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人物访谈 > 正文

王锡锌:限购令下的政府治道变革

2011年03月03日09:2021世纪经济报道胡雅君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无代表,即受损

  《21世纪》:有人认为现在政府的一些公共政策是密室制定,突然发布,你怎么看待这种政府行为?

  王锡锌:关于政府制定政策出台的程序,国务院已经多次强调要依法决策、民主决策、科学决策,国务院又提出公众参与、专家论证、政府决策。其实公众参与就指向民主决策,专家论证就指向科学决策,政府这一块就要求要合法决策。

  像限购房、限购车这种重大政策出台有必要进行公开的民众讨论、征求意见,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说明。

  第一,从理论来说,政策出台需要有一个民众广泛知情和参与权。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我们的很多政策并没有很好地落实公众、专家、政府三位一体相结合的程序,并没有真正的反映出政策的科学性、民主性和合法性。

  第二,在实践当中,如果政策还在酝酿阶段,就让老百姓广泛知晓也有可能带来一些麻烦,之前北京市大力治堵消息一传出,当天就引起抢购汽车的狂潮。虽然说信息要公开的,但有时一些信息一旦走漏,政府调控的手段和目标可能会受到干扰。

  《21世纪》:那政府应该如何平衡才能加大民众对政策的接受程度?

  王锡锌:原则上是要公开,但是要看信息的敏感程度,以及信息公开以后对政策是否负面影响。

  很多时候,民众对政府制定出来的政策有怨言和抵制,往往不仅是信息不够公开,而是参与度不够。

  更重要的问题其实出在决策机制以及决策机构的代表性上。在国外,政府制定重要决策的核心信息事先同样不能够让所有人都知道,但又要保护大家的利益,最终要交由一个民意机构去投票决定,那么信息在这个范围内是公开的,而且民众在这个民意机构内是有自身利益代表的,民众的利益不会因为它没有直接参与而被出卖。

  那我们可能问题就出在这里,以规划为例,规划要由地方人大来讨论表决的,但公众不直接知道,不直接参与,理论上假如你有代表在那里面,那么你的利益并不因为你没有直接参与就必然受到损害。

  但现在公众对政策的质疑,不仅是知情问题,更是没有参与的问题,在内部决策过程中没有人能真正代表他。这就导致民众只是政府决策的被动承受者。

  政府治理提升取决于制度设计

  《21世纪》:你认为政府从管理向治理转型的关键之处在哪?

  王锡锌:有三个核心要素,一是公开和透明度,这是基础;二是参与度,三是可问责。政府现在已经开始做了,但是还不够,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就透明度来讲,如果大家跟政府一起解决公共问题,前提就是政府要有足够的透明,否则因为信息不对称,民众一不知道,二不理解,三他不能有效参与、合作。举例来说财政信息,你的钱收了多少,怎么收的,怎么花的,花到哪去了,民生投了多少,如果你不了解的话,谈什么参与,谈什么监督,谈什么公共治理。

  关于参与,必须要注意有效和有序,我们政府一再强调要有序参与,但除了有序参与,有效参与也很重要,而有效参与必须要满足几个程序要素,一是要组织化,你不能是个体原子化的方式进行参与;二是有效参与要依靠充分的信息供应;三要建立回应机制,对参与的情况要说明报告,并要处理。同时要建立起审查机制,比如我提了意见,征求意见的机关不采纳,我可以走法律程序对其进行监督;最后问责机制必须要跟进。

  《21世纪》:要继续深化政府治理,具体到制度上,下一步应该如何落实?

  王锡锌:以参与为例,现在只是说立法要征求意见,政府做重大决策之前要有公众参与,专家论证。但是公众参与到底有哪些方式来进行,怎么参与,参与的程序应该怎么规定,如果政府违反了这个参与程序的规定要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都需要设计制度,并要让制度具有法律效应。未来政府在公共治理上质量的提升,取决于制度设计如何,是否能真正去实践好制度,而不是表面文章。(胡雅君)

(21世纪经济报道)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de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