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人物访谈 > 正文

马跃成:强词夺理为房产税的合法性辩护

2011年02月15日09:14凤凰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关于反对房产税者讲的程序违法的事情,其实没有必要辩解。他们说到程序问题,他们似乎不懂中国的国情,没有学好邓小平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什么叫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开放是怎么过来的?照他们的说法,国务院都可以关门了。

当然的,社会发展也不能脱离法治基础。这方面我们有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深刻教训。我们对法律程序的研究可能不够专业,但是当局不会愚蠢到连法律程序都出错的程度。

仅从重庆和上海的试点方案来看,打击投机、抑制房价的目的很明确,我想以后扩大收税面,那是以后的事情,税制改革也是可能的,其实未来我们的社会还有很多方面要进行重大调整,包括政治体制方面的。我们当前需要的是深化改革,而不是维持现状。

土地是私有的就能征税,土地是公有的就不能征税。难道我们非要实行土地私有制?这项重大的国家体制改变谈何容易?当然,我们国家能改到私有制吗?说实话,我们只能在现有的体制框架下做好我们当前的工作。

其实土地和房屋是绑在一块的共同体,是不能分开的。没有土地,房屋不能成为空中楼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同样,没有了房子,土地都是国家的,还还找我干啥?我没有权利卖土地,但是我可以卖掉房子。房子是我的,我就能多卖钱,多卖钱,不就是房子在升值吗?土地是国家的它升值不升值与我何干?我多卖房子的钱就是我的,如果你非说多卖出的钱是土地增值的部分,那岂不是要让国家收走?

实实在在的是,人们买卖的是房子,并不是土地,土地既不能住人,也不是去耕种。何况土地是国有的,是不能买卖的。如果没有土地上的房子,做为老百姓来说,我们怎么能看到土地升值呢?我们能从这块升值的土地中获得收入吗?开发商你还能从老百姓手中买这块升值的土地吗?

北京胡同里一间小破平房,就值几百万。没有人说,我家这块地值钱了,我把这块地给卖了几百万,都是说,我们那块的房子升值了,我那间房子都值几百万了。

你说,土地不是国有的,土地升值了,那么应该向国家收税呀?房子是贬值的,可是为什么我家的房子卖的越来越贵呢?你说砖头瓦块不值钱,可是我不能卖土地,我只能卖砖头瓦块呀,那我涨价的是什么呢?不就是这些砖头瓦块吗?

不要再绕概念了。砖头瓦块不值钱,但是盖成房子就值钱了。开发商建造房子的砖头也是3毛钱一块,混凝土也不过几百元一方,建造成本也就两三千元每平米,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卖好几万元一平米?土地是一部分,税费是一部分,但是,同一块土地上的房子,去年卖一万,今年就敢卖三万,这不是房子升值是什么?

这个砖头瓦块要是有了北京户口就更值钱了。虽然拆迁之后,房子的砖头瓦块就成了垃圾,一分钱都不值,但是在他们还是房子的时候就是钱。

你可能会说,这叫级差地租理论,这我懂的,但是这个理论不是在资本论里讲的吗?而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国家呀?这种级差地租在中国的表现形式就是房屋级差,不同地方的房子价格相差很大。因为房子和土地是分离开的,土地增值是一方面,但是不能否定房子升值这一块,在房价猛涨的情况下,非要说房屋时折旧的,是不值钱了,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你要拆迁人家的房子,总不能说,房子是你的,你这些砖头瓦块都是垃圾,我们还要给你清理出去,还要人家支付清理费。而土地是国家的,土地升值了,国家要收走了,与当地市民没什么关系?这样不行吧!

其实,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不可能照搬别国的制度和办法。我们国家的很多政策就和外国不一样,拿外国的东西来评判中国政策的对错,确实也荒谬。外国大多数是收取财产税,即使如此,他们也是针对房子的大小收取的,而不是针对土地面积收取的。

目前,在世界各国像中国这样炒房的情况已经不多见了,一个人手中攥着好几十套房子,甚至上百套房子,这在国外是不可想象的。炒房投机是导致房价飞涨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只有增加房屋持有阶段的成本,才能遏制人们企图多占有房屋的欲望。才能减少房屋空置和鬼城的出现。

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站在了世界房价的最顶峰,北京一套高端住宅的房款可以在美国的大都市和澳洲的黄金海岸买到两三套独栋别墅。前年,中国楼市正疯狂的时候,某网站曾组织百人的购房团到美国看房,但是一个也没有成交。为什么?这些人傻呀?不是,是因为美国的房价没有多大的上涨空间,因为美国的财产税太厉害了,让你买得起,养不起。像中国这样买了房子就闲置起来,几乎没有什么成本,几年以后再高价卖出,这在其他国家几乎不可想象。

同时,这次的房产税试点,从物业税改为房产税,也是有避免出现法律硬伤的意思。既然是房产税,就是针对房屋征收的,如果是针对土地收税,那么就应当叫土地税。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de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