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闽网 > 教育频道 > 厦大90周年华诞 > 正文

厦大于我,亦远亦近

2011年04月01日15:56海峡博客碧水柔情我要评论(0)
字号:T|T

厦大于我,亦远亦近。

远者,我不是厦大人,没有资格说厦大。厦大,只是我小学远足时,立下的誓言,将来长大读厦大。厦大很远,厦大的学生很高。生此感觉至现在三十年过去,我依然徘徊在厦大门口,也许这生已无法踏进。

·
·

近者,厦大,近得彷佛就在家门口。童年时,我常进厦大,因为二叔家就住里头。每年春节,奶奶必定带全家人在二叔家聚会。那时,他家就在芙蓉楼边上,有篱笆门,走进去,宿舍楼下的空地上养着鸡鸭,有点乡村的感觉。后来,二叔家从那里搬出,不住厦大校园里了,我依旧常常到厦大,二叔和二婶还是喜欢带我们逛厦大。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因为家庭琐事,爷爷指派我和妹妹到二叔家请缨,结果倒成了一次“快乐的厦大校园游”。二叔带我们三个女孩子到处拍照,槟榔树夹道的小路上,陈嘉庚塑像前,艺术雕塑上……都留下我们姐妹的身影。那时我正读初中,很瘦弱,扎着一条马尾巴,穿着灰色的上衣,白色的裙子,显得很生涩。原本年纪相仿,相貌有些相似的妹妹和堂妹,那时已逐渐变化,一个依然苗条,另一个则长胖了。今夜,暮然回首,近得彷佛就在昨天。

后来,不再和妹妹们去厦大,但仍然有机会逛厦大。记得青春十八时,流行交笔友的那会。第一个笔友就是厦大的学生,住在芙蓉楼十号楼。那年的元旦,我壮胆去了他们的宿舍,第一次走进男生宿舍,头一次和那么多男生说话,虽然有些紧张,但并不尴尬。也许,相同年纪的年轻人,共同的话题较多;还因为那时我初为人师,毕竟是说话的职业,讲起话还是蛮自如的。于是,往后的日子,到厦大的次数就逐渐多了……有一次,竟然在宿舍外的操场上听见有孩子叫:“张老师好!”回头一看,是我的学生,男孩既诧异又欣喜,从他的目光中,我读懂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那时的厦大行,更多的是“芙蓉宿舍”,那时那个“厦大的男生”,就如厦大于我的感觉,远远近近……

自那以后,去厦大的次数逐渐减少,似乎没什么理由进去。只是,有时和母亲想起厦大的馒头特别好吃,就飞奔到那里买一大包回家;还有几次,是和朋友爬“五老峰”都会在下山经过厦大时,在里面闲逛,而后到白城海边;还有一次,是和同事在芙蓉湖畔读书,尽管身边微波荡漾,绿柳环绕,情侣对对,而我俩岿然不动,只为了那天下午的英语考试;后来的后来,就是独自一人的闲逛……

厦大,我曾经远远地想着,近在身旁仔细地看着。当年那湖,那石头,那柳树,还有别具特色的教学楼,都异常亲切。如今,到厦大的交通是更方便了,却感觉“长大”的厦大,于我的心中有些远了,只在“海博”的拍客里找寻记忆的影子……

2011.3.30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e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