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房产频道 > 房产资讯 > 正文

两会委员们热议 要像控制通胀一样控制房价

2010年03月08日15:40解放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房价!住房!蜗居!蚁族!穿梭于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的各大会场,和房子有关的各类名词几乎成为随时就能在耳边响起的声音。而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的提案组,已经提交的提案中很大一部分也是跟房子有关系。在现在这个社会,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似乎成了很多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
·

房子种种成小组讨论热点话题

“不要说别人,就说在里面的这些人,他们之中有几个人能买得起一套房的?”在无党派的一次小组讨论上,一位政协委员指着在场旁听的记者们,这样感叹到。

话音一落,下面的议论声就纷纷响起,大家都对这位委员的观点表达了赞同。

“虽然我不是经济界的委员,但是我也想来说两句。”全国政协委员、央视名嘴崔永元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开始谈起了房子问题。崔永元说,商品房的本质是商品,因此无论它定价多少万,都是市场决定的事情。“不过关键是所有老百姓的住房是否都由商品房来解决?目前这种情况下,似乎除了商品房这种渠道,老百姓们缺少其他的购买渠道。”崔永元建议说,既然土地出让金成为房价高企中的一个重要因素,那么政府是否可以考虑拿土地出让金来专门用于保障房的建设。

“我们的政府是很有智慧的,如果能像考虑自己孩子上学、自己母亲就医问题那样,考虑这个问题,我相信这个问题一定可以解决。”崔永元的结束语和他一贯幽默的主持风格继续保持一致。

驻沪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赵宇梓接过了崔永元的话题,表示自己打算提交的一份提案正是《多管齐下防止房地产泡沫》。他说,新一轮的房价上涨把白领基本消灭,因为他们每月工资“白领”。“现在的房子同时兼具居住和投资两种属性,然而税收方面对于投资还是自住没有明显界定,”赵宇梓认为,首先要让“自住”和“投资”予以明显区分,通过设置不同的税率来打击炒房。同时,在贷款上,可以用“高利率、高首付”和“低利率、低首付”来予以区别。此外,为了防止房地产贷款在整个信贷体系中的比例过高,要对房地产贷款在整个信贷体系中的比例予以密切监管。

而对于保障性住房,赵宇梓直言“只要将其纳入政绩考核,就一定会像GDP发展那样成绩令人瞩目”。

全国政协委员穆麒茹:政府已经做了很多调控 但高房价的形成有很多原因

身为房地产开发商,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兆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穆麒茹也屡屡遭到媒体“围访”。

在谈到房价问题,穆麒茹坦言老百姓感受高是有其道理的。“那么作为房地产商,你认为高么?”穆麒茹没有对这个问题直接回答,反而表示每块地的价格不一样,历史形成也不一样,这导致了其在定价上也不一样,很难说究竟是高还是低。“你说‘地王’地吧,楼板价都要5万一平米了,你让开放商去卖多少钱一平?”穆麒茹这样反问记者。

“应该说我们政府还是做了很多事情,包括现在正在抑制房价。”在谈到对楼市的预期时,穆麒茹这样表示。她说政府不仅在调控房价方面做了很多事情,在囤地囤房方面的打击也有了遏制,同时也建立了很多经适房和廉租房缓解低收入居民的居住难问题。

至于在两会期间被热议的“物业税”问题,穆麒茹表示开征要慎重,因为税赋的增加到最后还是要转嫁到商品本身定价上去,因为为其买单的还是最终的消费者。

全国政协委员郭松海:要像控制通胀一样控制房价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蜗居’过,我还住过5、6平米的房子,不过那时的住房条件普遍不比现在。”作为多年来关注房产的专业人士,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经济学院房地产经济研究所所长郭松海今年带来的提案个个与房子有关。“应该像控制通胀一样调控房价。”郭松海建议,在今后几年中,考虑将房价控制3%的波动范围内,使之较大地低于前十年增长率均值。这样,如果人均收入如仍按10%左右的比例增长,部分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即可接近合理的比率。

郭松海认为要对炒房行为给予遏制,实施区别化的信贷利率政策。对于中小套型和中低价位住宅开发项目,贷款政策上可予以优惠。如适当降低房地产开发项目资本金比例等。实施差别利率政策。对自住、改善性购房,个人住房抵押贷款利率仍执行较低利率优惠。而对投资性购房贷款如购买第三套住房的,对投机性炒买炒卖应该不予贷款。

全国政协委员王超斌:取消不合理建设成本 合力打造限价房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台兴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超斌连年都提遏制房价,因此去年他也在郑州做起了限价房,没想到低于周边房价2000元左右的限价房开售第一天,他本人就收到锦旗28面。而这次出手限价房的经验证明,限价房并不是无利可图,只是利润薄了一点,因此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房地产开放商一起做限价房。

此外,他还将提交一份关于取消政府加在房价上的一些不合理收费,比如1平方米3%的人防费,而人防费还要收配套费,他表示这些费用最终还是摊到了房价上面,买单者还是老百姓。

全国政协委员郑惠强:加快公共租赁房建设

驻沪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上海市委主委郑惠强认为,目前我国保障性住房体系主要由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构成,这导致夹在其间的人群成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夹心层”,既达不到廉租房的申请标准,又买不起经济适用房。因此不妨借鉴新加坡、香港等地的房保障制度,加快公共租赁房的建设,解决“夹心层”的住房问题。

“公共租赁房最大的优点是,具备灵活的准入和退出机制。”郑惠强表示,准入机制方面,要加强房管部门与银行、证券、劳动保障、税务、交通、公安等部门的信息共享,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多渠道核实公共租赁房申请者的收入和资产状况,甄别出真正符合条件的申请者,防止“开着宝马申请租赁房”的现象。退出机制方面,一是要明确租赁期限,租期一般是3到5年,拒不退出的通过法律途径强制退出,并计入个人信用档案。二是要充分发挥价格杠杆作用,租赁定价要高于市场水平,管理部门在收取租金后部分返还,如承租者不符合条件还“赖”着不走,政府就停止返还,迫使其主动退出。

由于公共租赁房主要面向城市中低收入家庭,租赁房建设要以小套型住房为主。而在建设地段选择上,应尽量将其建在公共交通便利、出行成本较低的区域,做好商店、学校以及其他生活服务设施的配套工作。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urtel]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