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人物访谈 > 正文

潘石屹:关于2011年的展望

2011年02月12日00:30证券时报潘石屹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大家都很关心2011年的经济形势如何、市场会如何、房价是涨还是跌等等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也启发着我思考。我把自己零乱的思路整理一番,和所有关心这些问题的朋友一起分享。

·
·

  1、中国历史很长,仅从最近一百年来看中国就很不稳定,社会、政治及经济都不稳定,最不稳定的表现就是战争和政治运动仍频。以我的亲身经历来看,这几十年时间也不稳定,经济不稳定,社会不稳定。而不稳定也许就是近现代中国社会最重要的特征,我们在认识中国社会时万万不能忽略它。政府提出了稳定压倒一切,也正是源于对中国社会这种不稳定的认识和对稳定状态的渴望。近二十年是中国百年历史上最稳定的时期,稳定带来了发展和进步。但发展过程中产生的矛盾并没有得到充分释放和解决,社会中道德建设和法制建设远落后于经济的发展,不稳定的隐患时刻存在,可能随时爆发。这是我们做决策时要重点考虑的一点。

  2、政策对2011年经济形势的影响。首先,在物价上涨压力下,政府不得不实施从紧的货币政策,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提高到了头,利率又升了0.25个百分点。这一系列政策都标志着2011年跟2010年、2009年相比是钱紧的一年。其次,对房地产来说最重要的两大因素是土地和货币。刚才已经说了2011年货币政策的趋势,我们再来看土地政策:18亿亩的红线不可能在2011年放松,尤其是今年旱灾严重、粮食减产的情况下,放松18亿亩红线更不可能。土地政策唯一变化的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即新拆迁条例的出台。对新拆迁条例大家的争议有两点:一是没有包括农村集体土地;二是从条例的颁布到各省实施细则的出台,再到在新的拆迁条例下实施拆迁,这个过程大约需要半年时间。这意味着,2011年有半年时间将很少有土地供应,而土地供应减少将直接影响到一年后房子的供应。这是大家很担心的一点。同时,新拆迁条例将开发商的拆迁权取消了,以后拆迁都变成了政府的权利,减少了拆迁户和开发商之间的矛盾,增加了拆迁户和政府的矛盾。拆迁矛盾最极端的表现方式是自焚,而这种解决矛盾的方式通过媒体的传播和放大,也变得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总体来说,2011年土地供应仍是一大难题。

  3、“房产税如何征?”将继续是2011年大家关注的热点。已经试点的上海和重庆两个城市的做法又完全不同,关注点也很不相同。房产税成了市场中更加不确定的因素,留下了不少猜测空间。

  4、开发商自有资金与2009年相比相当充裕,除了一些比较弱小的开发商之外,一般开发商的日子都好过。有钱壮胆,开发商的信心十足,无论是对拿地还是对今年的销售额都很有信心。信心很重要,在经济危机时期,“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但在经济虚假繁荣、泡沫时期,过强的信心也容易犯错误。

  5、前面谈到许多还没有谈到房价,其实单纯的谈房价没有任何意义,要看政策以及影响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的各种因素。新拆迁条例的效果是减少房子供应,最起码在2011年新办法和旧办法过渡的时期是这样。从紧的货币政策的结果主要是减少房子需求,房产税也能抑制房子需求。

  6、今年过后就是2012年,美国的一部电影《2012》曾带给人们许多关于2012这个年份的恐惧和悲观情绪。仅仅是分析影响2011年经济发展的因素,也会让人们没有方向感和历史感,不知道人类的未来在哪里,不知道人类正处于什么样的历史阶段,内心充满惶恐与不安。

  其实,人类社会正在一步步地走进人们世世代代所期盼的黄金时代——成熟时期。现在遇到的任何困难和问题,都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考验,我们需要人类成熟期文化的指引。过去我们熟悉的做法,如家长式的领导,将要被平等的磋商文化所取代;过去的不和、争吵,将会被更成熟的团结、合作所替代;过去从个人、局部、小团体利益出发,将会被从全人类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所替代;过去以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市场法则为唯一原则,将会被物质和精神同步发展、进步所替代,倡导分享和服务的价值观。

  只有在新的文化和信仰的指引下,我们才能在达到自己进步的同时促进社会进步,而这个进步一定是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的同时进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de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