入比与政绩挂钩,使政绩考核评价有了更多的民生情怀,此举切中肯綮。

  “房价收入比”,是指住房价格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这个数字越低,代表老百姓买房子负担越轻松。温州“新版”绩效考核体系表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硬性的数字支持。数字从哪里来?当然靠统计,由温州市统计局、住建委负责统计。我所担忧的是,当地政府集“运动员”“裁判员”于一身,由利益参与者提供数据,如何保证公信力呢?

  权威部门的统计数据都相互“打架”,已是司空见惯。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统计数据之乱,更非新病,而是顽疾。眼下,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越来越偏离于公众的真实感受,对于统计数据的质疑,近年来变得更加集中与强烈。因为质疑,有了“被增长”、“被就业”的流行语。尤其是火爆的房地产市场遭遇温和的房价数据,更是不止一次激起汹涌的民意。温州市将靠什么证明考核新政中,核心数学公式的分子、分母是接近原生态的?

  统计目前实行“统一领导、分级负责”体制,这个体制的弊端是,地方政府可能会干扰统计数据,统计的抗干扰能力差。虽然过去未明确房价管控与政绩挂钩,但为了往领导脸上贴金,一些地方在房价上的造假行为照样屡见不鲜。前不久,甘肃住建厅发布的兰州房价与市场价格相差一倍,即是典型一例。倘若动真格让房价关乎官员升降去留,造假的冲动怕是会更强烈。

  近年来,一些地方包括“对干部的监督延伸到八小时之外”在内的所谓制度创新,之所以无一例外地效果不彰,主要原因即在于其所延续的是由政府自身而非公众对官员进行考核的做法,无法解决信息不对称的致命局限。在统计数据上,个体的公民是没有能力和国家“摆擂台”的,最多也不过随口骂一句“吹牛皮”而已。倘若温州政府的相关部门动用强有力的“执行力”,统计出的数据就可能按上级的定调,“凑”出和谐的“新篇章”。

  报道说,温州干部政绩考核新政规定,单位总体考核的总分为115分,其中房价收入比占5分。或许在温州决策者看来,这个权重已经很高了。这一比例能对地方官员产生多大约束力尚待观察。在官员政绩考核的成绩单上,即使全部丢掉房价调控的5分,也不会“伤筋动骨”,有道是“堤内损失堤外补”,驾轻就熟地拉高GDP、固定资产投资等传统“科目”得分,其整体的政绩水平是不难拉上来的。

  无论统计发展到哪个阶段,对数字的真实都不能“穷尽”只能“追寻”。纯中立的力量介入统计行为,使之还原为一种公正的、不带有任何偏见和立场色彩的数据计算和汇总,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虽不可否定房价收入比与政绩挂钩的良好初衷,恐怕也不能对它寄予太高的期望。房价收入比在干部政绩考核体系中“横空出世”,一石激起千层浪,其最大的意义应该在于提醒我们,遏制高房价,具体到操作层面,仍有不少难题需要破解,任何“一抓就灵”的想法都是不现实的。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de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