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教育频道 > 厦大90周年华诞 > 正文

【凤凰花开】厦大记忆之八十年校庆篇

2011年04月01日15:29海峡博客董立功我要评论(0)
字号:T|T

母校厦门大学九十岁了,作为一名曾经在此负笈七载的学子,笔者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点替母校写点东西的冲动。但苦于没有生花妙笔,所以一直未敢动笔。

·
·

后来又看到一种说法,真情实感可抵半支生花妙笔,笔者于是信心倍增,决定班门弄斧一把。窃以为,一篇文章的文笔与情感,犹如一个人的躯体与灵魂。躯体残缺尚可身残志坚,但若是缺乏思想的灵魂残缺,就如同行尸走肉了。

下面进入正题,谈谈笔者记忆中的厦大八十年校庆。

2000年,那是一个夏天,笔者的高中班主任在中国的东南沿海画了一个圈,笔者从晋南一座小城来到了鹭岛南端的厦门大学。2007年,笔者从厦大历史系硕士毕业,进入厦门某高校从事行政工作。七年厦大求学期间,笔者有幸经历了厦大八十周年、八十五周年两次校庆。虽已是十年前、五年前的往事,但两次校庆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笔者高一、高二时曾效仿南郭先生在中学管乐团呆过两年,吹的乐器叫小号。没想到这段经历竟为笔者进入厦大管乐团继续滥竽充数奠定了基础,不过这次吹的乐器不再是小号,而改成了次中音号。

2000年10月厦大管乐团正式组建,此时距2001年4月6日的八十年校庆仅有6个月时间了,中间还要除去1个月的寒假,真可谓是“时间紧、任务重”。为了确保校庆时能“一鸣惊人”,我们平时每周都要固定“鸣”几次,“鸣”的地点在自钦楼或南光楼,“鸣”的曲目有:《厦门大学校歌》、《我们是五月的花海》、《欢迎进行曲》、《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北京喜讯到边寨》等等。

当时厦大管乐团的分管领导是校团委副书记林公明老师,指挥是李招淡老师。二位老师当时为管乐团的同学们提供了很多优待,让我们很是感动。例如:优待1:周末早上训练管早餐,一人一块虎皮蛋糕,一盒牛奶(我记的不是三鹿牌的);优待2:每人量身定做一套制服;优待3:周一到周五不用出早操,这在当时可是天大的特权。因为当时校学生会会不定期抽检,即使是各系的学生会主席也不敢随便旷操。

正是因为有了种种“优待”,我们吃得好,穿得好,睡得香,“吹”劲也非常足。我们把嘴唇从薄吹厚,又从厚吹薄,大家还彼此打趣说这是厚积薄发。

当然,排练过程中也有许多小插曲。记得有一天晚上在南光楼排练,因大家沉浸在旋律中,竟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附近还有厦大教工的宿舍楼。大约晚上十点半左右,一名警察悄然出现在我们的排练现场。原来,附近的住户因为我们不合时宜排练《欢迎进行曲》而报了警。后来有人开玩笑说,如果以后晚上再排练,应该排练催眠曲,那就没人报警了。

左盼右盼,终于盼到了厦大八十年校庆的那一天。校庆当天,年近花甲、年逾古稀的校友带着赤子之心从天南地北回来了;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校友操着各种语言从五湖四海回来了。久别重逢,校友们的脸上洋溢着微笑,故地重游,校友们的眼中噙满了泪花。为了给每位校友留下一点回忆,学校为每位校友发放了一个景德镇定制的茶杯,请每位校友吃了一顿免费的午餐。

因为还有多场演出任务,管乐团的同学们不敢含糊,在草草吃了几口免费的午餐之后,我们就带着乐器奔赴各个庆典现场。校庆当天,我们在大南校门口、凌云隧道、嘉庚广场、建南大礼堂等多个庆典现场出色地完成了演奏任务。我们为厦大赢得了荣誉,也为自己赢得了掌声……

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以上内容不一定精确,选取的片段不一定精彩。但我希望这篇小文能为母校的九十岁生日送上自己的一份祝福——厦大,生日快乐。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e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